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4年01月07日

河北CPI为何总是在领跑?

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总是让人疑惑。“我在天津待过一段时间,感觉物价水平比河北高,怎么数据却是河北与天津差不多,这是怎么回事?”在看媒体报道河北CPI领跑主要沿海省份后,市民王莎莎觉得不能理解。

发布

河北CPI 主要沿海省份排第二

河北省经济信息中心发布数据显示,2013年1~11月,全省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3.1%,涨幅与1~10月份持平。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和购进价格指数同比分别下降3.6%和2.6%。

相比主要沿海省份,我省累计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排名第2位,由高到低排序:北京、河北、辽宁、天津、上海、山东、广东、福建、江苏、浙江。

而与华北地区及周边省份比较,我省累计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低于北京、内蒙古,高于河南,与天津、山西持平。

比较

食品类价格河北并不高

在CPI每次公布之时,菜价、肉价等食品类价格都是拉高CPI的主要动力,因此,记者也专门搜集了部分我省周边地区菜价进行了比较。

以冬天老百姓饭桌上常见的大白菜为例,石家庄大白菜批发价格在0.65~1元/公斤,天津大白菜批发价格在0.8~1.1元/公斤,郑州大白菜批发价格在0.9元/公斤,济南大白菜批发价格在0.5~1元/公斤。

而南方省份,大白菜价格则更高,杭州大白菜的价格达到了2.6元/公斤,南京大白菜价格在1.2~2.6元/公斤。

再来比较一下南方、北方都会食用的芹菜。石家庄芹菜批发价格在1.4~1.8元/公斤,天津芹菜批发价格为1.8~2元/公斤,太原芹菜批发价格为1.6~2.2元/公斤,郑州芹菜批发价格为1.2元/公斤。

而杭州芹菜的价格为8元/公斤,南京芹菜价格为4~8元/公斤,广州本地芹菜8.5元/公斤。

肉价情况也大致相同。

最近一段时间,猪肉后座每斤平均价格为14.50元左右,杭州猪肉在15.5~17元/斤,广州猪肉瘦肉零售价16.4元/公斤。

经过比较不难发现,从菜价、肉价上来说,石家庄并不是价格较高的地方。

租房价格也不高

除去食品类价格,对于CPI影响较大的就是居住类价格。

这其中主要包括住房租金价格、建房及装修材料价格等。那么是不是居住类价格使得河北CPI领跑呢?

记者从有关报道上了解到,位于上海市的中心城区虹口区玉田路上一套34平方米的老房,房龄超过30年,去年8月份房租已上涨到2400元。

天津和平、南开、河西等区域,一套一居室的房屋租金约在1500元至2000元。根据房屋状况、家电配置、周边环境不同,最高租金可达3000元/月以上。

太原市中心青年路中段的一套80平方米砖混两居房,在去年6月份月租金达到2500元。

而石家庄租房价格,记者通过网络搜索,一环内一般两居室的房子看地段最多能租到2200~2300元。

去年12月份,国内某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发布《2013年租房市场报告》。这份关于租房市场的报告通过在线问卷调查的方法,在全国36个大中小城市开展了调查。报告显示,2013年全国月平均房租为1051元/月,北京以1479元/月租价排名榜首,石家庄以741/元位列全国第24位。

分析

河北CPI为何领跑?

为什么影响CPI最多的食品类价格、居住类价格河北都不占先,却在最终数据上占先了呢?“CPI比较的是涨幅,也就是比去年同期或比上个月涨了多少,那么就要考虑一个基数,如果基数低,那么即使你的价格在和其他地区比较时并不高,但涨幅却有可能是高的。”河北经贸大学数学与统计学院统计教研室副主任鲁勇兵告诉记者,这也就是河北物价水平不高,CPI却领跑的原因。

他说,按照国际通行做法,我国CPI调查内容囊括食品等八大类几百个规格品种的商品和服务项目,但并不是每个商品和服务项目对CPI的影响都是相同的,这就要说到CPI所用权重,权重是根据我国城乡居民家庭调查资料中消费支出构成确定的。

而权重也是影响居民最终对CPI感受的原因之一。“每个省各种商品或服务价格的权重也不尽相同,所以CPI的比较可比性并不大。”鲁勇兵说。

CPI应该如何比较?

直接对比CPI数据可比性不大,可CPI是居民消费价格,应该如何从这一数据看居民生活呢?

其实,国家发布CPI数据,主要有三个用途:作为度量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的经济指标,为国家宏观调控提供决策依据;用于国民经济核算;用于指数化的调整。“要比较CPI,就应该把GDP、居民收入等多组数据拿出来一起对比,这样才更科学。”鲁勇兵说,如果一个地区,居民收入不高,可CPI却偏高,那么老百姓的生活水平肯定会受到影响。

CPI为何与现实有差距?

近年来河北采取了一些提升职工和居民收入水平的措施,我省居民收入水平有所提高,但河北省城乡居民收入在全国的落后状态没有得到根本改变。以去年9月份为例,河北的CPI涨幅为3.2%,超过全国3%的平均水平,收入水平和消费指数之间的这种反差表明,河北城乡居民的生活质量面临不升反降的窘境。

银河研究院研究员许冬石说,在食品价格上涨较多时,低收入居民家庭收入没有明显增加的情况下,如果不减少消费数量,必然会增加其食品消费支出,使他们的生活压力增加,对价格上涨的感受尤为深刻,很大程度上会感觉发布的CPI数据偏低。由此可见,收入越高,群体承受能力越强,对价格上涨的敏感性相对就要弱一些。

■文/本报记者张艳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