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06月09日

高考40年 这些“最”难忘

不知不觉中,高考自1977年恢复以来,已走过40年。40年来,高考记录了一代又一代人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的轨迹。本报综合人民日报微博、央广网、中国日报、中国新闻网、人民网-文化频道等盘点出高考40年之“最”,一起来回忆一下吧!

最难考的一年 1977年录取率仅5%

毋庸置疑,刚恢复高考的1977年,录取率是40年来最低的。

据统计,当年参加高考人数达到了570万,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次不可放过的改变人生轨迹的机会。不过,当年实际录取人数只有27万,录取率仅5%。而那年也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次冬季高考。

全国1977~1986年参加高考人数和录取率

时间(年) 参加高考 录取人数 录取率 备注

人数(万人)(万人) (%) (高校数)

1977        570         27         5%     4041978        610             40.2     7%        5981979       468             28           6%        6331980        333            28           8%       6751981        259            28              11%      7041982        187           32              17%     7151983         167            39              23%      8051984       164          48              29%      9021985         176          62              35%     10161986       191          57              30%      1054

考生最多的一年 2008年1050万人报名

从统计数据来看,2008年高考报名人数成为历年之最,达到了1050万。

自1977年恢复高 考 以 来 ,2007、2008、2009三年高考报名人数形成了一波高峰,都突破1000万大关,分别为1010万、1050万、1020万。

而至近年,由于1990年以后出生人口持续下降,全国高考报考人数基本稳定在950万以下,高考的意义也逐渐由父辈们所赋予的“知识改变命运”转变成为人生所要经历的一个阶段。

全国2005~2011年高考报名人数和录取率

时间(年)报名人数(万人)录取人数(万人)录取率(%)

2005      867                  504     58.13%   2006       950                   540      56.84% 2007       1010                  567       56.14%2008     1050                  596      56.8%2009       1020                 630      61.8%2010       957                  627        65.5%2011       930                  675        72.58%

录取女生比例最高 2013年占比达55%

近年来,我国人口男女比例严重失调,2011年人口普查显示大陆人口中男性占比51.27%,女性占比48.73%,而在高校中,这样的比例恰好反了过来,出现“倒挂”现象。

进入21世纪以来,普通高校录取女生的比例持续攀升。据统计,女生占全部录取学生的比例,1999年为40%,2007年达到53%,2013年则达到55%。

年龄最大的考生 1929年出生的汪侠

2001年5月,教育部宣布取消高考考生年龄和婚姻限制。

1929年出生,退休前已经从事了36年医疗工作的汪侠老人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开始了自己的高考之路。尽管2002年他已经被南京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破格“录取”为旁听生,49门功课全部合格,但因为一直没有学籍,汪侠老人多次参加高考。虽然结果不尽如人意,但他一直坚持。到2015年,他参加了15次高考。

考试次数最多的考生 今年第21次赶考

最近,在四川省成都市,有位刚满50岁的高考生,每天带着厚厚一摞高考资料泡在茶楼复习。

他叫梁实,是参加高考次数最多的考生,今年已经是他第21次赶考,因年复一年地坚持考试而被网友冠以“高考最牛钉子户”的称号。梁实的梦想不是考一个普通的大学,2016年以前他的分数一直徘徊在300多分,去年他突破二本线,但是他说:“不考上一本线我是不会去读的。”

■文/本报记者朱丽娟

■制图/徐军英■数据来源:人民日报微博、央广网(记者张棉棉)、中国日报(ID:CHINADAILYWX)、中国新闻网、人民网-文化频道等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