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4年01月28日
特别关注

别把公务员当成一个集合概念

《中国青年报》昨发表评论文章指出,很多人忽略了一个事实,多数办事的公务员与掌握着权力的“官员”是不一样的,而公务员之间又有着巨大的区别。不同地区、不同行业、不同层级的公务员生活可能有天壤之别。

中央从严治官,让不少公务员感慨“官越来越不好当”,有的甚至准备辞职离开公务员队伍,这引发了一些公众的对抗情绪。这种冲突表现为粗暴的二元对抗,一边撒娇似的说:不想干了,准备辞职。一边赌气式地说:走就走吧,没人拦着。这种情绪化的对抗无助于理性讨论,只会撕裂社会情绪。

其实,我们对公务员这个群体可能还很陌生,大都是靠想象和标签所建构的。很少有人认真倾听过这个群体的声音,他们实际上是这个社会中沉默的一群人。

公务员这个群体之所以陌生并沉默着,有很多原因,一方面是体制形成的形象隔膜。作为公职人员,收入和家庭信息却是秘密,游离于公共舆论之外,自我神秘化和陌生化,人们只能靠猜测和想象去填补这种信息空白;另一方面是舆论压力。贫富差距和各种社会矛盾的纠结下,“公务员”这个词很敏感,很容易搅动起社会情绪,他们担心言多必失,所以很少有公务员在公共舆论平台上表达自己的声音。

这一次不妨让公务员走上舆论前台,认真听听他们的声音,很多事实可能跟我们平常想象的不一样。

很多人都认为,公务员群体肯定都抵制和反对中央禁令,因为这导致其隐性收入大为减少。这可能是一种错觉,一个公务员朋友跟我说,他其实是很支持这些禁令的,因为禁令给他大大减负了,今年过年再也不用给领导送购物卡和名烟名酒了。一般人都觉得,公务员都是收购物卡和名烟名酒的,其实不然,只有某些位高权重的领导才会收到这些,很多基层公务员只有给领导送的份儿。将普通基层公务员想象成手中掌握着权力的“领导”和“官员”,这是最普遍的误解。

还有一种更常见的误解,就是将公务员当成一个集合概念,提起公务员,就认为是这样一个集体概念:权力大、腐败机会多、隐性福利高、无数人求着他、关系网中八面玲珑、工作稳定。可很多人忽略了一个事实,多数办事的公务员与掌握着权力的“官员”是不一样的,而公务员之间又有着巨大的区别。不同地区、不同行业、不同层级的公务员生活有天壤之别。

一个基层公务员说自己的月收入只有1000多块,从来没有什么节日福利,很多远离基层的、习惯把公务员当成集合概念的人也许会说“打死都不信”。这就是社会隔膜。不要撒娇,不要赌气,首先需要摒弃偏见,然后面对真实的声音。

■曹林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