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12月08日

《平原客》(35)

刘金鼎是豫中平原上一个老实巴交的花匠的儿子,花客谢之长利用刘金鼎父亲手中的一盆盆腊梅,帮助刘金鼎敲开了一扇又一扇的求学之门。自从认识“老师”李德林之后,刘金鼎更是在“权力场”中游刃有余,屡屡获益。“农科大”副校长李德林升任副省长,被赋予“草帽省长”之美誉。然而,无论头顶多少光环,李德林思想中的痼疾让其始终无法脱离土地、故乡的束缚与缠绕。李佩甫笔下的人物如同一棵棵平原上的植物,植物扎根土壤多深,人物的刻画就有多深。

■作者:李佩甫

■出版社:花城出版社

徐亚男说:“你不让摆酒,我娘家这一关都过不去!哼,你不让在省里摆,我去乡下摆。这行了吧?”

李德林迟疑了一下,仍然说:“不行。”

徐亚男二话不说,上前在孩子的屁股上拧了一把,孩子哇哇地大声哭起来……她抱起孩子,对小保姆喝道:“跟我走。”

李德林只说了一个字:“你——”

就这样,徐亚男不顾李德林的反对,径直带着孩子回乡了。

孩子满月这一天,可以说是徐亚男一生中最为辉煌的一天了。在这一天里,她的头一直高高地昂着,尊严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后来,徐亚男曾私下里对人说:她这一辈子,值了。

“满月酒”是托梅陵县委书记唐明生预订的。由于是唐明生出面,不光酒水的费用全免,其他费用还打了五折。酒店的老板知道是省长大人喜得贵子,一直跑前跑后地张罗,头点得像孙子一样。

这一天,梅陵大酒店门前摆满了花篮,酒店的一、二、三层全包了,整整摆了六十六桌。在一楼大厅右首,靠门的地方,站着徐亚男,她旁边是抱着孩子的小保姆。这天,徐亚男是特意化了妆的:嘴唇鲜红;眉毛是剃了后新描的,乍一看很浓;头发是新烫的,波浪式卷着;身上穿着(城市白领们上班时穿的那种)天蓝色的制服套裙,也像模像样地缀了一朵红色的胸花;脚下是一双半高跟的缀有蓝白条纹的软面羊皮鞋,肉色筒袜,乍一看就像是摆在橱窗里的模特,很惹眼。

她站在那里,学电视里的样子,两手放在胸前,摆出了一副接见外宾的姿态。在她身后不到两米的地方,摆有一张长条桌,桌上铺着绿呢桌布,还有笔墨纸砚,那是专门给贺客们登记用的。长条桌两旁,是两棵高大的“发财树”,桌子后边,坐着徐亚男的两个弟弟,一个是旺家,一个是旺才,他们二人一个负责收红包,一个负责登记。

最先到的,自然是乡亲们。娘家人,婆家人,沾亲带故的,一群一群地拥进酒店。娘家村里人由“老驴脸”带着,“老驴脸”是他的绰号,他是村长,人们喊习惯了,都叫他“老驴脸”。“老驴脸”走到徐亚男的面前,说:“彩呀,哟哟,打嘴打嘴,男呀,咱亚男,大喜呀!省长没回来?”

徐亚男望着这个在她童年里曾多次呵斥过她、自己见了他就打哆嗦的“老驴脸”,瞬间像是报了一箭之仇,笑着说:“来了,支书伯。德林也想回来,我没让他回,怕影响不好。”

“老驴脸”说:“那是,那么大官,不回来也对。”接着又招呼说:“都记着,不能再叫彩了。亚男,咱亚男,是吧?这孩子,多虎实……”众乡亲围上来,有的挎着装满鸡蛋的篮子,有的扛着毛毯,有的提着一串新做的“虎头鞋”,有的拿着红包……有叫姐、叫妹的,有喊姨、喊姑的,叫闺女叫侄女的……夸声、赞叹声不绝于耳。

婆家人由树山伯领着,也都拥来了。李树山说:“彩呀,彩呀,头一眼见你,我就觉得德林找对人了。还是咱梅陵人啊,一炮就中。你看生了不是?李家有后了,大喜大喜!德林呢?这么大事,咋说也该回来一趟啊?”

(未完待续)

下期提示

李德林得子做“满月酒”的消息,是梅陵的县委书记唐明生有意无意传出去的。在市里开会时,他把消息透给了市委书记薛之恒。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