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05月24日

朋友酒驾未劝阻被判赔偿24万

近日,一起特殊的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在承德市双桥区狮子沟法庭结案。该起纠纷案件起因寻常,始于普通的朋友聚会,特殊之处在于酒后有护送义务的人员失于护送,导致饮酒者醉驾死亡。经法院审理,护送人员最多被判赔偿24万多元。

朋友聚会后酒驾身亡

据悉,被告纪某、高某与死者魏某相识多年。2015年2月23日,魏某在纪某家中打完麻将后,参加了纪某、高某等人的聚餐。席间魏某、高某等人喝了不少酒,并未饮酒的纪某在晚宴结束后驾车将魏某送至其车旁。随后,魏某驾车在前,纪某载高某驾车在后,驶离停车场。

2015年2月23日23时许,魏某驾车在承德市小南门附近一停车场入口发生交通事故,经抢救无效于2月24日死亡。交警认定,魏某醉酒驾车是造成此次事故的原因。

悲剧发生后,死者魏某家人认为,纪某等人对魏某具有照顾义务。并且纪某等明知魏某的住所,却将其送至停车处,任由其醉驾,而不进行劝阻,导致魏某死亡,遂将纪某、高某等四人告上法庭。

因失于护送被判赔偿

承德市双桥区狮子沟法庭受理此案后,从情理与法理角度入手,确定此案有赔偿责任的被告人纪某作为魏某的相熟好友,全程参加了事发当日的餐饮、娱乐活动且并未饮酒,对魏某的饮酒状态应当清楚明了,应当承担对魏某的照顾、护送、劝阻等安全保障责任。

尤其是纪某为驾驶员,在履行护送职责时,明知酒后驾车极易造成严重后果仍将醉酒状态下的魏某送到车辆旁,放任其驾驶车辆离开,而未进行阻拦,存在明显的过错,故认定其未尽到合理限度内的安全保障责任,应承担本案赔偿责任。

同时,作为与魏某同车的护送人员高某,因并无证据证明其当时因醉酒丧失行为能力,故亦负有合理限度内的安全保障责任。

本案经审理,法院依法判决被告纪某赔偿原告人民币248644.35元;被告高某赔偿原告人民币82881.45元。但被告纪某、高某不服一审判决,认为赔偿数额过高,上诉至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经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依法维持一审判决。

■文/本报记者朱丽娟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