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06月28日
为圆肝癌晚期患者的夙愿,医护人员全力抢救30小时——

只为他能见亲人最后一面

近日,网上流传着这样一张照片:在医院走廊里,一位病人家属隔着值班室玻璃门,对着里面深深鞠躬后转身默默离开……她为什么要给医生鞠躬?这里面又隐藏着怎样的故事?昨日(27日),记者联系了事发地秦皇岛市抚宁区人民医院,了解了故事的真相。

患肝癌男子被工友送进医院

秦皇岛抚宁区人民医院内二科主任韩丽杰讲起这个故事,感慨颇多。她说,这是她从医26年来心情最复杂的一次救治,家属的鞠躬深深得震撼了她的心灵。

事情还要从3月1日说起。那天,刘奇(化名)被工友搀扶着来医院就诊。当时的刘奇四肢瘦弱,肚子却特别大,双腿浮肿连步都迈不开。经过检查,医生发现他患有原发性肝癌,病情十分危急,需立即住院治疗。

“因为病人病情比较严重,医生需要跟家属反复交代病情及不良预后,但陪伴在他身边的只有工友,不见家人。”韩丽杰说,通过刘奇的工友得知,刘奇是辽宁人,他在儿子七八岁时和妻子离婚,后离家外出打工,已20多年没和家人联系,过年都没有回去过。

刘奇从不主动说话,对家里的人和事也很少提,韩丽杰说,有几次查房时见他一个人出神,似乎有什么心事。

离世前终于见到妹妹和儿子

身患重病,身边却没有家人陪伴,加上他的病情已经恶化,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应该赶紧帮他联系家人来医院。”韩丽杰和刘奇的工友达成一致,开始行动起来。

因为刘奇没有身份证,只能根据大概地区,通过派出所寻找他的家人。皇天不负有心人,大家几经周折终于联系上了他的妹妹。可他的妹妹从辽宁赶来还需要时间,这边刘奇的病情却在持续恶化,一天比一天衰弱,陷入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

“一定要让他见到亲人最后一面。”监护、吸氧、液路、强心、升压、兴奋呼吸中枢……医生密切关注着刘奇的生命体征,每隔几分钟就看一下监测仪,及时用抢救药延续刘奇的生命。

3月5日凌晨,刘奇的妹妹和儿子终于赶到了医院。弥留之际的他面对家人哭泣和呼唤虽已不能再回话,眼角却流下了泪水,嘴里一直低语:“我要回家、回家。”阔别了20多年的亲人和故乡,成了他心底最深的渴望。

久别重逢的亲人一见面就是生死离别,残酷的现实让在场医护人员心里都很酸楚。为了让他和家人多呆一些时间,最后的30多个小时,医护人员反复抢救,有时甚至每隔10分钟就要抢救一次,医生累得瘫软在地。遗憾的是,刘奇还是在3月6日下午6时左右离世了。

“家属的鞠躬是最珍贵的回馈”

3月6日一整天,韩丽杰一直在参与抢救,这一切,都被刘奇的妹妹看在眼里。刘奇离世后,韩丽杰劝家属节哀,让她没想到的是,一脸悲痛的刘奇妹妹郑重地给她鞠了一躬。“这一鞠躬深深得震撼了我,我当时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工作26年,感谢的话听了很多次,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这是家属对我们工作的认可。”韩丽杰告诉记者,从病人入院到离世虽然只有短短的5天,却让她和所有的医护人员经历了一段漫长的心路历程……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一早到单位时,6日晚上值班的医生张述祥告诉她,刘奇的妹妹临别前隔着值班室的门还鞠了一躬。当他看到那一幕推门追出去时,她的身影已经远去。大家调出了当天的视频监控,果然看到了让人动容的画面,很多医护人员都将视频截图保存在自己的手机里。

“这些图片有治愈系的功效,工作累了、受了委屈,只要看到它,就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医生最需要的是理解,病人家属的鞠躬是对大家工作的肯定和激励,是对医生最珍贵的回馈。”韩丽杰说。

■文/本报记者朱丽娟通讯员杨冬梅

■供图/秦皇岛市抚宁区人民医院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