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4年01月28日

父亲拾坦克

家史

●口述人:蓝青茵

原籍衡水武强,现居北京。

我的父亲蓝曼是我军第一任坦克部队指导员,他还是一位军事翻译家,同时,也是一位军旅诗人。

全队只有十五个人一辆坦克

父亲原名蓝文瑞,1922年生在武强县城。15岁的时候,他谎称自己十八岁,进入了国民党军汽车教育团学习汽车驾驶、修理,但是随着国民党军队不断向内地退守,父亲不愿意继续在汽车团待下去了。下定决心后,父亲在湖南沅陵遇到了之前的一位战友,在战友的帮助下,父亲以生病为由请了假,搭着战友的汽车逃离了国民党部队。后来,他加入了共产党,辗转到达了延安。

1945年,父亲被派往东北民主联军后勤部,到一家军用被服仓库里工作。但不久又随军暂时撤离了沈阳。

父亲是随着本部机关的一长串胶皮轮子大马车,匆匆离开沈阳的。经过几昼夜的跋涉,最后,到达了通化。他到达通化的时候,已有一辆日式十八吨的重型坦克停放在通化炮兵学校大院里。这辆坦克就是一个坦克修理小组从沈阳修复开回来的。这辆坦克后来被称为是我军第一辆坦克,被命名为“功臣号”,如今就陈列在军事博物馆中。

父亲到达通化的第三天,后勤司令兼炮兵学校校长朱瑞来到炮校大院,他看完了刚从沈阳开出的那辆坦克之后,说,这不仅仅是一辆坦克,它是我军强大的装甲部队的序曲。然后对父亲说,你是否愿意到这支强大的装甲部队里工作?

父亲以为首长只是随便开个玩笑,可是没过几天,他真的被调到坦克队任指导员了。

这个首长口中强大的装甲部队在此时却只有一辆坦克,而且除了队长高克和作为指导员的父亲,队里就只有十五个人,其中还包括一个炊事员、两个日本技术工人,真是白手起家。

这个队伍中,队长文化不高,父亲之前在汽车队待过,懂得机械和汽车方面的技术,虽然汽车内燃机和坦克原理相似,但是毕竟要复杂得多,而且,有关坦克的通信技术和战术,父亲也是一窍不通。

队里的学员都是严格挑选而来,很多都是战斗英雄,只是,没有一个真正懂得装甲兵战斗的人。大家只能围着这辆唯一的坦克摸索学习。

由于缺乏车辆和武器装备,坦克队被分为两部分,一部分继续训练,另一部分则是到东北各地收集坦克零件、组装,增强坦克队的装备。

此时,苏军虽然已经撤离了沈阳,但是东北有的地区原日军的军营和基地仍然在苏军的占领下。收集坦克零件,组装被毁了的坦克,有时候必须要与苏军驻军打交道。父亲俄语说得非常好,是做这个工作最佳的人选。父亲带着技术人员走遍了原来日本人的坦克基地、修理厂和仓库。

日寇投降时,将这些地方都炸毁了,很多零件被当地老百姓捡回家去作为它用。他们有时候还要去访问百姓人家。在一个原来的坦克零件仓库里,父亲他们只找到了几个坦克引擎和一个喷油嘴,但是他们也拿这些当宝贝一样看。

“拾”来四辆坦克不容易

不久,父亲打听到,在吉林苏军驻地的操场上,停留着四辆日式八吨中型坦克。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喜讯,他赶快带着小队连夜上路,赶到吉林。

到了吉林顾不上休息,下了火车就到了苏军驻地附近,站在驻地旁边的高处,就能看到停留在营地里有四辆坦克。说是坦克,但却是炮塔外斜,履带脱落,一幅破破烂烂的样子。对于苏军来说,只不过是一堆废铜烂铁,然而对于父亲他们来说,那是难得的宝贝。

可是就是这堆废铁,得到却十分不容易。

父亲来到苏军驻地门前,当时他只穿了一身破旧的灰军装,戴一顶褪色的军帽,没有帽徽,也没有证件,因为整日东奔西走,头发长长的,身上也很脏。虽然他俄语流利,很快说明了自己的来意,然而,却被挡在了外面。

第二天,父亲带着介绍信过来,才等来了一位苏军中尉军官的迎接。然而,不管怎么解释,这中尉仍然不同意父亲要去军营修理坦克的要求。

就此罢休吗?为了坦克部队的建设,父亲不愿放过任何一点可能的机会,最后,他隔一两天就去驻地跑一趟,跟苏军士兵聊天,聊苏德战争,苏军英雄,也聊托尔斯泰、高尔基,这样,苏军卫兵逐步放松了对父亲的戒备。后来,他每次去的时候,苏联士兵都主动跟他打招呼,逐渐熟络起来,他们也允许父亲到驻地操场去看看那几辆坦克。

有一天看完坦克,父亲大胆走进了驻地的一位少将的房间,少将开始有些惊讶。问清了来由之后,拍着父亲的肩膀笑了,他想了想,对父亲说,今天夜里,我们用拖车把那四辆坦克拖到吉林郊外,你们可以到那里去拾取,那是你们拾的,跟我们没关系。

那位少将还从抽屉里取出一本书,悄悄放到了父亲的衣袋里,原来是一本苏军的机械化部队战斗条令。

那天晚上,父亲带着坦克小队,果然在郊外“拾”到了四辆坦克。他们把这四辆破坦克拆卸拼凑,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组装,最终,一辆能发动,另外两辆拼凑得也比较完整,还有一辆则只能报废了。

不久,国共谈判破裂。坦克队由通化转移到东安。之后,坦克队扩大为战车大队,下面设三个队:坦克队、装甲车队和汽车运输队,父亲被任命为坦克队政治指导员。父亲将苏军赠送的战斗条令翻译出来,作为我军装甲兵战术的一个重要参考,也是我军坦克部队的临时训练教材。

坦克队后来参加了解放战争,在战斗中,坦克队逐步壮大,后来战车大队被改编为坦克团,下设有四个队:重型坦克队、中型坦克队、装甲车队和汽车队。

沈阳解放后,我军收编了国民党军一个坦克团,与原来的坦克队合编成坦克师,父亲升任坦克营政委,随四野进关。1949年1月,在天津战役中,坦克营立下了汗马功劳。

开国大典上一辆坦克差点抛锚

1949年10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坦克部队要顺利走过天安门广场,接受检阅,在1949年8月就已经开始演戏和操练。

当时装甲部队的坦克,除了一小部分是从国民党军接收过来的日式坦克,其他都是在东北地区用收集的零件东拼西凑装配起来的,又经过行军作战,到这时已经沧桑不堪,很多坦克技术状况不佳,虽然经过了长时间的修整和操练,但能否顺利完成受阅,谁心里也没有底。

大家最担心的是,坦克要列队通过天安门,万一有坦克发生故障,堵在前进的路上,整个坦克队形就乱了。父亲和战友们商议计策,但是谁也拿不出一个最为理想的办法,最后,定了一个没办法的办法。由父亲带领一辆牵引车,停在天安门广场东面三座门(当时天安门两侧的建筑)后面,另一个同志带牵引车在西三座门的后面,坦克部队通过的时候,如有坦克发生故障,他们就用牵引车将坦克拉出广场外,以免搞坏坦克队伍的整体队形。

在10月1日凌晨三点,父亲带着他的抢救小组乘着牵引车,开到了天安门广场东三座门处。到天亮的时候,天安门广场已经站满了人,群众和参加检阅的部队都在等着开国大典的到来,父亲站在牵引车上,虽然也是十分激动,不过,心里还有着一个难以预测的抢救任务,所以他是非常紧张的。当坦克部队通过天安门的时候,父亲望着一排坦克驶过去,又一排坦克驶过来,他拿着望远镜一个一个看着坦克行进,盯着看哪辆坦克会出故障。

忽然父亲发现,西侧观礼台附近有一辆坦克停了下来,应该是熄火了,父亲立即准备发动牵引车,但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又看到,那辆坦克又开始前进,勉勉强强通过了检阅场。父亲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

事后才知道,原来这辆坦克熄火时,后面坦克的驾驶员用车体将挡路的坦克向前顶出了几十米,其他人没有看出任何破绽。

后来,我军在苏军的援助下继续壮大装甲部队,父亲担任装甲兵司令部研究室翻译科科长,翻译了许多机械化部队教材资料,为我国的装甲部队发展做了很大的贡献。

私人历史征集启事

您的祖辈、父辈有哪些故事?您自己经历过哪些难忘的事件?您家中有老照片吗?请与我们联系。电话:0311-83865177电子信箱:ednazhang@126.com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