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4年02月11日
2月15日起石家庄市二环内全天限行“三车”——

“三车”限行背后批发市场的搬迁困局

拥堵杂乱的交通秩序、横冲直撞的电动三轮车几乎已经成了传统批发市场的代名词,而随着一则新规定的实行,这一切或许会终结,但终结的或许只是交通上的变化,更深层次的变化,或是传统批发市场迎来的一场搬迁与变革。而据业内人士透露,去年12月初,石家庄市政府已成立了市场搬迁领导办公室,两大市场的搬迁问题,或再被提上日程。

1、调查

正在观望的拉货郎老吴

最近,一直在南三条市场靠三轮车拉货为生的老吴有点担心,因为从2月15日开始,二环路(含)以内的道路将会24小时限行“三车”。

老吴说的这个政策,指的就是石家庄市政府此前发出的《关于规范市区“三车”管理的通告》。其中指出,“三车”是指营运人力三轮车,电动、燃油三轮车,电动、燃油四轮车(不含国家公告目录内车型),以上三类车含非法改拼装三、四轮车。自2014年2月15日起,“三车”在市区二环路(含)以内道路及主街主路二环至三环之间延伸线24小时限行。

而即将被限制的这种三轮车,就是老吴的“饭碗”。40岁的老吴在南三条市场已经“跑”了四年时间,主要就是靠三轮车拉货为生,主要来往于货运中心、客运站和批发市场。

“一天大概能挣到100多块钱,好的时候能到二三百元,一个月下来,怎么也有5000元左右,除了吃喝等所有的成本,也能剩下3000多块钱。”老吴说,“三车”限行的消息一出来,他心里就打起了鼓,“现在先观望一下,暂时不去客运站拉货了。要是以后全面禁行了,我准备买辆小单排继续拉货,但这样成本就高多了。再加上堵车、油费,要是再汽车限号,那物流成本增加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老商户谋划商铺搬迁

同样在观望的还有老商户老刘。

老刘在南三条的金正玩具市场开着一家玩具店,“物流发过来的货主要是靠市场上的三轮车给拉过来,有的量大的自己还专门买了三轮车,成本比较低,平均下来一个月也就几百块钱。‘三车’限行肯定会带来很大的影响,货拉不过来,怎么卖?”“未来如果用货车,物流成本每个月至少要突破千元,这样的话,商品竞争力绝对会降低。”老刘算着账说,“市中心的老批发市场生存已经越来越难,我已经在西兆通那边买了一个商铺,商城里近半的商户也都在那边购买了店铺,大家都先观望着,如果市场搬迁,立刻就能走。”

老刘说,其实这几年来看,因为市场区域的局限性,再加上物流等各方不给力的综合影响,市场客户已经在流失,影响力以及市场份额正在逐年下降。“前边文化礼品城的两个商铺,这不前段时间刚退了,老板不准备在石家庄这边干了。”

2、尴尬

曾经的全国第三大市场如今的十名开外

“石家庄的批发市场一直处于萎缩状态,在全国排名已经十名开外,白沟跃居成河北省第一大批发市场。”河北省商业联合会秘书长曹润亭介绍,批发市场搬出核心区域已经是社会共识,比如北京的动批等众多批发市场,都在谋划搬迁。“单纯的批发市场,已经不足以体现出核心区域的核心价值。”

石家庄国际贸易城招商副总经理傅加仁也介绍,从批发市场近些年的发展来说,由于地理位置空间的限制,南三条等传统批发市场作为华北地区批发市场集散地的功能正在逐步减弱。“近几年,石家庄南三条及新华集贸批发市场已萎缩成了北不过保定,南不过邯郸,西不过阳泉,东不过辛集的地域性批发市场,综其原因,除了因交通的发展全国各地已陆续建成了批发市场外,最主要的是批发市场位于城市中心所造成的一系列困境,比如租金的高企、交通的拥堵、成本的增加等。”一业内人士这样坦言。

省会批发市场错过了最好的搬迁机遇?

老刘说,现有市场确实已经有很大的局限性,商户也都很清楚,市场搬迁是迟早的事。所以周边很多商户才在二环外的市场里购买了商铺,提前做好了打算。“两大传统老批发市场的搬迁,其实省会错过了最好的战略机遇期。”曹润亭举例说,“拿郑州为例,搬迁早,最后市场发展情况就要比石家庄好很多。”

上述业内人士也表示,全国省会批发市场大部分已陆续外迁,其便利的交通及快捷的物流、较低的进货成本吸引走了大批客商,致使省会的南三条及新华集贸批发市场,批发功能日益萎缩,零售份额逐年加大。长此以往,石家庄批发市场或将名存实亡。

3、未来

批发市场搬向何方?

有业内人士透露,在政府层面,十几年前就一直想将两大市场外迁,但能承接如此体量的新市场是个问题。

比如曾经想迁至正定,由于市场体量小,而且是几期建设,一个商城一期,几年一个商城。再加上其只有一条107国道可供物流运输,明显无法承担两大市场庞大的物流量,并且最重要的仓储物流没有跟上,这使得其无法承接两大批发市场的外迁。

因此,近两年涌现在二环三环之间的项目,普遍打出了以批发为主,并将商贸、住宅、商务、物流等众多功能业态于一体的概念,不仅是一个商贸项目,更像是一个新型小城镇,也为两大市场搬迁提供了硬件基础。

4、支招

搬迁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

“现在政府部门除了应该建立良好的城市物流系统,在这些老批发市场的搬迁上,应该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不能再拖下去。”曹润亭表示,对搬迁后的市场,并不是搬出去了就完工了,应当给予更多的政策扶持等。“如果市场散了再聚人气可就没办法聚了,只有让商户有钱挣才行。”

另外,在市场的建设上,也不能单纯建立一个集散基地,应当从市场集群到阶梯集群转变,不只是商业聚集区,并且档次也要提高,让商户走上公司化、品牌化运营的道路。

■文/本报记者霍英会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