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4年02月11日

“公务员孩子压岁钱最多”未必真实

热点评说

媒体调查北京90名10到13岁孩子发现,孩子们今年平均收到4867元压岁钱,比去年上涨了5%。其中,父母职业为公务员的压岁钱平均水平最高,共有18个孩子,一共收到了10.41万元,人均约为5783元,高于压岁钱平均水平。(10日《新京报》)

压岁钱有世俗人情的强大惯性,动辄成千上万,成为一场面子游戏,不但成了不少家庭的负担,也滋生了孩子的攀比心理。因此,每到春节总是引人关注的话题之一,客观上还是呼吁压岁钱回归到应有的本质上来,让喜庆、吉祥及精神祝福的意味更纯粹。

不过,媒体的调查又颇具暗示意味,所形成的结论“父母职业为公务员的压岁钱平均水平最高”,大有“放大”的嫌疑。首先,单凭区区90名的样本,未必能够覆盖到所有阶层的孩子,那么公务员子女的压岁钱很有可能“被最高”了。

其实,孩子压岁钱的多与少,除了一个地方的整体风气之外,很大程度与家庭整体的收支能力相关,条件好的支出能力强,红包就厚一些,条件不好的想多给也做不到。公务员的孩子压岁钱相对于其他群体多一点应当是事实,毕竟公务员的收入水平在所有社会成员中处于中间位置,且持续稳定。但是,客观地看公务员与其他经商阶层以及企业高管等群体的经济条件,还是有不小的差距,尽管他们可能只是很小的部分,但他们给孩子压岁钱的现象不应被刻意忽视。

当然,公务员因为职业的特点,孩子的压岁钱更容易被打上权力的烙印,如前一段时间媒体曾报道,压岁钱成为一部分公务员灰色收入的来源。应该说现实中这样的现象确实存在,变了味的压岁钱压的不是“岁”而是“权力”。此类现象值得注意,却不宜过于夸大,毕竟大多数公务员并没有这样的权力。

当下的公务员几乎成了众矢之的,在公众的眼里公务员已然成了优越与特权的代名词,饱受质疑与诟病。之所以如此,一方面缘于社会公平公正的集体焦虑,另一方面缘于公共权力制约与监督的乏力。公众对于公务员行使的权力、享有的待遇缺少应有的监督与话语权,隔着一层窗户纸窥探,免不了进行群体性的种种猜疑。公务员孩子的压岁钱即是如此,“被最高”的尴尬可能并不止于“躺着也中枪”,更有政府如何用制度与机制填平横亘在公众与公务员间的心理沟壑。

■木须虫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