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12月08日

女子半年没回家房子竟然被卖了

求助原声

去年半年我没回家,今年开春发现锁被人换了,里面住的人说她已经将房子买了。房子是我的,我压根不知道这事儿,怎么就莫名其妙地卖给别人了?

——求助人:李俊芳(化名)

帮办 事由 家里住了陌生人还说买了她的房

12月5日上午,石家庄居民李俊芳(化名)致电本报称,她的房子在未经她本人许可的情况下被人卖了,房子易主,现在她已经进不了家门。

李俊芳告诉河青帮帮帮(ID:heqing-bangban)记者,2013年,她自己出资在石家庄市桥西区某小区购买了一套房子,房产证上也是写的她一个人的名字。

记者采访了解到,2016年,李俊芳因犯妨碍作证罪被邢台法院判处拘役六个月,故而没有回家,刑满释放后曾回家住了两天,家里看起来一切正常,之后回鹿泉老家居住。

今年3月,李俊芳再次来到桥西区某小区想收拾衣物,顺便住两天,但门锁被人换了,进不了家门,敲门也无人响应。来了两三趟之后,李俊芳终于在一天晚上遇到了住在房子里的陌生人。陌生人称,这套房子已被她买下,并且在村委会办理了过户手续。

此时李俊芳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刑满释放后第一次回去居住时,房子已经被卖了。“我的房子是村证,过户肯定要经过村委会,但是我本人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房子怎么就卖出去了?”王俊芳十分不解,她找过村委会多次,工作人员先是说她本人办理的手续,后又改口称是她老公办理的手续,但购房合同上落款签名显示的是李俊芳字样。“村委会说是我老公,但我打电话问过,他说不是他卖的。”李俊芳说。

帮办 调查 过户通知单上有签名但当时房主正在服刑

根据李俊芳的说法,河青帮帮帮(ID:heqingbangban)记者当即拨打了其丈夫陈超(化名)的电话想询问情况,一直是无人接听或拒接,截止发稿,记者多次拨打均未联系上陈超。据悉,李俊芳和丈夫陈超存在一些矛盾,两人已经半年多未在一起居住。

此外,李俊芳向记者出示了她的刑满释放证明书以及房子被过户给新房主的通知单。

记者看到,李俊芳的关押时间是2016年4月22日至10月18日,过户通知单上显示的办理时间是2016年7月28日,“由李俊芳同志购买的某住宅楼现变更过户为蒋敏(化名)同志名下”。李俊芳表示,当时她正在服刑,不可能签署这份卖房协议,她也不知道名字究竟是谁签的。

之后,李俊芳通过法院起诉了新房主蒋敏,但在法院审理过程中,蒋敏出示了另一份过户单,上面显示,她已经将房子卖给了一位名叫杨亮(化名)的人。

12月5日下午,了解情况后,记者前往位于桥西区的这所小区探访,按照李俊芳提供的门牌号前去敲门询问,家里无人响应。

随后,记者前往村委会办公地点,未找到村主任,门卫通过电话让记者和村主任进行了通话。记者针对李俊芳的房子是否被卖,以及卖房协议上李俊芳的签名是谁代签两个问题进行了询问。村主任仅回复称,该事件李俊芳曾通过法院起诉,希望记者通过判决书了解情况。

帮办 进展 律师认为撤诉不妥建议将第一个诉讼程序走完

据李俊芳介绍,她本是起诉的第一个购买者蒋敏,但审理过程中突然发现房子已被转卖给第二个买主杨亮后,她就申请撤诉了。

河青帮帮帮(ID:heqingbangban)记者针对此事询问了河北三和时代律师事务所律师肖妍妍,肖律师表示,此时撤诉不妥。公民的个人财产受法律保护,任何人不得侵犯。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房屋权利人可持房屋买卖合同、房屋权利证书以及房屋合同签订之时自己并不在现场的相关证据,以第一手房屋买受人为被告提起诉讼,以合同并非本人真实意思表示、签字系伪造为由,请求确认合同无效,以此来维护自身权益。

即便庭审过程中发现房屋已再次转让了,但仍建议将第一个诉讼程序走完。此时,可以将第二手房屋买受人列为案件第三人(即不要求为本案负责,但属于案件相关人),以此来将全部案件事实查证清楚,依法裁决。否则,在第一个合同效力未得到确认的情况下,仓促撤诉,再以第二手买受人为被告提起诉讼,不仅可能导致案件事实查证不清,甚至有可能根本解决不了权利人的任何问题,只是徒增诉讼成本。

■文/河北青年报帮办记者刘冉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