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4年01月07日

既然有承诺,就该马上有问责

《新快报》昨发表评论文章指出,虽然行政化的楼市调控举措正在淡出高层决策,但要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同样离不开一个有公信力的政府部门。所以一码归一码,既然房价有承诺,就该马上有问责。

“北上广深同比涨幅高达20%,26个主要城市涨幅超10%,69个城市房价上涨……”2013年全国房价涨声一片,这与年初各地制定的房价控制目标相差甚远。中央提出建立健全稳定房价工作的考核问责制度,问责制能否真正“兑现”,公众颇为关注。

年终考核“成绩”已出,虽然普遍不理想,但在问责层面却异常平静,以至于连个出来道歉的都没有。这个时候,新华社哪壶不开提哪壶,站出来对着睡梦中的问责制度大喊了一声:醒醒吧,该是问责的时候了。

可不是吗,房价调控目标是政府对民众的“承诺”,如果“爽约”了,无论如何也不能蒙混过关。该解释的要解释,该道歉的要道歉,该问责的要问责,该处罚的要处罚,这才是正常现象。否则,房价控制目标岂不成了“逗你玩”?

迫于房价调控目标压力,去年四季度,多个城市集体发力进行调控升级。“京七条”“沪七条”“深八条”“穗六条”等政策相继出台,很多二线城市也纷纷出台“新政”,内容大同小异,结果自然也大同小异。从这个角度看,地方对房价承诺似乎挺当回事的。但明知目标无法完成,且所谓加码调控也注定无效,仍要临时抱佛脚地这么干,就不得不让人怀疑,是不是要做一种姿态给公众看?

用一些赤裸裸的干预手段,试图借此压低统计数字,这种“统计的艺术”我们已司空见惯;在依赖土地财政的背景下,一面高喊严控房价,一面放任地价暴涨,调控意图耐人寻味。事实上,很多地方公布房价控制目标,本身就有被“逼上梁山”的无奈。马年即将到来,“马上体”很流行。对官员考核评价制度来说,“马上有问责”是最起码的也是最急需的。既然已经信誓旦旦公布了,就不能不严格兑现,否则,白纸黑字的红头文件,搞得就像闹着玩似的,政府公信力如何体现?

虽然行政化的楼市调控举措正在淡出高层决策,但要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同样离不开一个有公信力的政府部门。所以一码归一码,既然房价有承诺,就该马上有问责。且让我们一起坐等,看能不能等来爽约者的道歉和相关部门的问责。 ■盛翔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