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06月15日
韩晓瑞:

在雪域用生命诠释“医者仁心”

2016年的7月,邢台市人民医院妇产科主治医师韩晓瑞,作为河北省第八批援藏干部支援阿里地区工作团50余名成员中仅有的2名女同志之一,奔赴雪域西藏。

高原反应、恶劣气候、对家人的思念……韩晓瑞都挺了过来。近日,她被评为“中国网事·感动河北”2017(上半年)网络人物。

回忆

高原反应严重 她靠吸氧仍坚持工作

今年34岁的韩晓瑞是邢台市人民医院产科主治医师,去年主动请缨,跟随河北省第八批援藏干部支援阿里地区工作团,奔赴雪域西藏阿里地区札达县。

札达县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是全国人口最稀少的县,交通不便、环境恶劣。

抵达札达县的那一刻起,韩晓瑞便出现了强烈的高原反应,头疼、头晕、恶心、眼睛胀痛、皮肤干裂,血氧含量只有平原地区的70%,头晕得无法正常行走。“只能闭着眼睛躺着,嘴唇、手脚都是黑紫色的。组织上照顾我一个女同志,最早给我送来一罐氧气。我不停吸氧,才稍微好点。”韩晓瑞后来回忆说。

起初的一段时间,韩晓瑞白天靠服用“高原安”(可缓解高原反应)、吸氧来坚持工作,到了晚上需要服用“安定”来帮助睡眠。虽然面临的困难比想象得要多,但亟待改善的医疗环境成为了她前进的动力。

冬天出诊遇险 受困海拔5000米雪路

不过,想不到的困难还在后面。

作家毕淑敏曾在阿里医疗队待过。她曾在书中提到:在阿里,你有一百种死法,肺水肿、脑水肿、坠崖、雪崩、野兽攻击……韩晓瑞说,“我之前看到这话,也害怕过,但更觉得夸张。现在我深信不疑。扎达的海拔在阿里地区来说算是低的,但安全保障太差了,同样是意外发生,在日土和狮泉河生还的概率一定比扎达要高。”

第一次下乡,韩晓瑞就见识了西藏的冬天。被困在海拔5000多米的路上。因路面两侧积雪,导致公路狭窄,对面的两辆车无法会车。“在这种地方生存,我们没有经验,书上学的东西也用不上。我的小腿已冻得没了知觉。如果在海拔5000多米的地方过夜,后果不敢想像……”韩晓瑞回忆说,好在藏族司机虽互不相识,但都很团结,目标一致,想法统一。看起来糟糕的现场,没人大声嚷嚷。

次日凌晨0时,一行人终于到达目的地,顺利脱险。

出征

经过仨月休整 她再次踏上援藏征途

经过了3个月的休整,今年3月份韩晓瑞和同事们再次踏上前往西藏的征途。她说,“我需要战场,这样才能缓解我的高原反应。已有3个月不见的札达县卫生服务中心,我来了。”

临行前,韩晓瑞信心满满,“身体轻松了,皮肤湿润了,鼻血不流了,血压正常了。终于,我们再次飞上蓝天,继续来到这片人间圣地——雪域高原上扎根工作。有任务,就得完成。”她跟朋友开玩笑说,“我就像沙漠的骆驼,粮草和水已备足,整装待发了。”

谁知,一到西藏,血压升高、头重脚轻……韩晓瑞的身体又几乎失去了控制。

面对如拦路虎般的高原反应,韩晓瑞坚定地表示,要经历下一次,“援藏活动结束,要到2019年。”

规范医疗程序“输血”同时还“造血”

再次到西藏之后,韩晓瑞接诊的的第一位病人是80多岁的老人,肺部感染、营养不良。

“虽然语言不通,但眼神和情绪可以无障碍沟通。”韩晓瑞日前接受采访时说,“说实话,学以致用的感觉真好,幸福感是最重要的。”

为了普及孕期知识,韩晓瑞白天走乡串村,主动给村民、牧民义诊;晚上总结病例,思考提高医疗水平的具体措施。

援藏一年来,韩晓瑞接生30余人、接诊400余人,累计健康宣教普及600余人,占县城托林镇常驻人口一半以上,使当地藏族同胞的健康孕产意识大大提升,规范化孕产检查人数逐步提升。

在直接为患者提供医疗服务的同时,韩晓瑞不忘变“输血”为“造血”。她将三甲医院规范的诊疗程序和常规检查带到札达县医院,帮助建立规范化的医疗程序。

在韩晓瑞主导下,该医院制定了“全院共读计划”,有效提高了医护人员的理论基础;全面使用电子病历,安装了电子系统,积极培训当地医生,使医院的电子病历系统与现代化医院接轨。

前不久,西藏不少地区出现麻疹病例。为能快速遏制病情蔓延,在连续颠簸3个多小时后,韩晓瑞一行来到目的地,冒着被感染的风险,为乡亲们逐一注射疫苗并宣讲疫情防治知识。

收获

藏民懂得感恩 让她坚定留下来想法

援藏期间,病人家属的信任也深深感动着韩晓瑞。

一位80多岁的藏族老奶奶,腿脚不便,语言不通,无法表达感谢,就拉着韩晓瑞的手,一直笑;名叫央金拉姆的乡亲特意做了点心和羊舌,邀请医疗队到家中,一同过藏历新年……

今年5月份,韩晓瑞跟藏族同事一起在荒地植树,中午不能回去,大家都自带吃的,席地而坐,熟肉、生肉都有,然后喝酥油茶。因为带的筷子不够,同事把筷子让给韩晓瑞,之后自己用树枝夹肉。韩晓瑞向记者回忆说,“当时我心里真是百感交集……”

一位来自陕西的单身流浪汉,在医院去世,这让韩晓瑞和同事感慨不已。韩晓瑞告诉记者,“他生病后没人管,我们医院同事在路边把他搀回医院,不嫌弃他脏,一直细心治疗,谁值班谁给他买饭、喂饭。可是病情太重,还是去世了。”

也许正是在当地收获的点点滴滴,更加坚定了韩晓瑞留下来的想法。即使这里白天黑夜的温差高达十几摄氏度,即使要忍受着掉头发、免疫力下降的折磨。

心愿

用最真实情感 去体验最真实的人生

“我想我的宝贝,我的心头肉。一直想、不停地想,想你的天真无邪、想你的气急败坏、想你的兴高采烈、想你的嚣张跋扈、想你的战战兢兢、想你的牛皮吹上天。想我们一起分享阅读,分享爸爸又软又暖的胖肚皮,分享猪猪侠的聪明勇敢……西藏凌晨的星空美得离奇。无论是繁星还是银河,都是那么震撼。伴随着安静的呼吸,凝视着星空,不撒谎不造作,心无杂念,抒发着我对你的爱。”这段文字,是一位母亲写给女儿——韩晓瑞写给自己幼女的。

平时,她的出现,关系着病人的安危;但一到夜晚,她就重新变回了那个柔软的母亲。

一开始接到援藏任务通知时,韩晓瑞也有过纠结,“主要觉得孩子小。可是我这个年龄,既有能力去做这件事,也愿意去做这件事,加上科室里符合援藏条件的没几个人,所以跟老公、父母、公婆谈了之后,他们虽严重不舍,但还是开明地支持了。”

闲暇之余,韩晓瑞也会和同事一起去当地的古城逛一逛。一次归来,韩晓瑞写下了这样的文字“歌舞升平也好,鬼哭狼嚎也罢,象雄已灭,古格兴起,一切都是过眼云烟。重返人间路,心却不思归,世间万千好,终是一堆灰。”

用有限的生命,感受无限的生活,用最真实的情感,体验最真实的人生——这,应该是韩晓瑞留在西藏阿里救死扶伤的原因吧。

■文/本报记者王慧丽

■供图/韩晓瑞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