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06月29日
交通运输部公开2016年度收费公路账本——

收费公路8成支出用于还本付息

在各地发布本行政区域数据的基础上,交通运输部28日汇总发布2016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这是我国第四次向社会公开收费公路统计结果。这份共有230个统计指标结果的明细账本,与百姓生活出行密切相关。通行费的收入和支出都用在哪儿了?债务规模扩大,如何防控债务风险?如何实现有效监管?

收支情况 去年收费公路通行费收支缺口-4143.3亿

统计公报显示,2016年度,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收入4548.5亿元,比2015年增加450.7亿元,增长11%;支出总额8691.7亿元,比2015年增加1406.7亿元,增长19.3%。支出大于收入,收支缺口为-4143.3亿元,比2015年增加956亿元。

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虞明远分析,相比2013年~2015年收支缺口增速,2016年收支缺口增幅30%,“虽然收支缺口进一步扩大,但增速明显放缓。这是相比往年最明显特点”。

虞明远说,“每年的通行费收入单指收取的通行费,不含高速公路运营公司的其他收入,如高速公路服务区、投资等收益。收支缺口,通俗地说就是‘流水账’。”

统计公报显示,收费公路支出中超过8成用于偿还到期债务本金和利息,其余2成用于养护管理、公路及附属设施改扩建以及税费等其他支出。“在稳增长、扩内需、提高供给品质的大背景下,我国中、西部地区高速公路里程规模、建设投资总额仍处于快速增长阶段,因此还本付息支出随之增加。”虞明远说,从2016年收费公路支出结构看,其中55%用来偿还债务本金、26%用于偿还利息。与2015年相比,2016年偿还债务本金增加了36%。“这是收支缺口增大的最主要原因。”

建设资金 64%的收费公路建设投资来自银行贷款

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收费公路累计建设投资75857.5亿元,比2015年净增加6369亿元;债务余额48554.7亿元,比2015年净增加4061亿元,增长9.1%。债务为何越来越大?“新增的债务余额主要是新通车高速公路建设投资中新举借的银行贷款本金和其他债务本金。”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王伟介绍,收费公路按属性分为政府还贷公路和经营性公路两种。前者由交通主管部门利用贷款或举债修建;后者由国内外经济组织投资建设或有偿受让前者收费权获得。“目前债务性资金占整个投资额69%,其中银行贷款比重约占整个投资额64%。”虞明远说,政府性投入不足,加上社会资本参与积极性不高,过度依靠银行贷款是导致债务增加的主要原因。

王伟表示,由于新增债务主要是新建高速公路带来的,因而今后每年增加的债务可能逐步回落。“截至2016年底,国家高速公路网已建成通车9.92万公里。根据国家高速公路网规划,到2030年将达11.8万公里,目前实际建成的比例已占约84%。”“目前,债务增长是阶段性的,总体上仍在有效偿还,风险可控。”虞明远表示,随着高速公路向老少边穷地区延伸,建设成本会越来越高,而通行收入相对较低,要高度关注其债务水平。

减免费用

2016年重大节假日小客车减免通行费237亿元

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收费公路里程17.11万公里,占公路总里程469.63万公里的3.6%。截至2016年底,全国收费公路共有主线收费站1575个,较2015年底减少13个;2016年,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减免总额为689.2亿元,约占实际通行费收入15%,其中重大节假日小型客车免费通行减免237.8亿元。“收费公路占全国路网体系不足4%,普通公路占路网体系比例达96%。”虞明远说,“公路运输如果成本过低,就会导致原本适宜水路、铁路的运输转嫁到公路上来,不利于物流业降本增效。未来可以探索差异化收费机制。高速公路定价机制以总体运营成本为标准,根据拥堵情况定价,根据车流量进行差异化收费。”

按照有关规定,交通运输部职责主要是收费公路政策制定和行业监管,不直接介入收费公路建设融资、收费审批和经营管理。

王伟建议,建立规范的收费公路特许经营制度,按照市场规律依法保护收费公路投资者、债权人合法权益;充分引进PPP、专项债等投资模式,提升收费公路政策对社会资本的吸引力。 ■文/新华社、交通运输部网站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