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4年01月07日

《等风来》(32)

李热血静静听完,摇摇头:“程姐,你太悲观了,听你说完,我都快没有梦想了。”“你的梦想是什么?”“我的梦想就是能一直像现在这么活着,永远别变。”

我一乐:“你这也不叫梦想,叫挑战。成功了告诉我一声。”

李热血挫败地想了想,起身往那姐那边挪:“我去问问那姐她们的梦想是什么。”“别添乱了你,你问那姐能问出什么来啊……”

因为想拦住李热血,说话声稍微大了点儿,这话被那姐听见了。

“哎小程,你这话说得不对啊,我也不是生下来就是家庭妇女的。”

我赶紧冲那姐抱歉地笑笑:“那姐,我没那个意思。”坐在那姐身边,一个长得像女版臧天朔、我已经忘了她姓什么的大姐插话说:“我们那姐年轻的时候,还写过诗呢。”我钦佩地点点头:“了不起。”

那姐微微一笑:“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我们这个岁数的女人,在你们这一代眼里,基本上没什么奔头了对吧?我女儿也这么想我,她现在上高中,正是叛逆的时候,平时我管她,说你不要早恋,不要心思太花,该做的功课做好,考不上大学你就完了,没前程了。有一次把她说急了,她跟我说,妈妈,你不要活得这么现实好不好?你看你现在有什么前程啊?你平时要求我这个要求我那个,你干吗不把你自己的人生再发展一下?你还有梦想吗?我看你没有呀,你天天说自己抛头颅洒热血都是为了这个家,只不过我和我爸没把你当烈士看罢了。你自己都活得这么累,我干吗向你看齐啊?别老拿过来人的那种口气跟我聊人生啦。”

那姐周围坐着的姐妹,都露出同仇敌忾的表情,女版臧天朔晃着大脑袋点头:“我儿子也是,天天手机不离手,跟朋友一打起电话来就没完没了,可跟爹妈一句话都没有。有时候我凑上去,说儿子啊跟妈聊聊,你知道我儿子说什么?说咱们有代沟,没有共同话题。我气得一巴掌打在他后脑壳上:‘你在我肚子里的时候,怎么不说咱俩有代沟让我别生你!’”

一个瘦高个儿大姐接过话来:“我女儿有一次跟我说,她要去参加那种跳舞的选秀比赛,我说妞妞,你连自行车都骑不好,天生协调能力差,更别提跳舞了。妞妞说,妈,你怎么能干涉我实现自己的梦想呢,我做得好做不好,起码我都去做了,不像你,你看你现在只有打麻将的时候才两眼放光,平时不都是在混日子。我当时心里就憋着一句话,死活说不出来,我就想告诉她,我是从你这么大活过来的,你说的这些梦想,你妈妈不是没有过,比你年纪小的时候,我就想过当体操运动员,得国际大奖。你当我没去实现我的梦想吗?我对自己下的狠心,比你们狠。你们现在成天嚷嚷着减肥,跟我说妈妈你再发现我吃巧克力就砍我的手。我们那时候减肥,不用跟别人放狠话,该吃饭的时候不吃,没人给你留着,那是活生生的饿啊。谁没为梦想,对自己下过狠手呢!”

一旁抛砖引玉,听完大家抱怨的那姐,静静地点起了一根烟,烟雾一吐,眼睛一眯:“所以,那天我女儿跟我说完这些话,我就告诉了她一句,我说丁晓琪,为了避免你活到我这岁数,后悔自己说过的话,你妈我就告诉你一个道理,你爱听不听,听了肯定没错。人都会变老,人也都会变俗,你要想一直活在十八岁,只能是十九岁前一天死了。所以,永远不要在上山的路上,笑话那些下山的人,累得像条死狗一样。明白吗?”

周围的人,包括我,都一愣。“我女儿吓一跳,指着我说,妈,你怎么这么说话啦!我就冲她乐,跟她说,我这话怎么了?你要是早生个二十几年,跟我上同一个高中,我保证你见着我恨不得躲着走。” (未完待续)

下期提示:这时,山坡下涌出一阵刺鼻的味道,接着浓雾就冲了上来——暴乱升级了,警察开始投掷催泪弹。

鲍鲸鲸著长江文艺出版社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