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05月18日
“海上丝路”:

华夏文脉的延长线

——评《穿越海上丝绸之路》

2010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2013年,中国成为全球第一贸易大国。

2014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新规划。

2017年5月,“一带一路”论坛在北京举行,古老的海上丝绸之路再次回到世界舆论的“风暴眼”中,向四面八方延伸,并发散它的辐射力、影响力。

一带一路,浅显地说,是用生意铺设中国通往全世界的“商路”。当然,除了看到生意作为介质的作用和力量,除了GDP、外汇这些数字,我们还须看到,通过这一条条的丝路,通过与全世界做生意,我们也在输出文化、价值观、国民形象、精神面貌,让中国影响全世界,增强我们的“软实力”。

一带一路,为中国重新寻求与全世界的关联建立了对话、合作的通途。所以,我们应该把目光投向“一带一路”论坛上,各国政要如何以“丝路”为纽带,共商国是,我们更应该关注这些达官显要背后的万千子民,他们才是这条纽带上一颗颗虽微小但璀璨的明珠。《穿越海上丝绸之路》中的这三十二个人物就是其中的代表。他们是华人和当地人混血的结晶;他们是豪门贵族的后代;他们是文化的继承者……曾经,他们的祖先,从广州、泉州、扬州等港口出发,沿着漫漫的海上丝绸之路,经商、弘法、行医,将中华文脉中最精华的佛经、瓷器、丝绸、茶叶、中药、建筑、书画、服饰、中文、饮食、戏曲、武术等播散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并与当地人缔结连理,从而落地生根、开枝散叶,加强异族间的融合和对话。

哪怕过去好几代,老字号格外讲究的经营之道、略带异国口音的中文、老家的传统礼仪等仍然是远方的游子和故乡之间最牢固的纽带,以及他们的精神图腾。

与所有过往介绍“海上丝绸之路”的来龙去脉、着墨于史实典籍的通识性图书不同,《穿越海上丝绸之路》的题眼铿锵有力地落在“穿越”二字上。“穿越”意味着什么?确凿无疑,它首先是动词,目力呈现辐射之状——既是款款回眸,也是殷殷展望,既与古老的海洋文明隔空相视,也拓展中国与世界对话的另一条通途。所以,“穿越”还是贯通,是协商,是交换,是循沿着一条看不见的“红线”,与世界上每一个友好合作的国家“联姻”。

总之,作为《穿越海上丝绸之路》的读者,你最好不要当默不作声的旁观看客,你完全可以通过书中三十二个当代人鲜活的故事,去顺藤摸瓜,探求这条海路的前世今生,以及比这条海路更遥迢的骨肉血脉和华夏文脉。

从今天的汤姆·潘恩、张帆、丁宗寅的生命轨迹中,我们仿佛可以看见约翰·科比、伍秉鉴、赛典赤·瞻思丁等故人的身影,也看见中国与世界各国不绝如缕的合作,海上丝绸之路如一条纽带凝结着历史与今天、中国与世界,文明的流转、时空的轮回,彼此交织,勾勒出一幅庞杂、壮观、细腻且感人肺腑的贸易、文明和情感图谱。绵延千年的海上丝绸之路,不是一条单纯的空间轨迹,而是一代又一代旅人的生命舞台,更是华夏文脉在茫茫海域划出的一道璀璨无比的延长线。

通过《穿越海上丝绸之路》,我们看到:海路迢迢,人来人往,融合与共存、传承与创新,一代又一代、一轮又一轮,海上丝绸之路怒吼了千年的波涛,仿佛再次发出华夏文明复兴的最强音,让全世界洗耳恭听! ■文/潘飞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