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4年01月28日

《新守婚时代》(13)

《新守婚时代》讲述了五位青年男女的爱情婚姻和家庭生活,这五对男女有多种形态:新婚的,热恋的,离了婚的,要离婚的,年轻的,中年的。不论何种形态什么年龄,他们的初衷无一不是要牵手一生要白头偕老,但是往往,结果却不尽人意,原因在哪里?

刘会扬在办公室里收拾着属于自己的东西,地上是一个大纸箱子,他把收拾出的东西一股脑扔到纸箱子里,电话铃时时响起,他充耳不闻,任其自生自灭。

他丢了工作,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接替他工作的,是原来的下属。刘会扬的事情在熊杰以及公司所有人里都引起了极大震撼。大家相互告诫,也对自己告诫,以后出门一定要注意安全。原来人竟会这样脆弱,不管他多么年轻健康、活力无限、前程远大,都能够说残就残。命运的改变有时只在一两秒之间。

刘会扬转身走出写有“经理室”三个黑字的办公室,从一个前途无量的白领踏入了“只能做一些简单体力劳动”的体力劳动者的行列。免除他经理职务时,是董事长找他谈的话,所有领导都为失去这样一个得力干将惋惜,但都无可奈何。他们不忍让他真的就从此做体力劳动,决定让他休息,每月照发工资,只是数额上有些变化,从前是每月一万六千左右,现在是每月六百,也就是说,只能拿公司规定的最低生活保障工资。但是同时,董事长又做了这样的承诺,不管刘会扬休息多长时间,一年,五年,十年,一辈子,他都是公司的职员,因为,他一向对公司贡献很大。刘会扬却坚持不休息,要工作。董事长想了想,想了又想,把公司全部工种在脑子里过了好几遍,刘会扬只能做清洁工,门卫都做不了,门卫也需说话。清洁工工资不过八百左右,董事长想:八百和六百有什么差别?但刘会扬坚持要做,他只能应允。

从今天开始,刘会扬变成了清洁工。

汽车已经卖了,不仅是养不起的问题,而是要考虑以车款付房款的问题。从前对于他来说不成问题的问题,现在已成了一个无可解决的当务之急。他的脾气开始变得暴躁,连小雨都会遭到他无端的呵斥。而现在他们所有人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每月五千元的房贷。

谭小雨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失去了刘会扬的收入,家里就如塌了天一般,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了她的身上。细心的徐亮发现了这一点,但是陶然却未免有些吃醋。

小雨回到家里,爸爸已经回来了。自会扬出事后,父母离婚的事情自然而然就被搁置了起来,每月五千元的房款成了悬在全家人心里的一块石头。小雨一到家,爸爸立刻迎了出来,拿着当月的工资袋给了小雨——又到交房款的日子了。小雨无比惭愧,喃喃说:“你们这个月生活费该紧张了。”

妈妈摆手:“下月有一张存折到期,正好接上。家里怎么都好说,有多少钱过多少钱的日子。你们不行,房钱交不上,到时让人家把房子收了麻烦就大了。”又对丈夫说:“叫你回来,就是想一块商量一下,以后怎么办。上个月对付过去了,这个月也没问题了。下个月呢,往后呢,怎么办?无论如何,得帮他们把房子保住。”

灵芝取奶、报纸回来了,还取回了她的一封信,信是她弟弟来的,跟她要钱。就要开学了,家里却没有钱交学费,村里能借钱的人家妈都借遍了,再没有人肯借了。放暑假时弟弟去一个小煤窑干了一个夏天挣的几百块钱也都加上了,还是凑不齐。学校里说,如果再不交齐学费,就不让弟弟在那里上了。灵芝想帮弟弟,可是谭家已经两个月没有发给她工资,大家都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本来想要接妈妈去大房子里住的小雨,现在哭着跟妈妈说,实在是没有能力再来接妈妈。这些话都被灵芝听了去。

徐亮好心给谭小雨两张芭蕾舞票,可是窘迫的小雨,一咬牙在剧院门前把票卖了600元钱。这些都被来看节目的徐亮看在眼里,他不想让陪同前来的陶然也看到,特意与后者亲昵,陶然欣喜万分,以为终于与徐亮两情相悦。 (未完待续)

下期提示:这时陶然的一句话令她心惊肉跳:“不是为这个。为你上午灌肠灌错了!”

王海鸰著东方出版社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