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4年08月25日
被ISIS组织囚禁的22岁女子讲述被抓的前前后后——

女人被卖做性奴,仅值几美金

新闻背景

近日,伊拉克极端武装组织ISIS控制了伊拉克北部辛贾尔山地区,伊拉克北部的雅兹迪族人被ISIS武装分子赶尽杀绝,这些武装分子还掳走了大批女性做性奴。

ISIS是一个基地组织下属的极端恐怖组织,其前身是2006年在伊拉克成立的“伊拉克伊斯兰国”。2014年7月4日,其头目巴格达迪首次公开现身,呼吁穆斯林听从他的领导,从此他们的势力迅速扩张,控制了伊拉克北部地区。在ISIS控制的区域,除穆斯林外,剩下的人们都被拖入水深火热之中。美国虽然已经授权在伊拉克进行定向空袭,以保护美国人员,但美方不会向伊拉克派出地面部队。

“我从小就生活在伊拉克北部山区,我们这里有穆斯林,有雅兹迪族人,有基督教信仰者,还有小部分土库曼人。我们一起世代和谐地生存在这里。直到有一天,一伙极端分子到来,打破了这片平静。”

近日,极端组织ISIS控制了伊拉克北部山区,掠走很多女性。其中,22岁少女麦莎用私藏的手机联系了一家伊拉克当地媒体,冒着生命危险求救并讲述了在魔爪下的生活。

听到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喊,但都无济于事

从那些人来的第一天,我们的生活就开始变得不一样了。他们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干涉我们这里的学校,将课程改变,我们这的小孩每天都被要求大声地朗读一些伊斯兰经文。这样也就算了,他们保留了几所学校,剩下的全部都被关闭了。而且我们这里的每个人都被要求要参加祷告,祷告期间市场和商店要全部关闭,我们的生活一下子都陷入了混乱中。他们到来之后,抽烟也是不被允许的。如此这般,他们制定了一系列严苛的法律,任何人违反都会马上被逮捕。

这些人称自己是人类的救星,是伊斯兰的哈里发,监察神的法律在地球上的执行情况。然而,在我们之前的生活中,也经常能接触到很多穆斯林,对伊斯兰教义也略知一二。在我们看来,这些人的行为实在诋毁伊斯兰教,他们的一些做法也直接违背了宗教的教义。

我们以为最糟糕也就这样了,可是没想到事情越来越坏。我的哥哥上街时收到了一份传单,传单上下令每户交出年轻女子,不论处女与否,一律需要献身。起初我们并没有在意,只是尽量减少出门次数,甚至一连好几天都躲在家里。可是有一天早晨,一个ISIS分子撞开了我们家门闯了进来。他问我们家有多少年轻女孩,还没来得及回答,他们就冲进屋子乱翻起来,把我和妹妹抓了起来。他们手里拿着很多穆斯林女性所戴的面纱,给我和妹妹一人一条,勒令我们戴上,然后强行把我们拖走了。

我们的父亲和哥哥并不允许随行,我也听到了背后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但这一切都无济于事。我仿佛也有预感,一段更加悲惨的生活要开始了。

发出一丝声音,就会被枪柄狠砸

我们连同其他几个女孩子一起被押送到一个看上去像废墟一样的地方,具体位置我也不太清楚。这块地方看上去很荒芜但还是有几件低矮的小屋子,进到小屋子里能看到通往地下的通道,走进去里面是几间阴暗的牢房,里面已经有几个人了,都是女性而且带着同样的面纱。

从家里到这我们大概走了3个多小时,一路上根本不允许说话,甚至左右张望一下都会受到责罚。其中有一个女孩就因为抱怨了一句,就被一个穿着一身黑、拿着长枪的女性ISIS武装分子用枪柄狠狠砸了好几下。从那一刻开始,整个队列中的女人再也没有一个人发出一丝声响。

出门的时候,我和妹妹都带了手机,如果被抓起来,手机将会是我们和外界联系并能够被营救的希望。在从那帮人手里接过面纱要戴上的时候,我迅速把手机关机,藏在了脖子后面、面纱和头发交界的地方,并用面纱把手机盖住藏好。

果然,刚被关进监狱,就有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过来没收手机,很多人的手机都被收走了。幸运的是,我的手机并没有被他们发现,后来我又得知,和我关在一起的姑娘中,也还有两三个人手机藏得很好没有被发现。

软硬兼施让我们皈依

之后暗无天日的生活真正开始了,每天我们只能吃到很少量的面包,加起来大概也就两小片,除了吃的每天还能分到很少量的水喝,总体来说就是根本吃不饱,但是也饿不死的状态。刚被锁进牢房的前两天,这帮人就找来了医生,为每个抢来的女子做检查,据说好像是因为只有处女才能够被挑选去参加“圣战”,这些人还声称这样可以“净化”我们这些非伊斯兰信徒,其实就是做性奴。

被检查完之后,有一些年龄较小的女孩们被带走了,大概有十几个人。最初我们也不知道这些小女孩们去了哪里,直到晚一点还有4个女孩被送了回来,ISIS那些监视的人锁上门走了之后我们才知道真相,原来她们被送到奴隶市场上被卖了,回来的几个是这次没有被卖出去的。

在ISIS建立的奴隶市场上,极端组织成员只需要支付极低的价格就能买到一名被抓的女孩,平均价格据说只有5美元左右,20岁以上则更加便宜。十几岁的小女孩也被这群丧心病狂的人标价出售,而且价格更高。我想,如果这群孩子没有被折磨死,也会在心灵上给她们造成一辈子的创伤。

被买走的女孩子们可能成为他们的妻子,也有可能只是性奴,最坏的可能就是被杀害。我想她们一定也会像我们一样,被迫接受洗脑教育。在被抢来的时候,我们就被迫穿上了他们的服饰——带上面纱。到了这里之后,经常有人对我们软硬兼施,让我们皈依伊斯兰教。

宁愿被炸死也不会屈服

我们目前的状况都很惨,虽然很惨但是不愿意向ISIS屈服。我感觉最辛酸的应该哈雅姆,她也很年轻,而且即将成为一位母亲,她已经怀孕8个月了。面对残暴的武装分子,她说宁愿美国的炮弹炸中监狱,将我们炸死,也不愿被陌生男子强奸。听说哈雅姆丈夫联络库尔德族政客及雅兹迪活跃人士,要求通知美军轰炸被囚禁的地方。

除了哈雅姆,我们的监狱还有一位母亲,她带着很小的儿子被关在这个地方。由于水和食物的短缺,她的孩子已经生病了,上吐下泻的。尽管她每天都会把自己那份吃的省出来给儿子,但是孩子的病还是没有什么起色,随时可能因病死去。她也背着ISIS私藏了手机每天都哭着给丈夫打电话,为了省电每天打完电话就关机。我们似乎都达成了一个共识,宁愿被炸死,也不愿成为奴隶。

■文/本报记者王晔昕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