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4年08月25日

樱花林的秘密

纯洁、浪漫的樱花树下,埋葬着武士的尸体。树下埋的武士越多,那樱花就开得越鲜艳。在日本古代,樱花树与高雅无关,它代表的是血腥,是迷失。人们不敢住在樱花林边,害怕在那娇艳盛开的樱花林中迷失自己。然而,有一个山贼竟然在那片樱花林附近定居了,后来,他遇到了一个美丽的女人。

樱花树下喧闹之时让人赞叹乃是人间胜景,然而,倘若樱花林下看不到人影,真是恐怖至极。

每当樱花盛开,人们就拎着酒瓶,吃着糯米团,漫步于樱花林下,沉醉在那无限的春光之中,赞叹其为人间胜景。其实这不过是个虚妄的假象。为什么要这样说?

人们在春光中,聚集在樱花林下,酒醉呕吐喧闹,这样的情形其实是江户时代之后才有的事。在古时候,樱花林下带给人们的只有恐怖。

日本古典“能剧”中,有一个曲目,讲述的是一位母亲因孩子遭人贩子拐走,四处寻找寻不见,发疯癫狂而来到盛开的樱花林下。那母亲放眼望去,只见一片樱花海洋,她想象着在樱花林的阴影深处,孩子的身影。然而孩子最终未见,那母亲绝望发狂而死,被埋在了樱花花瓣之下。

所以说,樱花林,在古代原本不是如今赏樱时节人头攒动、饮酒喧哗的热闹场景。樱花林下若是看不见人影的话,是恐怖至极的景象。

很久以前,人们要翻越铃鹿岭就必须要穿过一片樱花林。

樱花没开的时候还不打紧,但是只要到了花季,路人从樱花林经过,在林下就会陷入狂乱。于是,人们在经过樱花林的时候,都会撒开腿拼命朝着那些还没有开花的绿树猛跑。如果是一个人从这里过也还好,猛跑一阵穿过樱花林,就可以喘口气定定神。但是如果是两个人就麻烦了。

因为人的脚力有快有慢,落在后面的人,通常会大喊前面的人:喂……等等我……等等我!

但是,那时候,两个人都已经是神志恍惚,跑在前面的人就只顾自己向前奔命,哪里顾得后面的朋友?穿过铃鹿岭的樱花林后,两人也就由朋友变成了仇敌,彼此不再信任。

于是,人们不再穿越樱花林,宁愿绕道走别的山路。渐渐地,樱花林远离了人来人往的旅道,再也见不到行人的踪迹,而被包围在群山的静寂之中。

山贼本是杀人不眨眼的,居然也会对那片樱花感到恐惧。

当这里渐渐绝了人迹之后,有一个山贼忽然在此地居住下来。跟他住在一起的,还有七个山贼抢来的妻子。

山贼本是杀人不眨眼的,但居然也会对那片樱花林感到恐惧。每年花开的时候,他都会刻意避免走过那片樱花林。

就这样一年一年过去了。

有一次,这个山贼打劫了一对夫妇。本来他只打算抢走包袱,然而在他踢倒那个男人的瞬间,看到了那个女人的脸。她美得得像女菩萨一样。山贼就把那男人杀了,将女人抢了回来。

这女人跟着山贼回到了他的居所,见到他还有七个妻子,就让男人把她们全部杀掉。

山贼答应了。

血光飞溅的静寂之中,原本无畏无惧的山贼也忽然感觉到了一阵恐惧。然而那美丽的女人淡然伫立。面对她的美,山贼的恐惧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种感觉跟他在樱花林中的感觉是那么的相似——虽然恐惧,但是那樱花的美艳让这恐惧如风般消失不见。

这是一个任性的女人。她对梳子和发簪的要求是那么苛刻,食物必须要比京城里的食物还要美味。但山贼对她精心雕饰的美貌叹为观止,愿意满足她的一切需求。

有一天,女人说:“如果你真是本领高强的男人,就带我去京城吧。”于是山贼决意迁往京城。然而,他还有一个心愿,两三天后,樱花就要盛开了。今年,他想在樱花树下静坐。他想完成这个心愿之后,再去京城。

女人提出要跟他一起去樱花林。但是山贼拒绝了。他一个人去了樱花林。盛开的樱花下,山贼怎么也静不下来,他只感觉到寒意自四面八方围攻而来,在一片虚空之中,他哭泣、祈祷、挣扎,最后狂奔逃走。

女人的欲望乘风轻舞飞扬,而男人却成了沉重笨拙的鸟。

山贼带着女人离开了樱花林,到了京城住了下来。

女人要求他为她杀人越货,并割下人的首级带给她:和尚的首级、美少女的首级、年轻公子王孙的首级。女人用这些首级过家家:首级带着小厮出门散步了;别的首级携家眷来探望首级了……头颅上爬着蛆虫,肌肉腐烂脱落可以看到骨,女人却咯咯地笑。

但是山贼很厌倦,百无聊赖,连杀人都让他感到厌倦。他忽然明白了女人同首级玩耍的心情:与其跟京城这些人在一起这么无聊,还不如同他们被割下的头颅在一起更有趣。

女人的欲望乘风轻舞飞扬,而男人却成了沉重笨拙的鸟。山贼站在山顶眺望京城的天空。天空亮了又暗了,它的尽头却是一片虚空。

山贼忽然想到,也许,杀掉这个女人,就能阻止天空这无尽头的明暗交替,而他就可以释怀了。

为什么要杀掉女人?莫非那个女人就是我?那杀掉女人不就等于杀掉我自己吗?山贼在山中彷徨数日,最终决心回到山里去。

他告诉女人要回到山里。女人虽然想留在京城,但是她知道,只有山贼才能给她带来首级,于是,她答应随他回到山里去,直到山贼的思乡病痊愈,然后再回京城。

樱花林下的秘密,其实就是那所谓的“孤独”。

眼前就是昔日的群山。山贼背着那女人。抢到她的那天,山贼也是这样背着女人的。

山贼并没有忘记樱花林的盛开,但只有在今天,盛开的樱花没有让他感到害怕。山贼走进了盛开的樱花林。那女人的手渐渐变得冰冷,山贼不安起来。他回过头,突然发现,女人原来是魔鬼!——紧紧贴在他背上的,是一个全身紫色的老巫婆。他发狂般紧紧扼住魔鬼的咽喉。

那魔鬼死了,山贼忽然发现,他扼死的根本就不是魔鬼,而是那个女人。他的力气和意念同时凝滞,一直以来的恐惧和不安也消失了。他第一次在盛开的樱花林下坐了下来。他从来都没有这样静坐过。现在,他可以一直坐着,一直坐着。因为他已经无处可去。

没有人知道盛开的樱花林下的秘密。也许那就是所谓的“孤独”,因为山贼再也没有害怕孤独的必要。他环视四周——充满着无尽空漠的虚空。

过了一会儿,他感到了一个温凉的东西——那是他自己胸中的悲痛。他想为她拂去脸上的花瓣。然而花瓣却一直都有,渐渐看不到她的身体,为她拂去花瓣的他的手和身体也消失了。

■原文作者/【日本】坂口安吾

■编译/本报记者张磊 实习记者魏思思

小说解析

小说讲述的是一种无望的“孤独感”,在繁茂美丽的樱花林的衬托之下,这种“孤独感”更为强烈。

女人代表的是人的“欲望”,山贼害怕孤独,所以用满足“欲望”来赶跑孤独。山贼为了满足女人不断杀人,代表着不择手段而满足自己的“欲望”。

山贼后来醒悟,最终杀死了女人(欲望),希望回归孤独,但是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无法再回到“孤独”中去,没了欲望,他自己也无法生存,于是和女人同归于尽。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