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06月16日

千里之外的父爱

我是一名土木工程师,平时在东北的工地工作。离家一千多公里,工作性质使我的家庭聚少离多。前段时间工作间隙正好赶上端午节,工作交接好我就迫不及待地回家了。

我每年在家只能待三个月左右,对家人来说,总是觉得有些亏欠,尤其现在有了孩子,我们的生命有了延续。出门在外总想孩子怎么样了,会翻身了吗,会坐了吗,会爬了吗……每次家人发来宝贝照片和视频,我都要看好久,小心地存在手机里,生怕不小心删了。宝贝有一点进步我都会很高兴。

走的时候女儿才一百多天,这次回来她都八个多月,会喊爸爸了。回来之后我抱她的姿势还停留在躺在怀里的姿势,结果她一刻都不愿意躺了,像个好奇宝宝趴在我肩膀到处看。虽然几个月没见,但是宝贝见我的第一眼就笑了,丝毫没有陌生感。中午陪她午休,结果她兴奋地一直往我身上爬,不肯睡觉。血缘和亲情真的是能跨越很多东西,时间和距离打不败它,在外有了难处,想想这些温暖,足以让我坚强,给我动力,心里也总会有个柔软的地方可以停靠休息。

男人总要撑起家庭重担,舍不得缺席孩子的成长时光,又不得不尽全力给她一个更好的将来,希望她将来能理解爸爸。我常年在外,老婆为了孩子付出了很多很多,前段时间孩子生病守了四天四夜,端午节又忙前忙后包粽子。辛苦了。老婆说她没有特别的希望,普普通通的生活有我和宝贝的陪伴就好。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多多陪伴她们。

■文并摄/本报记者王慧丽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