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4年01月28日

不淘再也见不到了

■文/毛蕊

现居河北省秦皇岛。作家,中短篇小说散见各类文学期刊,其精选随笔集《串味折子》一版、再版发行。

本来是去一家超市的二楼买年货,不成想却捡了个大便宜,CD5元一张,跟土豆似的堆在筐柜里。哗啦啦一翻拾,激动得心快跳出来,欧美老牌情歌明星阿隆·内维尔的经典回顾,有天籁圣音之称的梅西·葛蕾的《我要的生活》,日本抒情天后Sakura的首张英文专辑,更绝的是波尼·M乐队和蔚华的《现代化》居然混杂期间,收摊菜似的没人理睬。

相信许多人都记得蔚华当年在央视国际频道主持节目时那份灼人的个性魅力,她也因为杰出,获得了世界广播至高荣誉“艾米奖”。后来她就加入了著名的“呼吸”乐队,成为中国摇滚最前沿的首席主音女歌手。“呼吸”终结在1993年的“奥运中国梦”演出之后,蔚华于1995年出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现代化》,被美国权威乐刊评为最值得倾听的女性摇滚乐。尽管国内评论褒贬不一,但《现代化》在北京还是脱销。时隔近20年的我巧得《现代化》原版,怎能不如同找到丢了的钱包里的证件一样,悲喜交集。

再说波尼·M,这是一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风靡一时的迪斯科乐队,更是整个迪斯科时代的一个不朽传奇。从那时过来的人如果不知道《巴比伦河》恐怕就不算时尚青年;如果当年没有随着《爸爸真酷》《阳光灿

烂》的音乐跳过迪斯科,那肯定是多少有些老土。对于中国人而言,波尼·M歌曲的流传有意无意地代表着都市青年人从封闭走向开放的一个时代。随着“板儿砖”或双喇叭录音机里的迪斯科,青年人开始穿上了喇叭裤,戴上了不愿撕掉英文商标,实际产自温州的蛤蟆镜。青年人特别迷恋迪斯科舞会带来的陶醉,顶着老年人的批评和心脏病发作,波尼·M旋风越刮越猛,从地下走到地上,直到发展成为和太极拳一样,被老年人推崇的强身健体的体育运动。当然,现在的年轻人泡音乐酒吧时还会跳,只是他们称其为“Disco”。

这些天总是东奔西走忙在路上,好在这两张碟一直陪着我。久违的旋律,贯彻一种酣畅、清爽但又不无华丽的风格,既像是时空倒转的门票,又如绵绵不绝的东方主义情结,除了技术上的悦耳,还有内省与狂放之间的内涵,总之很适合眼下这种日子。

儿子是京城一个小有名气的业余乐评人,他对我经常四处淘碟这事颇为赞赏,评价为是“历史与现代沿续的使命性工作”,“比买菜做饭更有意义”。同事老钱迷上了淘新版老“小人书”,5天花了2000多块钱还乐此不疲。朋友小佛一直迷恋收藏各种扑克牌;家兄“笔记本”的开机曲是《大海航行靠舵手》,年轻人偶尔听到会问他,这是什么歌?还挺好听。

好多东西不淘就再也见不着了。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