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12月06日

《平原客》(33)

刘金鼎是豫中平原上一个老实巴交的花匠的儿子,花客谢之长利用刘金鼎父亲手中的一盆盆腊梅,帮助刘金鼎敲开了一扇又一扇的求学之门。自从认识“老师”李德林之后,刘金鼎更是在“权力场”中游刃有余,屡屡获益。“农科大”副校长李德林升任副省长,被赋予“草帽省长”之美誉。然而,无论头顶多少光环,李德林思想中的痼疾让其始终无法脱离土地、故乡的束缚与缠绕。李佩甫笔下的人物如同一棵棵平原上的植物,植物扎根土壤多深,人物的刻画就有多深。

■作者:李佩甫

■出版社:花城出版社

徐亚男拿起电话,拨起号来。电话接通后,唐明生说:“哪位?”徐亚男说:“是唐书记吧?我是德林家的……”

唐明生在电话里笑了:“小嫂子,你咋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有指示?”

徐亚男说:“本来不该打这个电话的,德林也不让我打……可有点事想麻烦你。”

唐明生说:“说,啥事,你说。”

徐亚男说:“是我亲兄弟的事。他开三轮车出了点事,事不大,但派出所把人抓了……”

唐明生迟疑了一下,说:“小嫂子,要叫我说,这事你真不该管。不过,你既然说了,我问一下,哪个派出所?”

徐亚男说:“花镇,花镇派出所。”

下午六点,旺家的电话又打过来了,说:“姐呀,你放心吧,旺才放出来了,是县委唐书记亲自打的电话……”

徐亚男说:“我知道。以后别给我惹事。”

到了晚上,徐亚男小心翼翼地侍候着李德林,可李德林还是一脸不高兴。吃饭的时候,李德林说:“谁让你打电话的?以后不要动不动就给办公厅打电话。这样不好,很不好。”

徐亚男很委屈地说:“水漫了一厨房,臭烘烘的,我也是没有办法……”

李德林说:“我在这儿住了七年,从来没堵过。怎么你一来就堵了?还是你不注意。”

徐亚男说:“好,好,我以后注意。”

饭后,徐亚男低眼蹙眉地偎在沙发的角上,一只手捂着肚子……

李德林看看她,说:“怎么了?不舒服。”

徐亚男蹙着眉头说:“孩子踢我。”

李德林忙走过来,蹲在她面前,说:“是么?我听听。”

徐亚男说:“你听听,还说不是儿子。呀呀,又踢呢,又踢呢。”

李德林头贴在她的肚子上,听了好一会儿,说:“回头,咱得雇个人了。”

(未完待续)

下期提示

徐亚男生了个男孩后,她就像是打了个翻身仗似的,一下子变得趾高气扬,处处以李家的功臣自居。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