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06月19日
原创微电影《山》父亲节邯郸首映——

尿毒症女儿拍电影记录父爱

昨日(18日)是父亲节,一个以邯郸尿毒症患者赵玉洁和他父亲赵英魁捐肾救女的故事为原型的原创微电影在邯郸市峰峰新市区世纪广场首映。

首映现场不时有观众发出啜泣声,这部名字叫《山》的微电影,是女儿赵玉洁给赵英魁准备的父亲节礼物。赵玉洁说:“小时候,父亲拉着我去爬山,我经常采一大束不知名的花。在我心里,父亲就是山,我就是山上的花。父亲,是我一生的靠山。”

病魔来袭:80后邯郸女孩生活跌入谷底

1986年出生的赵玉洁是家中独女,高中毕业后开始学习动漫设计,后进入峰峰集团旗下的天择机械厂工作。由于天资聪颖又有美术天赋,再加上吃苦耐劳,她很快就成为了厂里商务信息部门的骨干。

2012年,26岁的赵玉洁步入婚姻殿堂,过上了和其他小夫妇一样相亲相爱的幸福生活。可生活往往会以突如其来的方式让人措手不及,2013年,刚刚结婚一年的她因为一张冰冷的诊断书,生活瞬间跌入了谷底。

那年年底,赵玉洁时常感觉到食欲不振、感觉迟钝、嗜睡等症状,到医院一检查,医生并未说明具体病症就让她住院治疗,并开始透析。看到肾脏科病房里贴着的关于尿毒症的资料,赵玉洁心里已经隐隐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

尿毒症是一种慢性肾脏功能不可逆性减退衰竭导致的综合征,是一种高危病,对病人的体能和生活质量的影响很大。即便有一定的心理预期,赵玉洁还是一下子被打懵了,爱说爱笑的她一夜之间就变得沉默寡言了起来。

医生介绍,治疗尿毒症目前并没有特效药,只能采取血液透析、腹膜透析、肾移植三种治疗方式。血液透析也称“人工肾”,是尿毒症患者普遍采取的治疗方法,需要每天或者隔日到医院进行透析,每透析一次医药费就得四五百元。

受不了她病情的拖累和巨额医药费的沉重负担,赵玉洁的新婚丈夫称要外出打工,随后便杳无音讯。为治疗赵玉洁的尿毒症,支付高额的透析费,父母借遍了亲朋好友的钱,使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变得负债累累、雪上加霜。

刚刚患病的那些不眠之夜,赵玉洁的泪水经常打湿病床上的枕巾和衣被。她无数次叩问:生活为什么对自己如此残酷?病魔的突袭,让她整个的生活都跌入了痛苦的深渊。

割肾救女:把浓浓父爱“植入”女儿身体

可怜天下父母心,赵玉洁患尿毒症后,病痛折磨着她的身体,同时也折磨着父母的心灵。赵玉洁的父亲是一位普通工人,母亲内退在家,并没有多少富裕的积蓄,为给女儿治病,父母倾尽了一生所有。

在和医生的交流中,赵玉洁父亲了解到,透析仅能清除女儿体内产生的部分毒素,而且长期透析会引起一系列并发症,孩子将长期不能脱离医院,未来的生活质量也得不到保证。最好的治疗方法只能是做肾移植手术,而且,最好的肾源是自己最亲的人。

透析半年后,赵玉洁的病情持续恶化。这时,51岁的父亲做了一个决定,把自己的一个肾移植给女儿。对此,赵玉洁坚决不同意,她抱着父亲痛哭。可是,父亲的话斩钉截铁、不容反对,他只说了三个字:“你别管!”

2014年6月,恰逢父亲节当天,赵玉洁在郑州市第七医院做了肾移植手术。父亲赵英魁把自己的一个肾移植到女儿身体中,也把浓浓的父爱输入到她的血液中。

换肾手术很成功,眼看着就有了新的生活希望。然而,由于体质原因,术后赵玉洁对药物反应明显,引发了一系列并发症。无奈之下,医生只好减少了抗排斥药的药量。但随着药量减少,移植的新肾功能开始减退,慢慢地也失去了功能,赵玉洁又开始了漫长的透析治疗。

2015年,整整一年她都是在医院度过的,肺炎、带状疱疹……赵玉洁开玩笑地说,那段时间,好像所有因为抵抗力差,而有可能得的疾病都找到了她。

高额的治疗费、难忍的身体病痛、对父亲的极度愧疚使赵玉洁变得脆弱而又焦躁。闹得最凶的一次,她拔掉输液管,跑出病房,闹着要回家。她大喊着:“不要治了,我不要治了,就让我这样吧。”疼爱半生、从未舍得打女儿的父亲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父女两人在医院抱头痛哭。

选择创业:捏泥人重塑生活新希望

父亲的这一巴掌,改变了赵玉洁对生活的态度。“全家倾尽所有,只为了我的生命能得以延续,父母是我的希望,我活着也是父母的希望。我不能成为父亲的遗憾,我要活下去,要好好活下去。”她说。

从小心灵手巧,再加上酷爱动漫,赵玉洁开始用自己的专长捏泥人。体态婀娜的明代仕女、憨态可掬的小沙弥、活灵活现的真人人偶……赵玉洁的作品越来越多,她把对生活美好的期望全部融入到了陶泥里。

因为看病,工薪阶层的父母花光了自己所有的钱,虽然有医疗保险,但仍然改变不了家庭经济入不敷出的窘迫状况。于是,已经退休的父亲开始利用晚上的时间去开夜班出租车挣钱。终于,高强度的工作和不规则的作息击垮了这座大山,去年冬天,“扑通”一声,父亲晕倒在地。

如果不是父亲的突然晕倒,赵玉洁的泥塑创作也不会发生质的飞跃。如何才能减轻父亲的负担?赵玉洁开始把目光放在了满窗台的泥人身上,她想卖泥人。

2017年初,赵玉洁的微店“妞儿手作屋”开张了。怀着对父亲的感恩,赵玉洁更加积极乐观地生活。大家听说赵玉洁的故事后,纷纷去她的微店订购作品,小的三五十,大的二三百,赵玉洁不但生活忙碌了起来,也能给自己挣一些零花钱了。

现在赵玉洁的身体还很虚弱,要每周三次到医院透析,不可能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陶泥制作中。而且做一个泥塑作品也非常耗费时间,出工比较慢,大点的泥人作品,赵玉洁常常需要捏一星期。由于耗时太长,赵玉洁说,她的订单有点“多”的做不完。

赵玉洁希望有更多的陶泥爱好者能够联合起来,组成一个团体,大家一起同命运抗争,制作出更多精美的作品,通过自己的双手挣钱。

父亲节礼物:筹拍微电影记录如山父爱

赵玉洁可爱的泥塑作品和自立自强的故事在朋友圈越传越广,逐渐康复的她精神状态也有了很大的改观。

2017年4月,生病后的第四个父亲节就要到了,慢慢好转的赵玉洁想送给父亲一份与众不同的礼物。她想把父亲为她所做的一切记录下来,留作念想。

今年4月初,赵玉洁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与峰峰矿区影视家协会取得了联系,向他们讲述了自己与父亲的故事,想请求他们帮自己拍摄一部微电影。在当地多个部门的支持下,以赵玉洁和其父亲为原型的 微 电 影《山》开拍了。

经过一个多月的紧张拍摄,微电影《山》终于在5月底杀青了。6月18日晚,这部微电影在邯郸市峰峰新市区世纪广场举办了首映式,献礼父亲节!

影片完成后,赵玉洁曾和父亲一同观看,少言寡语的父亲眼里噙满了泪水。“小时候,父亲拉着我去爬山,我经常采一大束不知名的花。在我心里,父亲就是山,我就是山上的花。父亲,是我一生的靠山。”赵玉洁说。 ■文/本报记者刘冉

■供图/赵玉洁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