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06月07日
“我爱干净,还爱动弹,地上有垃圾我看不过去”

他拄双拐义务扫了三年公园

在保定徐水区县城的街口,有一个修鞋摊,摊主是55岁的身患小儿麻痹症的留村乡半壁店村村民王建军。每天早上8点他都会拄着双拐、步履蹒跚地到徐水城西生态公园义务清扫公园的垃圾,这一扫,就是三年。

“我还能动,还能养活我自己”

也许是长期风吹日晒的缘故,王建军的皮肤粗糙黝黑。由于整天与胶水打交道,一双长满老茧的手镶满了黑黑的污垢。

王建军说修鞋是他唯一的经济来源,但是现在的人们慢慢摒弃了“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再三年”的习惯,所以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有时候一天才挣30来块钱。由于妻子三年前外出打工至今没有回来,家中只剩下他和儿子还有母亲在一起生活。

王建军说:“儿子今年大学刚毕业,现在在保定市的一家汽车制造厂工作,他第一个月发工资就塞给我500块钱。他现在刚工作挣得也不多,还给我这么多钱,真是太懂事了。但是我现在还能动,还能养活我自己,我能照顾好老人,还不需要孩子的钱。”说起儿子,他脸上写满了幸福与自豪。

“把环境维护好都不用去旅游了”

“曾经我们村里修路,但修完路没人清理渣土。”王建军告诉记者,当初他的家乡半壁村修完路那段时间,他每天都是在天亮之前,趁路上还没有人通行的时候把路面打扫干净。

20年前他来到了徐水区县城:“刚来这时人生地不熟,但我没事就爱瞎转转,平时在道边上出摊,闲的时候,就把路边的绿化带里的杂草和垃圾清一清。”

三年前的夏天,王建军晚上照常收摊后,来到徐水城西生态公园,刚一进公园门,他就看到在公园的健身器材处,一伙年轻人在吃烧烤,酒瓶子、肉签子扔了一地。他等吃烧烤的人走后,将地上的烧烤垃圾都清理干净了。

王建军发现,夏天的徐水城西生态公园里面经常有人吃烧烤,砖缝里掉进去了好多肉签子都没人打扫,于是就隔三差五地去公园清扫垃圾。“大家喜欢四处旅游,谁不想有一个好的环境呢,我们自己的家乡也很美,把自己身边的环境维护好了都不用去旅游了。”他说每次清理完垃圾,自己都有种说不出的成就感。

王建军平日里把清扫垃圾作为自己的生活日常,为此,他还自己买了扫帚、铁锨等工具备着,只要是修鞋摊时间空闲下来,他就会沿街一直清扫垃圾:“我腿脚不好,走多了路腿就疼得厉害,但腿疼我也闲不住。我自己还做了一个铁钩子,专门能把草丛里的垃圾钩出来。”平日里,王建军看见路面上、草丛里,甚至公共厕所里有垃圾就都扫起来。

“我想死后将身体器官捐献出去”

公园中一些健身的人总问他:“你老是来打扫,给你多少钱啊?”“不给钱,我也不要钱,我爱干净,还爱动弹,地上有垃圾我看不过去。”

久而久之,不少人被王建军的行为感染,开始自发组织起来加入公园清扫行列,并主动提出打扫公园南门区域,他们对王建军说:“哥,你别管了,这片我们包了。”

有一次,王建军收摊后在路边打扫,一位下班回来的女教师开车路过,也下车一起跟着打扫起来。“她走之前还非给我买了两个火烧,但我没有问出她的名字,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一起来维护咱们的环境”。

随着年龄的增大,王建军的双腿已经发生了严重的变形,站立的时间不能太长,他每次运动量大了小腿疼得还会肿起来。由于难以承担高昂的住院费用,平日里,他只是靠吃些止疼药来缓解疼痛。

王建军告诉记者自己的一个想法:“我想等我死后把自己的身体器官捐出去。又怕吃止疼药的副作用会损伤自己的身体器官,影响器官捐赠。所以,除非疼痛难忍,否则自己一般不会吃药。人活着就要多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我虽然残疾,但是我没有比正常人少干活。我死后还能把身体器官捐出去,让更多的人生活得更好,我这辈子值了。” ■文/本报实习记者陈晨

■摄/徐水报刘影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