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06月27日

父亲病危急需医治费用难住姐弟仨

列夫·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的开头第一句曾写道: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中年丧妻的元氏县苏阳乡南苏阳村村民高树军,性格内向、坚韧顽强,妻子离世后,他一人既当爹又当妈,照顾三个孩子。

6月19日,不幸再次降临到高树军的头上,他骑电动车时遭遇事故,导致颅内出血、左侧脑疝、颅底骨折、左侧瞳孔放大、左侧肋骨锁骨骨折、肺部搓伤,目前仍住在重症监护室没有脱离生命危险。近日,高树军的大女儿高艳联系本报,求助社会好心人救救她的父亲。

帮办事由

搬进新房半年妈妈就去世了

高艳介绍,她生活在一个五口之家,在她的印象中,爸妈的感情特别好,从未红过脸吵过架。出嫁后,有两个孩子的她,每次回家,爸妈都高兴地带外孙子在院里玩耍,一家人其乐融融。“妈妈热情开朗,相比之下,爸爸的性格偏内向。随着大弟弟年纪渐长,在父母的打拼下,2015年,我家在村里终于盖起了一间敞亮的新房子,全家人搬进了新家。可搬进新家没半年,妈妈就检查出患有肝癌,此后,妈妈就长期在医院治疗。花了十几万元,还是没能留住妈妈,2016年下半年,她魂归故里。”高艳一提到妈妈就泪流不止。

高艳称她有两个弟弟,大弟弟高康今年17岁,为给妈妈治病,节省家里的开支,他主动提出辍学外出打工;二弟14岁,在上初中,需要住校;妈妈去世后,家里只剩下父亲一人。从此,高艳回家的次数更频繁了,只要有空闲时间,她就带孩子从婆家赶回娘家,给爸爸洗洗衣服、做顿饭、收拾下屋子,“最主要的还是想让孩子陪陪爸爸,给爸爸找点事做,他就不会总思念妈妈。”

签病危通知书时脑子一片空白

“妈妈去世后,爸爸变得更加内向,两个弟弟还未成年需要他抚养。他虽嘴上不说,心里却憋着一股劲,想撑起这个家。”高艳说,爸爸一个人既要照看地里的活,闲暇时还要到各村打零工挣钱,紧衣缩食,厨房里一摞摞的方便面桶让她看了十分心疼。

祸不单行,6月19日下午14时左右,高艳突然接到弟弟的电话,“爸爸出车祸了,在元氏县中医院,赶紧去。”放下孩子,高艳赶紧奔赴医院,没想到,医生第一个通知她的就是让她签署病危通知书。“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发抖地拿起笔来,都想不起来爸爸的名字。”高艳回想起当天的情形,称自己长这么大都没这么无助过。可弟弟年纪都还小,她必须承担起大姐的责任来,安慰好两个弟弟。她日夜守护在重症监护室的病房外,祈祷父亲能早日醒过来。

帮办调查

“没了爸爸,我们就真的没家了”

对于高树军当天如何出的意外,家里人都表示“不清楚”。据高树军的父亲介绍,当天,他一早骑着电动车出了门,中午也没回家吃饭,下午就出了意外。据大家推测,可能是高树军骑电动车时撞上了路边的电线杆。

记者赶往高树军出意外的现场查看时,看到被撞电线杆的一侧还遗留着黑色的刮痕。在距离电线杆2米处,高树军电动车上的一面后视镜还留在原地。据高树军的姑姑介绍,当天她途径现场时,看到侄子高树军躺在地上,头部全是血,已经失去意识。她赶紧找人打了120,至于人什么时候怎么出的意外,她也不知道。

在元氏县中医院,记者见到了该院外科主任李星光,李主任介绍,当天给高树军检查发现他颅内出血,左侧脑疝,左侧瞳孔放大,左侧肋骨和锁骨骨折,肺部搓伤,一直在重症监护室里没有脱离生命危险。“有爸爸在,我们还有个家,要是没了爸爸,我们就真的没家了。”高艳说,目前爸爸住院已经花了5万多,她拿了一万多,之前给妈妈治病时亲戚朋友也都借遍了。现在爸爸的治疗费实在是没有着落了,希望能得到社会的帮助,救救她的爸爸。

■文/河北青年报帮办记者朱丽娟

■摄/河北青年报帮办记者崔华瑞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