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06月28日
“塞罕坝精神”创造“人间奇迹”

55年塞罕坝人建成百万亩林海

春季冰消雪融,一片新绿;夏季万顷绿毯,绣满鲜花;秋季湖光山色,层林尽染;冬季银装素裹,雪映青松。这里是河的源头、云的故乡、花的世界、林的海洋。这就是全国摄影界钟爱的风水宝地,被誉为“拍不烂”的塞罕坝。

建场初期,塞罕坝气候恶劣、沙化严重、人烟稀少。55年后,塞罕坝人经过几代传承接力,植绿荒原,铸就了“忠于使命、艰苦创业、科学求实、绿色发展”的塞罕坝精神,创造了“变沙地为林海,让荒原成绿洲”的人间奇迹。

面对历史上美丽高岭的不堪

有这么369个人发誓改变“风沙逼城”美丽高岭一度变成茫茫荒原

“塞罕坝”系蒙汉合璧语,意为“美丽的高岭”。历史上的塞罕坝,久负盛名。这里水草丰沛、森林茂密、禽兽繁集,是出了名的天然名苑,辽、金时期被称为“千里松林”。

公元1681年,康熙在此设立了“木兰围场”(满语,意为哨鹿狩猎),塞罕坝是“木兰围场”的重要部分。据史料记载,自康熙二十年至嘉庆二十五年的139年间,康熙、乾隆、嘉庆共在“木兰围场”“肄武、绥藩”105次。

然而至清末,国势衰微,内忧外患。为弥补国库空虚,“木兰围场”不幸成为牺牲品,被开围放垦,树木砍伐殆尽,加之山火不断,到解放初期,原始森林已荡然无存。

昔日“美丽高岭”变成茫茫荒原,林木稀疏、人迹罕至。久而久之,塞罕坝因林木稀缺,风沙大作,“风沙紧逼北京城”。

369人的队伍发誓搞一次壮举

新中国成立后,为改变“沙临城下”的严峻形势,林业部决定在河北北部建立大型机械林场。1962年2月14日,林业部下达文件,林业部承德塞罕坝机械林场正式组建。两年后,也就是1964年2月24日,国家计划委员会批准塞罕坝机械林场总体规划设计方案,当时有四项建场任务,包括建成大片用材林基地,生产中、小径级用材;改变当地自然面貌,保持水土,为改变京津地带风沙危害创造条件;研究集累高寒地区造林和育林的经验;研究集累大型国营机械化林场经营管理的经验。

然而历史积患何其难除,要再造一个林场,离不开人才,尤其是专业人才。林业部为塞罕坝林场配备了一支高规格、精干的创业队伍。这支队伍,人员结构合理,层级分明,地域广阔。来自全国18个省市,平均年龄不到24岁。

承德专署农业局局长王尚海任党委书记、承德专署林业局局长刘文仕任场长、林业部工程师张启恩任技术副场长、丰宁县副县长王福明任副场长,由53人、47人和27人组成的承德农业专科学校、东北林学院、白城林业机械学校共127名大中专毕业生,与原承德专署塞罕坝机械林场、围场县大唤起林场、阴河林场的242名干部职工一起,一支369人的创业队伍就这样建起来了。

就是这369人,拉开了塞罕坝林场建设的大幕,发誓要搞一次壮举。

创业之初的塞罕坝何其艰苦

食住行都困难的情形下开创育苗新方三个词诠释自然环境的艰难

上世纪60年代,塞罕坝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生存、创业环境呢?

气候恶劣,这是第一个词。有这样一组数字:极端最低气温零下43.3℃,年平均温度零下1.3℃;年均无霜期64天。一位老职工回忆说,“冬季是最难熬的,滴水成冰,几乎天天下雪,雪深没腰,大雪被风一刮,屋内就是一层冰。”除了寒冷,就是风沙了,塞罕坝年均六级以上大风日数76天,有句谚语说,“一年一场风,年始到年终”,形象地比喻了风沙的恶劣。

缺食少房,这是第二个词。刚建场的塞罕坝只有少量房屋,大家无处栖身,就住仓库、车库、马棚,还是住不下,就搭窝棚;缺少粮食,就吃全麸黑莜面加野菜;缺少副食,多数时间只能吃咸菜。

偏远闭塞,这是第三个词。当时的塞罕坝到县城没条像样的路,近100公里的路开车要走整整一天,汽车没几辆,主要交通工具是马车。冬季大雪封山,人们基本就相当于与世隔绝了。

开创全光育苗破解苗木供应问题

初来乍到,这些热血青年如被当头泼下了一瓢冷水,每个人的理想和意志都面临严峻考验。

创业初期,因缺乏在高寒、高海拔地区造林的成功经验,1962、1963年连续两年造林成活率不到8%。极其艰苦的工作、生活条件,和连续的造林失败,动摇了大家的信心,林场内刮起了“下马风”。关键时刻,四位场领导及时顶上,王尚海、刘文仕、王福明、张启恩不约而同地把家从北京、承德、围场搬到塞罕坝,破釜沉舟,以定军心。

创业者们很快发现了造林失败的原因:外地苗木在调运中容易失水、伤热,且适应不了塞罕坝风大天干、异常寒冷的气候。于是,塞罕坝人决定自己育苗,改进了传统的遮荫育苗法,在高原地区首次成功实现全光育苗,彻底解决了大规模造林的苗木供应问题。

九转功成换新天

荒寒的塞北高原再现百万亩“林海”塞罕坝人含泪创下全国保存率之最

1964年春天,塞罕坝造林516亩,成活率达到了90%以上,造林季节也由每年春季造林发展到春秋两季造林,多时每天造林超过2000亩,最多时一年造林达8万亩。

然而创业历程总是充满坎坷。1977年,林场遭遇“雨凇”灾害,57万亩林地受灾,20万亩树木一夜间被压弯、压折;1980年,林场又遭遇百年不遇的大旱,又有12万多亩树木被旱死。

但塞罕坝人是击不垮的,他们含泪清理受害林木,立志靠双手从头再来。到1982年,林场超额完成造林任务,在沙地荒原上造林96万亩,总计3.2亿余株,按株距1米计算,可绕地球8圈;保存率70.7%,创下当时全国同类地区保存率之最。

林场森林资产总价值为202亿元

半个多世纪以来,三代塞罕坝人在塞北高原营造了百万亩“林海”。

阻沙涵水、净化空气、调节气候、拱卫生态、旅游休闲……塞罕坝的森林生态系统,每年提供着超过120亿元的生态服务价值,被誉为“华北的绿宝石”。

林场累计上缴利税近亿元,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森林旅游带动了周边的乡村游、山野特产、手工艺品等外围产业,每年可实现社会总收入6亿多元。林场有林地面积由建场前的24万亩增加到112万亩;林木总蓄积由建场前的33万立方米增加到1012万立方米,累计为国家提供中小径级木材192万方。中国林科院核算评估,林场森林资产总价值为202亿元。

前人栽树后人科学“守业”

塞罕坝精神助力美丽河北建设

“创业难,守业更难”。新一代塞罕坝人牢固树立现代林业经营理念,立足生态建设,把“造林保护”与“生态利用”有机结合起来。从资源管护入手,巩固生态建设成果。始终把“不发生森林火灾就是最大的经济效益”作为指导思想,取得了建场以来从未发生森林火灾和有虫不成灾的优异成绩。

造林不仅靠精神还要靠科学。塞罕坝人运用科学知识,独立自主地解决了在高寒地区育苗、造林的一系列技术难题。从优化结构入手,推进林业永续发展。塞罕坝林场不断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培育林业产业新的经济增长点,实施了森林旅游、绿化苗木和引进风电项目等一批优势产业。

曾经是林场支柱产业的木材产业,随着产业结构的优化,木材产业收入占比由90%以上降至50%以下。

塞罕坝人在河北纬度最高、气温最低、无霜期最短、立地条件较差的坝上高原,建成了华北地区人工林规模最大、长势最好、生态环境最优、经济效益较高的百万亩“林海”,用忠诚和执着凝结出了“忠于使命、艰苦创业、科学求实、绿色发展”的塞罕坝精神。

2010年,塞罕坝机械林场荣获国家林业局“国有林场建设标兵”称号,2014年,荣获中宣部“时代楷模”称号。当代塞罕坝人被授予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河北省先进集体”、“森林中国·首届中国生态英雄”等荣誉称号。

党的十八大提出了“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目标,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五位一体”建设的总体布局。塞罕坝人以此为目标,把修复自然、保护生态、实现可持续发展作为永恒追求,立志把塞罕坝建成社会主义新林场,为京津地区构筑起一道坚实的生态屏障,为建设美丽河北贡献更大力量。

塞罕坝机械林场

塞罕坝机械林场是河北省林业厅直属的大型国有林场,是国家森林公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河北省最北部围场县境内,与内蒙古自治区克什克腾旗、多伦县接壤。

地貌以高原和山地为主,海拔1010-1940米,是滦河、辽河两大水系的发源地之一。塞罕坝极端最高气温33.4℃,最低气温-43.3℃,年均气温-1.3℃,年均积雪达7个月,最早降雪记录是8月26日,最晚降雪纪录是6月10日,年均无霜期64天,年均降水量460.3毫米,年均大风日数53天,是典型的半干旱半湿润寒温性大陆季风气候。

与建场初期相比,塞罕坝及周边区域小气候有效改善,每年涵养水源、净化水质1.37亿立方米,吸收二氧化碳74.7万吨,释放氧气54.5万吨,造林成活率达95%以上,被誉为“华北绿肺”、“天然氧吧”。

■文/本报记者张蕾 ■摄/本报记者崔华瑞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