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4年12月15日
曼德拉葬礼上出现的乌龙手语翻译,近日变成“励志榜样”

精神病患者变身演说家

精神病患者也能做励志演说家?这可不是逗你玩儿,而是现实中的真事儿。曾在曼德拉葬礼上出现的乌龙手语翻译詹杰就成功转型为演说家,鼓励精神病患者。消息一出,媒体及读者瞬间炸开了锅。究竟詹杰的故事很励志还是这精神病纯粹在胡闹呢?看完文章内容,相信您心里会有答案。

新闻背景

去年12月10日,在南非前总统曼德拉丧礼上曾出现过一位叫做塔姆桑卡·詹杰的“乌龙手语翻译员”,他在丧礼上的夸张翻译动作被指胡乱比划,事后,他向媒体爆料称自己是一名精神病患者,引发一片哗然。

然而,近日,詹杰却频繁出现在教堂等活动场所,以自身的这段“不凡”经历为题材,到处演讲,鼓励精神病患,成功“逆袭”为受欢迎的励志演说家。

他不仅是手语翻译,还是一名精神病患

现年35岁的前手语翻译员塔姆桑卡·詹杰在去年12月10日举行的曼德拉追悼会上,站在发言的各国领导人身边充当手语翻译。但当丧礼上的场面通过电视等渠道播出后,人们惊异地发现,那个旁边的翻译动作相当夸张,后来经过专业人士确认才知道,他的“翻译”跟致辞者的原意相去甚远,由此引起一片哗然。

更为严重的是,由于人们对葬礼上的这个不搭调的手语翻译充满了好奇,于是人们经过采访调查后发现,原来詹杰不仅并非业中翘楚,而且还是一名精神分裂症的病患。

手语翻译出现乌龙,当事人理由很充足

追悼会结束后隔了一天,詹杰在家中接受了南非《开普敦时报》、《星报》等知名媒体的采访。他在采访中表示自己“对葬礼上的表现很满意”,而且还辩称:“我参与过很多重要会议的播报,我认为自己是一流手语翻译,如果南非聋人协会对我的技能有意见,他们应该早就行动,而不是挑这个关键的时刻。”

的确,根据南非执政党之前的两段会议视频资料显示,詹杰确实曾为南非总统祖马做过手语翻译。但南非的译员机构也表示,他们当时就对詹杰的表现颇有微词,只不过当局在追悼会之前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詹杰在采访中自爆,自己因为患有精神分裂病症,所以长时间以来一直在靠社会救济生活,平时还会做些翻译工作,勉强维持生计。在曼德拉葬礼上做翻译的当天他本来是要去看病的,但最后既没有去看医生也没有服药,因此才开了这么大一个国际玩笑。

詹杰详细描述了当天在做手语翻译工作时的细节,他回忆道,当站在奥巴马总统旁边时,自己突然出现幻觉,难以集中注意力,他看到“一群天使飞入体育馆”,但因为“周围都是持枪警察”,于是只好努力克制病痛。

但是当被问及为何不迅速离开时,詹杰向《星报》的记者是这样解释的,他说,考虑到事件的重大历史意义,他认为有责任保持形象。

听到他这么回答,很多人觉得难以接受。既然詹杰心里明白曼德拉的丧礼是一个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事件,那他为什么还会允许精神有问题的自己去当手语翻译呢?既然他的心里明白这样的场合里需要保持形象,那为什么还执意胡乱比划下去呢?

精神病患手语翻译,摇身变成励志演说家

正常人可能都会对詹杰的做法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吧。世界聋人联合会副主席德鲁琛感到又好气又好笑:“这么一个被称作‘翻译’的人在台上简直是个耻辱。”一些南非民众称:“没想到载入南非史册的一天,却被一个冒牌抢了头条。”还有许多人认为他是故意装病,有意让南非闹笑话。

然而更让人感到好笑的还是最近发生的事。自从丧礼上犯错后,詹杰就失去了手语翻译员的工作,但他并没有就此罢休,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还没有走到人生终点”,他开始到处演讲,试图帮助精神病患,改变他们的人生。

且不说他能否真正改变精神病患的命运,单单是他从精神病患者手语翻译极速转变为励志演讲家这一点来看就很让人怀疑。毕竟,在常人看来,这两个角色实在相差太远了。

其实詹杰的转变还要从今年5月份说起,当时有一家犹太人经营的公司,他们声称对詹杰非常有信心,于是把他请来当主角,拍摄广告。慢慢地再次成为公众人物之后,詹杰竟然开始来到教堂以及其他各种活动地点,把去年的这段“不凡”经历当做演说题材,鼓励精神病患走出社会阴暗角落,并提醒社会人士关怀并接受这些病患,就这样,摇身一变,他就成为了一名励志演说家。

励志还是胡闹?

许多人听说詹杰变成励志演说家后不禁张大嘴巴:精神病患者也能当演说家?要知道,詹杰在曼德拉葬礼上做翻译时曾就职于一家名叫“SA翻译员”的公司,这家公司受南非执政党的委托,为曼德拉追悼会提供翻译服务,可是乌龙事件发生后,詹杰就职的SA公司竟“人间蒸发”。如此戏剧性的事情在人们看来简直就和骗子一样一样的啊。

尽管南非政府事后表示,雇一个有病的人上台是个错误,而詹杰也觉得自己很委屈,明明是病情发作影响发挥,现在跟所有人道歉竟无人相信。于是他终于抛开那些误解、诽谤,转而关注起同自己一样受疾病折磨的人。

詹杰对自己的做法感到十分自豪,他说:“我是自己人生的主宰。我四处分享去年丧礼上所发生的事情对我的意义,以及精神病对一个人生命所带来的影响。”同时他还强调,“一如曼德拉对抗种族隔离政策而成为英雄,身体障碍者与精神障碍者也需要英雄一起对抗病魔,而我,期许自己成为那名英雄。”

只要我们仔细回想詹杰对乌龙事件的解释就不难发现,他能从多方面、多角度来剖析这件事儿的责任,但最后只有很小一部分的错是在自己身上,因此,成为励志演说家或许对他来说正是最好的结果。因为不管我们曾经出过多大的错,詹杰会告诉我们:“谁不犯错呢?我们都是从犯错中汲取教训与经验。”

■文/本报实习记者李世娇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