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4年01月07日

6岁就抽烟了?

■文/何申

当代作家,中国作协全国委员会委员,现居承德。河北文坛“三驾马车”之一,曾获首届鲁迅文学奖。

我不抽烟。有人不理解,说你写作怎么不抽烟。那意思好像写作就等于抽烟。不过。也别怪人家这么想,确实有不少作家抽烟抽得很凶,像路遥,英年早逝,不能说跟抽烟没关系。

若问当过知青的男士下乡头一年学会什么了,好多人会说:抽烟。一是抽老乡的旱烟,不花钱。你抽他的烟,他还高兴,觉得瞧得起他。当时农民家家自留地里都种点烟,精心伺候,不上化肥,抽上就有了比较,说全村顶谁的烟好抽,脸面上就风光;二是下地干活时队长说抽袋烟,不抽的把地头那点活干了。三是男知青抽上烟,会有自己是成年人的感觉。那时家长也不管,孩子自己在外不容易,抽就抽吧。

一开始我也尝过旱烟,太有劲,享受不了。有一小学生拿家里大叶烟给当民办教师的知青,碎碎的金黄翠绿一般,好看又没劲。那绿的竟是白菜叶,真奇了。不料我抽第一支香烟,才抽半截就迷乎、恶心,晕烟,就不敢抽。日后写作,也想学别人如鲁迅先生一手拿烟一手写,不行,顾抽顾不上写,顾写顾不上抽,有一回还差点把碎纸给点着。想想这是何苦呢,就彻底跟香烟拜拜了。

久而久之,我连烟味也怵头。当时开大会,都是破长条椅,我最怕挨着的人,一是抽烟二是哆嗦腿:上面鼻子眼睛熏着,下面如坐拖拉机,赶上受刑了。

早就提出公共场合禁烟,但力度不够。一进小会议室,烟灰缸摆得比茶杯还多。某县大九个主任,八个抽,就一个女的不抽。没事还总开主任会,人称沤烟会。结果那女的咳嗽,大夫一看便问你抽多少年烟了?女主任哭笑不得说一届五年乘八,40年了。大夫不明白,看看病历上的年龄,很惊讶说你六岁就抽烟了?

后来再有场合,让我坐主位,一看周边是抽烟的,我就不坐。赶上吃饭,一进屋我就分派,让抽烟坐一块。可有时抽烟的队伍太强大,十个人就我一个不抽。私房菜,房间小,冬天,门窗关得严,吃一会我都看不清上来的是碟子还是碗了。夹一筷是骨头,再夹一筷是鱼刺,我喊咱这是在烟囱里聚餐吧!

我在单位当头儿时鼓励戒烟,形势一派大好。不料有位同志患了癌症,也不知谁说的是戒烟戒的,完啦,转天老烟民集体大复辟,还举着烟来我办公室很关心地说你也抽一根吧。

官员戒烟,意义非浅。众所周知,好烟(好酒),多是买的不抽抽的不买。常见诸人坐到一起,先比谁的烟好,软中华都属一般。甭说一盒烟,有的一根烟就能顶上山里农民一家一天饭钱。

这次中央在领导干部抽烟上动真格的,从根本上讲,是对干部的真心关爱。抽烟有碍健康,明知不好还抽,那就帮你少抽别抽。那天我跟一局长说,你一天抽一两包,还不借这个机会把烟戒了。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