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4年01月28日

村庄里那群跳舞的婆娘

■文/写意

河北乐亭人,作品发于《都市》、《绿风》、《诗选刊》、《大别山诗刊》等40余家纸媒。参加河北省第五届青年诗会,获2012年河北省首届十佳县域诗人称号。

这场雪在傍晚前止住,依照人们的习惯,那必是要明早才去打扫的。而李哥门前的小广场上竟干干净净得没有一个雪花。我听人说,那雪下一层,他扫一层,这个下午一直都在跟雪花叫劲儿。

他两手揣在棉袄袖里,腋窝夹着扫帚在广场上踱步,仿佛一个将军在检阅他的士兵,而我分明能看出来他脸上弥漫的笑意。

这种笑意多年不见了,我印象里的李哥,是个整天阴沉着脸,随时准备和自己老婆干仗的汉子。某年某月砸了老婆初一十五上香拜佛的香炉碗,某年某月掀翻了饭桌子,某年某月将老婆一顿痛扁,揍回了娘家……这些话大约都是他老婆说出来的,据说,他老婆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怎奈嘴皮子再怎么尖酸刻薄,也抵不住豆包一般的拳头。而女人又舍不得两个孩子,不愿换个人家,便稀里糊涂地过了下来。

人们都说,他俩是天生的冤家,那女人必是前世欠他的,今生来还账了。

其实背地里,也有人说,李哥大约是看不上老婆那种做事拖沓、不求上进的性格。

转机大约发生在夏天,李哥去给外地的一个朋友打短工,而这时候,村里三两个前卫的女人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学起了广场舞。天知道,这可是个思想相当封建的村子,谁家女人和其他男人搭伴扭个秧歌那都要被数落得脚尖朝后,流言能装满半个箩筐的。

跳舞的女人们招些风言风语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但不到半月,参与的人竟逐渐多了起来,又过了半个月,没成想她们竟然拉起了一只二三十人的队伍,再到后来,每当女人们跳舞的时候,看热闹的竟然有了一两百号人。

这些事,李哥大约是有耳闻的,但他并不知道老婆也参与其中,被蒙在鼓里了。他给老婆打电话的时候,偶尔也嘱咐一两句,别跟着她们瞎闹哄,成不了事,不够丢人现眼的。

不想这群女人们却很争气,在县里的巡回演出评比中,竟然拿回了一个二等奖,这在村子里是比天都大的事,在外地的李哥也知道了。他给老婆打电话说那些跳舞的女人大约都是精灵托生的,话里话外羡慕得不得了,老婆便试探了一下,李哥闷闷地说,你笨得像个鸭子。看李哥松口,老婆便又跟进一步,要是我也得个二等奖呢?李哥那头儿早笑得稀里哗啦了,一万个不相信。

最终,李哥还是相信了,他打完工回家的时候,看到了集体颁奖的照片,他老婆虽然站得靠后,还是被他一眼认了出来,便惊讶得半天不知道说什么了。

半辈子的冤家,竟这么给松绑了,还不仅如此,自此男人对女人温柔许多,说话也慢声慢语的,脏活累活都揽了去,恨不得不能让女人身上粘一根草刺。其实男人早就听到了一个消息,这群女人们被推荐到市里参加比赛了,再过一个多月就动身。那是多大的荣誉啊,为这个,李哥每天下午总是早早从温室里回来,打扫干净小广场,然后用石灰粉在地上画好一道道横线竖线,再然后,从家里搬出音箱,功放,多功能的DVD,偶尔还把从朋友那借来的DV拿出来显摆一下……

倒是李哥家女人平静许多,似乎关于舞蹈比赛的结果已经不重要了,她经常和别人说起,原来那些男人骨子里,总是稀罕要强又精明伶俐的女人呢!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