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06月16日

我家三代铁路人

我的爷爷是火车司机,我的父亲也从事铁路工作,自小耳濡目染,因此我的职业也不出意外地成了一名铁路职工。现在,我的妻子也在石家庄火车站工作。

去年上半年,因为工作调动,我从石家庄火车站来到石家庄北站,当过售票员,现在主要是做检票员工作。这个工作看似非常简单,其实也有不少难处,有时候难免也会受点委屈。

每天检票30趟车次,每次检票站立15分钟,加一块一天需要站立7个多小时。这倒不累,有时候遇到一些乘客,买的车票与检票车次不符,但还是硬要上车,我就要苦口婆心地跟他解释,即便上了车,因为车次不对还需要再补票,要不出不了站。因为我知道,一旦放行,对乘客自身以及其他铁路职工都会带来麻烦。我身为检票员就要把麻烦扼杀在第一道“门槛”里。

每次检票前,老幼病残孕等特殊旅客可以提前进站。因为石家庄北站是个老站,需要过地下通道会有上下坡,坐轮椅的乘客自己通过有些费尽,我们检票员会主动帮助他们,把他们安全送到站台。然后再回去正常检票。

时间一长,就渐渐养成了助人的好习惯。记得有一天凌晨,我看到一位老太太带着3岁的孙女没赶上火车,因为不认字也不识路,祖孙俩只能在候车室里呆着。我询问完情况后,帮她们找个一个临时休息室,让她们睡下。第二天让她们坐公交车去石家庄火车站坐车去河南。

虽然每天做的都是小事,但听到对方一句“谢谢”,心里还是觉得挺暖的。我想,爷爷和父亲应该最懂我的感受。现在,我的孩子也在渐渐长大,因为我和妻子都会上夜班,陪伴他的时间很少,都是爸爸妈妈帮忙带着。在他的幼小心灵时,或许现在还不懂得我们工作的辛苦,但我相信,等他长大后,会为我们这个铁路家庭感到骄傲。

■文并摄/本报记者朱丽娟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