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4年01月07日

空中保卫开国大典

我是新中国第一代空军。1949年,我从东北老航校的二中队调往北平南苑飞行队。这是我军第一个担负作战任务的飞行中队,既要负责防空作战,还要担负侦察、护航、空运等任务。

●口述人:马杰三

1924年生,邯郸曲周人,现居石家庄。

防空情报全靠眼看耳听

1949年5月,国民党的空军出动轰炸机轰炸了北平(今北京)的南苑机场,造成许多人员伤亡。我们南苑飞行队成立之后,担负起了北京地区的防空作战任务。

为了保障开国大典的顺利举行,飞行队在南苑机场实行战斗值班。飞行队的飞机其实十分有限,最初的时候只有10架,后来逐渐增多,大部分是国民党起义人员飞来以及我们在战斗中缴获所得。尽管如此,我们仍要每天昼夜在机场保持2到4架飞机的战斗值班,保证一有情况可以立即升空作战。

那时候机场还没有防空雷达,所有的防空情报靠的是由远及近的各级防空哨。防空哨里的战士们用肉眼观察、耳听判断有无敌机到来,以及敌机的方位,一旦有情报,用电话一级一级地从千里之外传到北京。

这样简陋的情报传递方式会造成有时候情报不能及时传过来,甚至出现错误的情报。我们飞行队必须频繁起飞,有时候刚刚飞完回到机场又接到情报立即再飞。为了保证万无一失,飞行队还要去预设的警戒空域巡逻飞行,值班任务十分繁重。不过,我们的辛苦十分值得,飞行队建立之后,北京的防空得到了加强,国民党空军再也没有敢来袭扰过。10月1日的开国大典得以顺利举行。

驾驶漏油的飞机参加检阅

在1951年和1952年,我曾经两度参加国庆检阅。1951年7月,我所在的15团接到参加国庆节空中受阅的命令,立即开始了两个月的紧张训练。到1951年9月上旬,我们转场到北京西郊机场,训练比平时更严格,因为检阅之时不允许出任何纰漏。

可是就在9月30日,参加检阅的前一天却发生了一个意外。我驾驶的那架伊尔-10飞机突然发生故障,排气管不知什么原因总是向外喷润滑油。苏联专家连夜抢修,可是一晚上也没能修好。按照规定,故障飞机是不能参加受阅的,万一在空中发生问题,无法掌控。但是我是“长机”,也就是编队中的带队飞机,检阅怎么可能没有带队飞机呢?最后,领导决定,还是按照原计划让我驾驶这架飞机参加检阅。

我当时什么也没有想,只想着一定要完成任务。飞了这么些年,遭遇过各种危险,但是于我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

到了国庆节这天,天空万里无云。起飞信号弹升空后,飞机依次起飞,升空后编成“九机品字”队形,在通县与领队轰炸机群会合后向西直飞长安大街,准时无误地通过天安门上空接受检阅。我驾驶的飞机虽然一直在漏润滑油,但我凭借多年的经验和良好的技术,顺利完成了检阅。

按照规定,我们驾驶飞机必须要全神贯注,根本也不可能往下看,但在通过天安门的时候,我知道,毛主席在仰望天空看着我们。

飞机降落之后,我的飞机已经是满身油渍。同伴们打趣我,说我的飞机为了受阅,自己给自己“涂脂抹粉”。国庆检阅后,我们还受邀参加了中南海的鸡尾酒会,并向毛主席敬酒,这让我们感到十分光荣。

编写空军第一部条令条例

空军早在1957年就开始着手修改条令条例。1959年,我被选中参加了空军第一部条令条例的编写,而且被任命为强击航空兵编写组组长。这对我来说很是突然,接到命令当时就愣了,参加编写的人员都是空军中的佼佼者,任何一个人都比我的文化水平高,我担心自己能否担此重任。

我们第一步要先搜集资料。我们从图书馆找来很多书,包括孙中山创建中华民国时的第一部宪法,还有其他国家的有关空军条令,总之,凡是能找来的资料都找来了,堆在桌子上足有一尺多高。

没别的办法,只有坐下来安心读书。我们强击航空兵编写组的几个人,在那段时间,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外,就是看书、读材料、编写具体内容。写出来后大家讨论,讨论完了按大家的意见,指定一个人负责修改。改好了,大家认可了就再继续向下写。封闭的工作环境对我们这些整天喜欢摸爬滚打的军人来说,还真是个艰巨的考验。就这样,前后写了有一个多月,总算“杀青”了。在几个机种的编写组中,我们强击航空兵编写组是完成得最早的。

这些条令、条例,对我国空军的作战、训练和建设等各方面都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击落2万米以上美国无人驾驶侦察机

1965年前后,越南战争中,美机加紧了对越南北方的轰炸,其中,有些目标靠近我国边境,有时敌机还窜入我国境活动。对这种“擦边”行为,中央军委指示我们“坚决打击,毫不手软”。“打擦边”是一种特殊的空战,情况发生突然,战机稍纵即逝。拦截敌机既要迅速准确地抓住战机,又要严格遵守作战原则,务必将敌机歼灭在国境线内。这是很不容易做到的,不论哪个环节稍有偏差,都会导致整个战斗的失利,乃至酿成涉外事件。1965年10月5日,雷达发现美机“擦边”入侵我领空,指挥所一级战备的警报声响起,我是主管作战的副军长,随即令四架飞机起飞捕捉战机。当敌机第三次入侵时,雷达部队再次将其捕捉。我当即下令:“拉开距离,攻击目标!”仅用了55秒的时间,就将敌机击落。这是我空军在西南边境打击美电子侦察干扰机入侵的第一次成功的战斗。

1965年,我“停飞”,到云南昆指分管作战工作。到云南之后,摆在我面前的首要任务就是打击高度达到2万米以上的美军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

在2万米以上高空进行防空作战,美国和苏联主要是使用导弹。但当时我们还没有那个条件,我们飞机的飞行高度不够,而且也无法跃升到射击高度,又没有那么多的导弹部队。

最后,我们找到了一个方法:压准目标敌机航迹,让我机使用动升限跃升到可以攻击到敌机的高度进行攻击。如果把我军的飞机比喻成一块石头,就相当于把这块石头扔到2万米以上的高空,然后完成作战任务。

所谓压准目标航迹,就是地面领航员要对我机进行精确引导,就像在扔石头前的瞄准。而跃升就是我机突破自身升限使用动升限跃升向2万米以上高空冲刺,相当于把石头给扔出去。然后地面领航员帮助飞行员准确掌握跃升的时机,好比扔石头在距目标多远的地方扔、用多大力扔。这个时机相当重要,时机过早过晚都不行。

把我机“这块石头”扔到最高顶点的允许射击高度后,其位置正好在敌机尾后400~200米的最佳射击距离内。这时的我机已不能保持平飞,只能作短暂停留,飞行员只能利用这一稍纵即逝的战机,在极短的时间内熟练地完成瞄准、射击、脱离等一系列战斗动作。任何一个环节出现哪怕是极小的偏差,都会使攻击前功尽弃。为此,地面指挥所与飞行员必须事先共同做好充分准备,密切协同,紧密配合。

用这个方法,我们前后一共击落了8架美国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从此美军大大减少了对我国境内的空中侦察。

(本文资料源于马杰三回忆录《蓝天放歌》)

■供图/马杰三

私人历史征集启事

您的祖辈、父辈有哪些故事?您自己经历过哪些难忘的事件?您家中有老照片吗?请与我们联系。电话:0311-83865177 电子信箱:ednazhang@126.com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