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4年05月06日

外孙大林

■文/何申

当代作家,中国作协全国委员会委员,现居承德。河北文坛“三驾马车”之一,曾获首届鲁迅文学奖。

我的外孙,小名叫大林(子)。行文时我曾写:“我的外孙大林……”天津老友到承德打电话说:“过来吃螃蟹,别忘了让孙大林来。”我想了半天,孙大林是谁?见面老友问:“孙大林怎么没来?”我含糊说:“忙……”吃了好一阵才弄清,他把“外孙大林”连到一起念了。回家我告诉大林,大林吃着老友给的螃蟹,说:“吃人家螃蟹,孙就孙吧。”后来,我有时就叫他孙大林。

“孙大林”是个挺“闯哒”的同学,自称:不怯场,敢说话,不抠唆,敢花钱,不犯傻,敢还价。从三年级就不用大人接送,每天早上从自家出来吃早点,过马路随大流,下馆子爱吃辣。中午来我家一律用脚踢门,进屋喊:“渴死啦,早上拉面吃咸了。”

“孙大林”一晃六年级了,快乐少年一个。追时尚,穿高帮白底球鞋,戴宽带大块电子表。一脱鞋,他姥喊臭。他说:“忍着!”(从幼儿园老师那学的)摘表,手腕捂红,自我解嘲:“为时髦,这得忍。其实戴也白戴,这表功能太多,我还没弄明白,瞎戴吧。”

然后抓紧时间看从网上购的《飒漫画》,一大捆好几十斤上百本,叫八遍才过来吃饭,吃几口又去看。倒好,不贪食,人瘦溜溜的,浓眉大眼,外形俊朗。

他的压岁钱、过生日钱等全自己掌控,放在我家。他说放在自家不安全,会被妈妈借走买衣服,借了还不还,大人有时很不讲理。

“孙大林”学习还行,成绩不错。但从不严格要求自己,放寒暑假,任何课外班一概不参加。就愿意和同学逛书店逛小摊,撮上一顿,再去谁家聊天、玩玩电脑,快快乐乐过好每一天。他姥姥说你这样长大了难有大作为。他说你倒是用过功,有啥大作为了。他姥说看你姥爷写字都卖钱,他说那好:“请有作为的姥爷给我写一百幅字留着。将来困难时,就卖字。”

“孙大林”是热心肠。上学期期末考英语,为落实一人一桌,他和三年级的一个女孩同桌(不同卷)。大林英语好,很快写个差不多,忽然女孩小声说:“大哥哥,这题怎么做呀?”事后大林说:“一声大哥哥,叫得我心里好热乎。”于是,他就帮女孩做,“差不多有多半篇子”,结果,人家一题不差,他自己剩下的题忘做了,没得满分。我问那女孩后来谢你了吗,大林说:“谢什么,考完就走了,再没见过面,算啦。就当学雷锋做好事了。”

“孙大林”同学非常刚强,自第一天上幼儿园哭过,从那到现在,我再没见他流过眼泪。从两岁半开始,我们经常带他外出旅游,现在出门到宾馆,对外联系吃饭点菜等事都由他负责。买东西各花各的钱,钱少了可以借,回来还。有的共同买,先议谁出多少。这二年大林常有些违规行为,他的对策是:趁姥爷喝酒时说好话,姥爷会很大方;对姥姥是强行摊派,这东西100,请姥姥赞助90。不行,那就80……

眼看就要升初中了。我们在新区买的房子那边新建了中学,住校。我们很高兴,可要解放了。但最终弄清学校建得很远,看来还得在市内上初中。他姥姥跟他商量,这三年,每年在你奶和我家各半学期如何?答:“不行!”“那我们偶尔想外出旅游,你去‘小饭桌’如何?”答:“没门。”

他姥姥:“哎呀,又得跟你熬三年呀……”“孙大林”喊:“忍着!”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