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06月29日
6月24日,勒泰中心五楼守望者大剧院正式开业——

打造省会首家儿童剧院线

还记得勒泰中心五楼的红太阳剧院吗?6月24日下午,一场隆重热烈的开业仪式在这里举行,原来观众熟悉的红太阳剧院,摇身一变,成为以儿童剧演出为主的守望者大剧院。

剧院股东杨旭告诉记者,在儿童剧演出相对稀缺的石家庄,他希望把守望者大剧院打造成一个儿童剧院线,不仅给河北省的演出团队提供演出基地,也把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优秀儿童剧带到石家庄。

守望者大剧场主打儿童剧

守望者大剧院的开业仪式办得隆重又热烈,尤其是20位打扮成花仙子、白雪公主、蝙蝠侠、蜘蛛侠、超级马里奥等“各路神仙”的小朋友穿梭在现场,摆出各自的招牌动作拍照留念,仿佛一个欢乐的儿童嘉年华。

他们是剧院通过CosPlay大赛选出的小VIP会员,获得一年免费看剧院所有儿童剧演出的资格。著名主持人方琼来到现场,为盛装打扮的小贵宾们颁发了会员证书。

气球、彩带、七彩的童年梦想,开业仪式的氛围明确凸显了守望者大剧院的主营项目。杨旭告诉记者,“剧院开业后,每周末都有演出,其中儿童剧演出比重要占百分之八十。”记者在现场看到,为了打造更舒适的演出环境,剧院在软装上进行了儿童化改造,墙壁、走廊贴满大幅卡通图案的壁纸,就连剧场的过道都贴上卡通图案的贴纸。

想打造一个儿童剧院线

演出形式这么多,为什么主打儿童剧?杨旭直言不讳地表示,因为石家庄儿童剧演出资源太少了。

虽然近年来河北省话剧院在儿童剧创作上屡出精品,演出也输送到了外省(今年跟山西大剧院“小怪兽”儿童剧场签订了30场的全年战略合作协议),河北省杂技团也有为儿童量身打造的杂技儿童剧《蔬菜总动员》,但不管是省话剧院的儿童剧场还是省杂技团的天缘剧场,演出并不是常态化的。

杨旭说:“我刚有了孩子,孩子没地儿玩,电影还看不了,儿童城都是那几样东西,没什么意思,接触不到一些新鲜的玩意,所以我就想做这个事。”守望者大剧院不仅要做石家庄首家以儿童剧演出为主的专业剧场,杨旭还设想将其打造成一个儿童剧院线,不仅可以作为省话剧院、杂技团、歌舞剧团的演出基地,也接洽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儿童剧巡演。

6月份,守望者大剧院试营业的时候,有美国潘多斯儿童剧团特邀请中国著名戏剧专家团队联合打造的《人猿泰山》,带小朋友们探险神秘丛林;也有大型魔幻剧《爱丽丝梦游泡泡仙境》带来源自韩国的神奇魔术,让小朋友沉浸在瑰丽惊艳的泡泡世界。本周末,给小朋友带来的是多媒体儿童励志轻喜剧《宫鸡女侠》,相信这只想成为天宫守护者的平凡宫鸡,一定能唤醒孩子们心中梦想的小火苗。下周,儿童音乐剧《人猿泰山》卷土重来。下个月,还有来自俄罗斯的经典儿童剧《国王的新衣》。

杨旭介绍,这些演出有的是剧院直接买入,有的是剧团跟剧院分票房。

不仅看演出,还要让孩子学到东西

“以后我们还要做望者的儿童剧团,让我们自己的演员能上台、能演剧,也会组织演出夏令营、冬令营等。”杨旭说。因为在他的设想里,守望者大剧院不光是看演出的地方,还得能让孩子学习到很多东西。

基于此,杨旭等人考察了世界各地的演出,目前正准备把一个绿色环保儿童剧引进石家庄。杨旭说,该剧目前正在全国巡演,非常火,剧中教孩子怎么扔垃圾,怎么过马路,很多环保的理念以演出的形式传递给大家。还有乌克兰的《疯狂的废纸》,演员把白纸变成了一个伟大的表演和即兴创作的源泉,奇妙滑稽的念头接踵而来,戏法无奇不有。

除了努力给大家提供优秀儿童剧内容,剧院也利用各种形式向大家普及儿童剧。在剧院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上,不定期会发诸如什么是儿童剧、为什么要看儿童剧、儿童剧有什么好处、观剧的注意事项、怎样和演员互动等内容的文章。

杨旭介绍,在一些发达国家,家长每个月带孩子去看儿童剧已成常态。苏联、日本、罗马尼亚、澳大利亚、挪威、瑞士、德国和美

国等都是儿童剧比较发达的国家。在小

小的丹麦,就活跃着300家以上的专业

儿童剧团。在欧美,当代最优秀的艺术

家大量参与到儿童剧的创作中。即便在

亚洲,日本与韩国,甚至中国台湾地区,

父母都非常重视儿童舞台剧对孩子成

长的作用,各种儿童剧团纷纷兴起。

但大陆很多城市,大家对于儿童剧的印象都停留在:陌生、票贵、找不着地看、孩子哭闹、没时间等问题。大多数家长认为直接打开电视播放动画片更实际和划算。杨旭认为,只有常态化演出才能真正辐射周边环境,培养起人们看演出的习惯,这种培养是重中之重。希望将来石家庄有更多的父母愿意带上孩子走进剧院,陪伴他们成长,感受艺术的魅力!

为了剧场“把房子都押了”

在一个空白领域做事,发挥的空间比较大,但风险也不小。

杨旭告诉记者,一般演出公司背后都有财团支持,因为做演出动荡特别大,守望者大剧院是几个股东一起做的,背后没有大财团,只能靠自己。“我把房子都押了,你就知道到什么程度了。”

试营业期间,几场演出下来,杨旭说:“还好吧,没有赔得太惨。”第一场因为前期宣传足,再加上有不少商业合作,上座率百分之八十。这场演出后,不少观众发朋友圈带动了人气,第二场居然满座,接下来的两场上座率都五六成。杨旭心态非常好,他表示,刚开始,演出能排满,上座率五六成就很满意了。“指着这个短期内是挣不着钱的,还是得培养。这个不是说三年两年就做得起来的,我们还年轻,慢慢做。”

杨旭相信,先踏踏实实把自己的事儿干好,让观众觉得掏钱值,将来肯定会有更多商业合作的。

幸好,杨旭等人是沉浸演艺圈几十年的“老司机”啦,做起来还是得心应手。另外多年的演艺资源积累,守望者大剧院除了儿童剧,也不会放过任何适合剧院的演出。开业当晚就是鹿先森“春风千里”演唱会,本月还有纪念黄家驹的演唱会,以及世界浪漫钢琴教父米冉迦·谢尔盖2017钢琴音乐会暨大师课石家庄站浪漫来袭。

杨旭介绍,守望者大剧院拥有顶级灯光音响、豪华升降舞台、高清LED屏幕、多彩灯光、水幕等,剧院设有700个座椅及VIP坐席区,可以兼顾儿童剧、舞台剧、音乐剧、相声、脱口秀、歌友会、签售会、大型晚会、新品发布等多种表演形式,也具备小型会议接待功能。

剧院目前也有意接洽金星秀和开心麻花的演出。杨旭说,在北京,几十家剧院,做儿童剧的就专做儿童剧,做音乐的就专做音乐,咱们现在还不敢做得太专一。

绝不赠票,培养观众买票习惯

“我做演出时间长了,很多明星都不愿意来石家庄演出。没人买票,蹭票特别严重。”杨旭说,其实蹭票也不怕,现场都坐满了也好看点,关键问题在于,不是花钱买来的东西,人们永远不会珍惜,他会很轻易地就否定这个事儿。“今年周杰伦太原演唱会,一开场把所有剩票当着观众面全都烧了。这个事儿有点极端,但这样做就是为了告诉你,演出买票理所应当。”

杨旭也坚持这一点,他说守望者大剧院和前几年开的守望者展演中心,一张票都不赠。“可以说我这里演出不行,吸引不了你来,但我绝对不能让你一分钱不掏就看演出。这是对演员不尊重。人家玩了多少年乐器,能站在舞台上演出,你大摇大摆来了坐着看演出,凭什么呀?”

杨旭希望培养大家买票看演出的习惯,因为是培养市场,票价都订得很亲民,不管是守望者大剧院还是守望者展演中心,所有门票都是50元至200元不等,还有家庭套票,基本买两张赠一张,“这个价位首先就让你不好意思去要票了,不值当的。”

一个人是很难对现状做出多大的改变的,杨旭说,“得有一帮像我这样的人站出来,坚定信念做这个事儿,才能至少从这一代小孩子开始,培养起买票看演出的习惯。” ■文并摄/本报记者张翠平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