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4年02月11日

打开房门,便知“清房”真伪

今日头条

继公务出国、公车、公务接待之后,浪费严重的豪华超标“官衙”,成为社会关注的“第四公”顽疾。媒体调查发现,一些地方在当前的“清房改革”中仍遭遇“应付式”清理。为应付上级,某地局长、副局长搬到处长办公室,处长搬到科员办公室。(10日《京华时报》)

实际上,清理的是办公用房,管控的是“超标”特权。这些天,各地“清房改革”如火如荼:中央国家机关86个部门和单位清理腾退办公用房365万平方米;山西清理超标办公用房64万平方米,1.5万余个项目被停;湖南党政机关腾退多余办公室,面积87万多平方米……各地不断传来限建、清房的“好声音”。

不过,一边是“清房”运动中的数字利好,一边却是李代桃僵的潜规则流传,制度刚性被少数侥幸或胆大者稀释了。眼下,“清房”确实也陷入了多重困境:一是“清房”剑指浪费,却也可能滋生新的浪费。譬如按照“科级干部6平方米”的标准,不少单位很难一下子找出“符合标准”的办公室,大办公室不能用,只能变相装修,大改小,一改多,多出来的空间又干不了事儿,为了整出小空间还要继续“投入”;二是超标的建筑本就为“奢华”而设计,不仅切割起来困难,就算整层腾挪出来,也没法单独拍卖或利用。凡此种种,不仅让“清房”运动陷入观望或变味的境地,还加深了民众对特权“长袖善舞”的怨愤。

有统计显示,自1988年首个楼堂馆所“限建令”(《楼堂馆所建设管理暂行条例》)实施以来,国家层面发布的政府性楼堂馆所管理文件超过十个。只是,超标或隐身等现状,早就算不得新闻。安徽省某县级市前两年以“商务中心”名义新建了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成都郫县党政办公大楼由一幢12层高主楼和两侧附楼组成,马路上立着牌子指向这片区域,上写“郫县科研孵化中心”。凡此种种难免让公众担心,如果领导不较真,效果还能持续吗?但如果“清房”运动要依赖领导,制度之善恐怕迟早要被遮蔽初心。

一句话,有了监督检查,才有雷霆问责。“清房”运动涉及面广、涉及者众,一间间查核过去、一处处丈量过来,不仅靡费资源与时间,操作起来也不大现实。这就需要做好两个层面的工作:一是明察暗访,突击抽检,不管是“历史遗留问题”还是“现实招商所需”,发现超标即问责,指名道姓,科以重罚;二是真正“打开房门”,让办事群众看得到领导的办公空间,只要不是涉及重大国家机密等处室,都该敞开“房门”,接受公共监督,看看到底是真的“退房”了,还是打着擦边球,又或者虚与委蛇。

公开透明是最好的防腐剂,这话同样适用于“清房”领域。打开房门,心底无私,不仅标准之争解决了,官民之间的距离,或许也能更近一步。

■邓海建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