日期查询:2014年01月07日

高速收费,必须得说个明白啦

日前,山东省政府官方网站公布的一则政府文件,让希望能够享受到高速公路免费通行的人们近乎绝望。文件涉及山东省境内的15段高速公路,其中6段高速公路将一次性延长到底,达到15年的最高收费时限;其他9段已经收费到期的高速公路则“临时性”延长收费期限一年。(今日本报15版)

用“此恨绵绵无绝期”来形容国人对高速公路收费的感受,恐怕再贴切不过。

中国的高速公路大多修建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彼时,由于政府财力有限,地方政府普遍采取了“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模式。时至今日,相当一部分高速公路的收费年限已经期满。然而在苦等多年之后,公众迎来的并不是“期满免费”,而是“延期收费”。

山东省交通厅给出了四个方面的解释,但没有哪一种解释是能站得住脚的。譬如“钱没还完,下面还有巨额养护费”。中国的高速公路之多、收费之高,在全世界都罕见,收了15年还没有还清贷款,是不是自说自话?有无真凭实据?而所谓“巨额养护费”,是否意味着高速免费永远不可能实现?再譬如“免费了,不好管理”。高速公路该不该收费,依据的只能是法律和制度,而不是管理的方便与否。无论免费之后如何不好管理,都不能成为超期收费的依据。

从当地的四条解释来看,其并没有说服公众和平息质疑的打算。这份傲慢,除了逐利冲动外,显然还与高速公路管理所面临的体制性缺陷密不可分。

在法律和制度上,2004年出台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曾规定政府还贷公路的收费期限最长不得超过15年。然而2011年交通运输部等五部委发布的《关于开展收费公路专项清理工作的通知》又称,实行统贷统还的政府还贷收费公路,其收费年限按照偿还完贷款即停止收费的原则执行。部委“通知”的法律效力显然不能与国务院出台的“条例”相提并论,但法律与制度相冲突,客观上就为高速公路无限期收费提供了政策依据。

在管理模式上,高速公路的收费主体非常复杂。以山东省为例,既有省公路局委托下属的各市地公路局,也有省高速集团有限公司及其下属的上市公司山东高速股份,这就意味着,对高速公路的管理,既有行政化的手段,也有市场化的因素,这很容易形成管理权责上的混乱,最坏的结果就是,政府通过行政化手段对高速公路加以垄断,而企业通过市场机制追求利益最大化。

高速公路收费增加了物流成本、抬高了物价,甚至直接影响到民生利益和国民经济的发展。而这笔巨额资金究竟流向了哪里,有多少用于基础建设,又有多少装进了相关利益集团和特定人群的腰包,公众并不享有充分的知情权。现在,到了必须说个明白的时候了。 ■吴龙贵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