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节目从“泛娱乐”到“泛文化”——--综艺范儿文化核儿现在的节目这么玩儿--河北青年报2017年06月22日A16版:文化·视点--河北青年报电子版
日期查询:2017年06月22日
综艺节目从“泛娱乐”到“泛文化”——

综艺范儿文化核儿现在的节目这么玩儿

曾经,文化和综艺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前者站在鄙视链的顶端,后者占据收视率的榜首,互相羡慕着、仇恨着。但这几年,有一种叫文化综艺的节目形式不断刷新观众的认知,而且还慢慢火了,悄悄改变了中国的综艺生态环境。

今年起,从年初《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突然霸屏,到现在《圆桌派》《了不起的匠人》《晓说2017》等“泛文化”节目矩阵强势来袭,观众们突然发现,这年头没点文化连综艺节目都看不懂了。

现象 电视台文化综艺逆袭成功

春节期间《中国诗词大会》一夜刷爆朋友圈,腹有诗书气自华的选手们一个个成了“网红”。随后接档的大型文化情感类节目《朗读者》,几乎期期都营造一个热点话题,在不久前闭幕的第23届上海电视节上,《朗读者》最终摘得了“最佳季播电视节目”白玉兰奖。

文化综艺节目的爆红仿佛在一夜之间,但实际上已经默默耕耘了很多年。

早在2011年,湖南卫视就在深夜档推出过趣味解读姓氏文化的节目《非常靠谱》,该节目已于2012年12月30日最后一期播出后停播。睿智风趣的主持人汪涵,跟历史专栏作家、中文系教授等,一起聊姓氏知识、传奇故事。

2013年央视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横空出世,重新唤起人们对汉字的热情和骄傲。同年,河北卫视推出的《中华好诗词》是全国首档诗词类节目,已经播出了四季。当年河南卫视的鉴宝类文化综艺节目《华豫之门》,也是该台的常青节目,上周最新一期节目中,有位家中藏有3800件瓷器的北京持宝人带来一对洪宪年制的帽筒。

2014年央视顺势推出《中国成语大会》,用娱乐的形式传播成语中蕴含的人文内涵。2015年文化综艺节目更为密集,成为电视荧屏的新风景,有央视的文化传承类综艺节目《叮咯咙咚呛》,浙江卫视的《中华好故事》等。

到了2016年,全国卫视开播的文化类电视节目达数十档,可谓成功逆袭。央视的《我有传家宝》是文化收藏类节目,通过一把木梳、一盏青灯,讲述一段段温暖感人的故事,传递着生生不息的人文精神。去年年初《我在故宫修文物》走红之后,“工匠精神”“匠心”等词瞬间席卷了各行各业。顺应时代的呼唤,北京卫视推出了文化体验节目《非凡匠心》。

2016年底,先网后台的《见字如面》在社交网络持续发酵。进入2017年,《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接踵而来,让这股文化的“清流”成为沸腾的“热流”。各大卫视趁机精雕原有品牌、上线新的文化综艺节目,比如浙江卫视倾心打造的《中国诗词盛典》即将播出。本月底,湖北卫视的《非正式会谈》也将正式播出,这是一档“外国人用中文搞事情的文化访谈类节目”。

网站端出“泛文化”饕餮大餐

文化综艺节目不仅在电视荧屏火爆,网综这两年进入快车道,各类节目层出不穷,其中文化综艺节目也渐成规模。上周的上海电视节上,优酷一口气发布了《观复嘟嘟》《一千零一夜》《晓说2017》《造物者》《再见李敖》《百心百匠》《缤纷水果传》《你好!老傢伙》《圆桌派》第二季等20档文化类脱口秀、真人秀、纪录片、轻综艺节目。优酷自2015年就开始布局的“泛文化”内容矩阵,至此已初步形成。《晓说》2014年曾火爆一时,今年高晓松携《晓说2017》回归优酷,照样谈古论今,新解名著,关照人生。而马未都则以物为证,在《观复嘟嘟》中穿越历史与当下。《你好!老傢伙》中,王珞丹将驾车开启一段寻找传统手工艺的旅程。

今年年初,83岁的台湾作家李敖被曝罹患恶性脑瘤,最多还有三年,他要通过《再见李敖》跟这个世界告别,都会有谁来见他“最后一面”呢?《缤纷水果传》是一档美食题材的纪录片,你不想知道你吃的水果里都有什么故事吗?

爱奇艺的文化综艺节目没有这么多,但去年“唱着歌儿聊方言”的《十三亿分贝》颇受欢迎。不久前刚结束的《奇葩说》堪称现象级网综,这档“严肃的辩论节目”今年以近4亿的招商额创下网综招商记录。本周六(6月24日)即将在爱奇艺上线的超级网综《中国有嘻哈》,是投资超2亿打造的中国首档Hip-Hop文化推广节目。

形式 说白话、接地气,对严肃文化做亲民解读

不管是电视文化综艺还是网络文化综艺,一档节目出来,总是迅速成为热门话题,刷爆年轻人的朋友圈。这些节目在PC和移动端的点击量也十分惊人,《非凡匠心》第一季在北京卫视播出后,10期节目在网络的总播放数超过5000万。4月7日回归优酷以来,《晓说2017》总播放数超过一亿。

为什么文化综艺节目在今天如此受青睐?

当然有大环境的原因,近年来国家提倡文化自信,对传统文化的挖掘日益精深。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高而不冷”,都包装成观众喜闻乐见的清新面貌。《非凡匠心》首期节目中,张国立、王刚、张铁林“铁三角”聚首,插科打诨,制造了不少活泼的细节,让节目更接地气。最后一期,为了酿一坛“匠心酒”,张国立赤足上阵,让人感受到明星的真性情。

安徽卫视的《中华百家姓》在宣传时特别会“蹭热点”。粉丝喊话陈伟霆:“如果将来你不娶我,我就找一个跟你同姓的嫁了。”该节目官微不失时机发布一条:“在中国,陈姓可是大姓,七千万的人口位居第五位……”

文化网综在这方面走得更远。《奇葩说》虽然说的都是职场、雾霾、单亲妈妈、成长、慈善等厚重话题,但嘉宾的说话方式,分分钟消弭距离感。“听《晓说》就是听高晓松侃大山,《圆桌派》也“闲聊中见真章”的节目,主持人窦文涛和梁文道、许子东、徐冰等一众嘉宾围着圆桌品着茶,男色、出轨、网红、女德、好古等话题聊得火花四溅。还有《了不起的匠人》,跟随着志玲姐姐特有的娃娃音,一个个匠人的手艺生活、一件件器物的精妙技艺、一个个地方的人文风情逐一展现。

在上海电视节“白话·文——2017泛文化全媒体创新会”上,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高级副总裁王平表示,说白话、接地气才是文化的互联网表达,“内容更加亲民,分发更有效,调性更年轻,表达更多元,手法更时尚,这是优酷对白话文的解读。”

意义 传递知识,打开思考,喂饱饥渴的灵魂

文化综艺节目走红一个首要好处是,便于知识的分享。

这些节目的主持人和嘉宾都是知识广博、饱览群书、见识非凡的人,不经意的只言片语间就传递出大量知识点。《晓说》就一把扇子一张椅子,托底的是高晓松多年知识与阅历的积累。《金瓶梅》对文学的贡献,明末社会资本主义萌芽、中国摇滚的黄金时代、一张唱片是怎样诞生的、录音大师的神技能……一边听一边绷紧了弦生怕错过哪句话。

8年前记者曾采访过“赫连勃勃大王”,但直到看最近一期《圆桌派》才知道,原来这个名字来自五胡十六国时代大夏国的一个君主,他也是中国游击战之祖,“特能打,大夏国兴盛起来,连建立南朝宋的刘裕都给打跑了,他基本上把北中国大半部分都占了。”

从来都把《家》《春》《秋》当成批判封建礼教的作品,但许子东教授说,在《家》中,觉民评价鸣凤是个“刚烈”的女子,恰恰反映了作者潜意识里的封建价值观。

对这类节目,大家普遍的意见就是,一边听故事一边学知识,太好了。但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真正打开全民思考的阀门。

四季《奇葩说》,每一场节目你都会被一个或多个论点所惊艳。最后一场节目中,导师罗振宇说,自己此前每次看《奇葩说》,都是一场高频率的自我的破碎和重建过程,他享受这样的成长。而在这场辩论中,“灰度认知,黑白决策”“成长的本质不是提高,不是向好,成长的本质是变得复杂”,罗振宇提供的很多观点,不仅让普通观众如醍醐灌顶,连导师蔡康永都发出“啊”的惊叹。“以包容的姿态接受多元化的价值观”是《奇葩说》的核心价值,也是很多节目都坚守的。不管在优酷录《晓说》还是在爱奇艺录《晓松奇谈》,高晓松都强调,自己只是提供一种思路。

在这个浮躁的社会,文化综艺节目的走红反映了民众的文化刚需。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我们需要更多有趣的文化类节目,来喂饱大家“饥渴的灵魂”。

■文/本报记者张翠平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