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4年05月06日

宋代商贩 怎样与“城管”相处

读《水浒传》,常会生出一些疑问:武大郎沿街卖烧饼,怎么没有遇到城管找麻烦?王婆开茶铺,为何不在门口空地架几把遮阳伞、多摆几张桌子?答案怕是只有一个,宋代清河县政府的管理搞得不错,商贩知法守法,与城管的关系也算和谐。小说家言倘不可信,我们就说史料里的事儿。

“城管”多为衙役、保甲长兼任

开宝九年,太祖赵匡胤发表重要讲话:“还经通利坊,以道狭,撤侵街民舍益之。”用白话说就是:“把街道整治整治,太窄了;违章建筑也拆拆,好让百姓高兴!”随后有司组织学习讨论,立法机构逐一细化形成律条。

如《宋刑统》增加了这么几条,“诸侵街巷阡陌者,杖七十。”“其有穿穴垣墙以出秽污之物于街巷,杖六十。直出水者无罪。主司不禁与同罪。”所谓“侵街”,就是指违章搭建和占道经营;后一条是对破坏环境卫生的处罚。

有了法规,必然需要执法队伍。

宋代的“城管”构成比较复杂。譬如县衙,并无专职城管,多由衙役、保甲长兼任;州府一级设有“监市”或“场监”,热闹的商业一条街,还设有“街道司”。

街道司的职能非常接近如今的城管执法队。如开封府有多个街道司,属下各五百士兵维持市场秩序,身兼城管、税务、工商管理等职能,还要兼顾抓小偷以及防火救灾,工作蛮繁重。

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即除了县太爷、街道司长官之外,其他成员均不在编,乃是外聘的临时工。

不逾越“表木”就不算占道

开封是北宋京城,从宣德楼往南是御街,长约307米。一听这街名,就知道是皇家专属领地,但它其实是个菜市场,平日里闹哄哄的,只有皇帝出宫时才戒严一下。

这个街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街道司和“监市”却能与菜贩子们和平共处,相安无事。平时,街道司派人巡视时,不忘敲锣宣讲“城管法”,有司也常常通过张贴文告的形式晓谕商贩遵守法规。正街两侧设有“表木”,其作用类似今天市场上划的界线,超越了即是违法。另外,宋代允许“城管”带武器巡逻,但对初次犯法且查证属于确实不知情的,他们不会动粗,下个“处罚通知书”责令整改。

1056年,包拯担任开封府尹。斯年,惠民河水位暴涨,淹了南半城,包拯经实地调研发现,由于沿河两岸商铺违章搭建“偏铺”侵占了河道,甚至还有达官贵人筑堰修建水上园林,以至水泄不畅引发洪灾。

于是,在宋仁宗的支持下,由包拯牵头指挥,法院(左、右军巡院)、城管齐上阵,搞了一次轰轰烈烈的惠民河联合执法,拆除了许多违章建筑,却没有处罚任何一个商贩。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河道不是街道,朝廷也并无相关律令禁止搭建。

南宋的临安城闹市区,有卖羊肉的店铺,在门前置活羊数只,穿戴红马甲,每天在那儿咩咩的叫唤,吸引了不少路人围观。这在今天肯定影响市容了。但根据当时规定,这个商家的做法没有逾越“表木”,就不算占道,哪条法律规定不让羊叫唤呢?所以,路过门前“理市治序”的南宋首都“城管”也只是围观看热闹,一个个嘻嘻哈哈乐不可支。还有一王家药肆,因为病人少,便请名匠刻制一头木牛置于门口,请嗓门大者模仿牛叫。创意显然剽窃了卖羊肉的,因为没有占道,也不算违章搭建,所以“城管”们照乐不误,甚至讥嘲王家老板拾人牙慧。

■文/赵炎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