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12月07日

《平原客》(34)

刘金鼎是豫中平原上一个老实巴交的花匠的儿子,花客谢之长利用刘金鼎父亲手中的一盆盆腊梅,帮助刘金鼎敲开了一扇又一扇的求学之门。自从认识“老师”李德林之后,刘金鼎更是在“权力场”中游刃有余,屡屡获益。“农科大”副校长李德林升任副省长,被赋予“草帽省长”之美誉。然而,无论头顶多少光环,李德林思想中的痼疾让其始终无法脱离土地、故乡的束缚与缠绕。李佩甫笔下的人物如同一棵棵平原上的植物,植物扎根土壤多深,人物的刻画就有多深。

■作者:李佩甫

■出版社:花城出版社

李德林跟徐亚男结婚不到三年,他后悔了。

李德林心中的悔意如滔滔江水滚滚而来……几乎肠子都要悔青了!

特别是徐亚男生了个男孩后,她就像是打了个翻身仗似的,一下子变得趾高气扬,处处以李家的功臣自居。最先,她只是对请来的小保姆呼来唤去、横眉竖眼的,动不动就把小姑娘给骂哭了。她训斥道:“那冰箱里的鸡蛋是不是你偷吃了?吃了几个,给我吐出来!”对老父亲说话也越来越不客气。老爹想抱一抱孙子,她没好气地说:“你一边去,把孩子摔了咋办?”到了后来,她竟然开始给李德林立规矩了,也是约法三章。

徐亚男刚生孩子的时候,李德林对她的关心的确是无微不至。她想吃什么,就给她买什么;在医院的时候,她让李德林给她洗脚,李德林就慌忙去打热水,给她洗脚……那时候,李德林也觉得她给李家生了个男孩,李家终于有后了。她就是李家的功臣,尽量满足她的一切要求。是啊,孩子太可爱了。那小脸、小手、小脚丫儿,肉嘟嘟的,李德林百看不厌。徐亚男也总是把孩子举起来,让他看孩子的“小鸡鸡”。李德林则生怕摔了孩子,连声说:“慢些,危险……”在那段时间里,李德林可以说是百般呵护,一直宠着她。可这么一宠,把她给宠坏了。

徐亚男生了孩子后,七天出院。往下,不管徐亚男说什么,李德林都会答应。

徐亚男说:“你说过的话,可不能不算数!”李德林说:“算数,保证算数。”徐亚男说:“你说过,只要是男孩,我就是家里的功臣。以后凡是家里的事,你都得听我的。”

李德林说:“好,好,听你的,家里的事,都听你的。”

徐亚男说:“咱有儿子了,以后,这个家,都是咱孩子的,你心里不能有别人。”

李德林说:“这你放心,除了爹,我女儿,不会再有别人了。”徐亚男说:“爹是爹,你闺女是前窝的。我说的是咱一家三口。”

李德林不想再争辩,就说:“是,你说得对。就咱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

徐亚男说:“说起过日子,我也得给你立个规矩。”

李德林应道:“你说。”

徐亚男说:“头一条,家里吃喝都是我管。你的工资和奖金,得按月上交。第二条,不准跟你的前(妻)一窝儿有任何来往。”

李德林听了,默默地,什么也没有说,也就算是默认了。

孩子满月的时候,徐亚男非要给孩子做“满月酒”,还要大宴宾客。李德林坚决不同意。李德林说:“我现在这个情况,太招摇不好,有人会说闲话。自家人一块吃顿饭就算了。”

徐亚男说:“这孩子是偷的、拐的?谁敢说闲话,我撕烂他的嘴!”

李德林看她说得这么难听,一下子怔住了。

徐亚男昂着头,说:“我给李家生了个大胖儿子,我为啥不能露露脸儿?我就是要让亲戚朋友们都知道,我给你李家生了个儿子,你李家有后了!咋?!”

李德林仍然坚持说:“不行就是不行。” (未完待续)

下期提示

孩子满月这一天,可以说是徐亚男一生中最为辉煌的一天了。在这一天里,她的头一直高高地昂着,尊严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