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12月08日

博物馆里藏着这么多绝美古村

■小翠简介

河北青年报文化记者,编辑

“乡愁·中国”主题摄影展

●时间:2017年12月5日至12月19日

●地点:河北博物院北区1、2号展厅

见不到一块砖瓦的吉林锦江木屋村,原木垒砌的木屋如同一件件木雕艺术品;轻烟朦胧、小巷通幽的浙江走马塘村,马头墙的飞檐挑角似刺破蓝天;弯弯绕绕的“吴头楚尾第一村”江西岭脚村,布满斑驳青苔的屋墙诉说着村子的古老……“乡愁·中国”主题摄影展正在河北博物院展出,展览汇集了20个传统村落的100幅摄影作品,每一张都是能当壁纸、海报的风光大片。这些被摄进镜头特色建筑、淳朴村民、手工遗迹,轻轻诉说着一个关于乡愁的故事,唤醒每个人心中最柔软的惦念。

赏风光 张张都是壁纸级别的美图

展览由北京出版集团主办,河北博物院、京版梅尔杜蒙协办,展出作品精选自10卷本《乡愁·中国》,这是一套以图文并茂的形式介绍100个中国传统村落存留、生态文明状态的图书。

策划这套图书时,出版方特别组织了“乡愁·中国”主题征稿大赛,初步征集了一部分优秀作品,并从中选拔出50位优秀选手,派往指定传统村落观察、体验、拍摄并撰写文字。编委会从大量图片中优中选优,编纂成书。随后,北京出版集团又与各大博物馆相继合作,举办了“乡愁·中国”主题摄影巡展,石家庄是继北京、天津之后的第三站。

摄影师的镜头下,或沧桑、或古朴、或秀雅、或宏阔的古村落俯仰皆景,美不胜收。为了让观者以最全面的视角去解读村落,品味乡愁,一些摄影师不惜动用了航拍设备拍摄大视野的图片。比如一幅江西婺源县游山村的俯瞰图,绿野平畴间,几间白墙黑瓦的房子错落在一隅,给人一种质朴安宁的感觉。俯拍的福建初溪村则宏阔壮观,5座圆楼和31座方楼组成的土楼群如北斗七星排列,灰黄的土楼和谐地与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融为一体,组成一道奇异瑰丽的人造景观。

还有扎根在群山中的河南漏子头村,背靠悬壁,面向断崖,生存环境之险绝令人感慨,但村民们见缝插针筑坝造田,愣是耕耘出一幅烟火人间的热闹景象。无独有偶,河南的郭亮村三面环山一面临崖,虽然云遮雾锁酷似仙境,但也世代与世隔绝。为了不让子孙再被困在山上,村中13名硬汉以血肉之躯当了一回“愚公”,愣是在119米的绝壁上打出一条“绝壁长廊”。

看建筑 北方木屋村南方马头墙

摄影以传统村落为主题,村子当然离不开建筑,从展出的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木头的、石头的、砖瓦的各种建筑,有的典雅肃穆,有的恢宏大气,有的繁复精致,但无一例外都散发着历史的味道,也保留了被史书遗忘的千千万万劳动者的聪明才智。

锦江的木屋村,木墙、木瓦、木烟囱、木栅栏、木柴垛,整个村庄见不到一块砖瓦,令人称奇。北京爨底下村是一座全部由四合院组成的村庄,这里的院落大多没有繁缛的斗拱、绚丽的彩画,但厚实挺拔、方砖铺地,等级森严,典型的北方民居风格。

南方村落多是以“白墙黑瓦、马头墙”为主要特色的徽派建筑,青瓦翘檐、风火白墙、青石板路,自有一种温润的江南风光。比如湖南高椅村的建筑技术为典型的明代江南营造法式,又夹杂着沅湘特色和侗家风格,每家每户独自的小院各自“天人合一”,又与邻家户户相通,可谓院中有院,门中有门,院院相通,户户相连。浙江走马塘村的中新屋大院群异曲同工,整片建筑共432间房,廊轩层层,甬道纵横,无论从哪一间出发,都能绕到所有房间,下雨天在这个大院里穿行不需要撑伞。

广西唐家屯的民居建筑具有明代建筑精致而不奢华的美学风格,一些大户人家的窗户装饰得尤其精心,有万字格、圆方格、竹节花等,轻灵通透,堪称古建筑窗户的展览馆。安徽许村的五马坊牌坊,是明初朝廷下旨为表彰知府许伯升而立,这座矗立了500年的古牌坊,保留了全国唯一一尊明早期重要建筑特有的饰物——哺鸡兽。

福建羊角村是赣南独有的一处明清城堡村落;初溪土楼是一种集生活和防御为一体的围合式建筑;江西理坑村保存着明清古宅120余幢,典型的明清官邸群;贵州云山村随处可见封闭式合院建筑,从中可品味大明王朝的遗韵……

品乡愁 在一点一滴的细节里

近年来,“乡愁”是个热门话题,人们恋恋不舍地回望、凝视广袤的乡村,他们到底在找寻什么呢?从摄影展中可以感受到,或许人们留恋的是民风习俗中的优良传统,想要从中找到心灵的依托和前行的力量。

屋檐下悬挂的金黄的玉米、屋顶上晾晒的火红的花椒、窗前仓上贴的大红福字、院门口高高挂起的红灯笼,勾勒出一幅幅农村生活的素描,这里面有我们孜孜以求的岁月静好;故乡是根脉,逢年过节回到家乡,聚在宗祠里拜祖宗、听祖训、讲孝道,家族亲情绵长不衰;游山村的题柱桥,有着勉励后世子孙奋发向上的深刻寓意;云南箐口村的杀牛祭祀,传承的是哈尼族古老又绵长的文化传统;湖南坪坦村重复着男耕女织的劳动模式,延续着中国人绵延千年的农耕思想……

还有湖南高椅村传承了200多年的傩堂戏、贵州云山村独具特色的地戏,是研究戏曲史和当地艺术、民俗、神话的重要资料。“仰承先祖美德传家仁义礼智信,荫蔽子孙诗书继世福禄寿喜财”“翰墨图书皆成风采,往来谈笑尽是鸿儒”,一幅幅对联里包含着殷切期许和敦敦告诫。

乡愁是什么?答案在一帧帧照片、一点一滴的细节里。

■文并摄/本报记者张翠平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