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12月11日

鹿泉一儿童摄影店 人去店空

当地工商部门已接到投诉,正在了解情况

12月1日,鹿泉区一家儿童摄影店在门口贴出一张通知,内容为:因家中有事,暂停营业一周,并附上了店长的手机号码。一周过后,在店里交付押金和未取走照片的顾客却发现店长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的状态,联系不上。记者了解到,目前,受此事件影响的人数已达七百余人。

现场半小时内5位家长来店了解情况

10日9时30分,记者来到位于鹿泉区第二实验小学附近的事发儿童摄影店。

记者看到,店铺大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暂停营业”的通知,透过玻璃门可以清楚地看到店里悬挂着一个广告宣传牌,内容为:“5天内选片,10天内看效果图,30天内取件,超出正常取件时间赔付20元一天,赔付服务于2017年12月1日起拍摄后即可生效。”

这时,一位女士走过来向店铺里面张望。经了解,该女士姓尹,当天是过来拿孩子的照片和之前存放的押金。尹女士介绍,自己的孩子在7月份时就在这家摄影店拍了价值500元的照片,但此后却一直没能把照片拿回来。“之前我来拿过照片,店长说现在还没有修出来,让我回头再来。有一次这家店搞活动,我交了200元押金,说可以免费照一张36寸的照片,照完之后会把钱再退回来。现在孩子的照片没有拿到,押金也退不回来。”尹女士气愤地说。

在记者和尹女士交谈时,又有另外两位孩子家长也表示,自己刚知道这家店的店长“跑路”的事情。半个小时之内,先后有5位家长前来店铺附近了解情况。“11月初店长给我写了一个欠条,让我12月10日来店里取押金和照片,所以我今天就赶紧过来了,结果发现联系不上人了。”尹女士说。

说法受影响的人数已达七百余人

像尹女士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个例,李女士也有店长开具的欠条,欠条上也写着让她12月10日17时前,来店内领取之前交付的押金,如未退还,将用店内的打印机作为抵押。“当时交押金主要是因为有活动,需要5个家长一起参与,所以很多家长都交付了押金,只是有的拍照了,有的没拍照。我还没有给孩子拍照,店铺就变成这样了。”李女士说,“在这里给孩子拍照了的家长更着急,大家都很想拿到自家孩子的照片,百天纪念和周岁纪念孩子一辈子就一次,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除了押金之外,黄女士还花费了1000元办理了该店的会员卡。根据目前了解的情况,办理会员卡的人数较少,和尹女士一样参加活动交押金的人数较多,每个人的损失在100元~2000元不等。

不只是顾客,店铺的员工康女士也告诉记者,她还没有拿到11月份的工资。“12月1日,我接到通知说店长家里有事需要回家一周,然后就没有他的消息了。”

针对这家儿童摄影店“跑路”的事件,家长们建立了两个“维权群”,人数已达700余人。

随后,记者联系到了鹿泉区工商局的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目前已经接到了部分群众的投诉电话,目前正在了解当中。“由于该事件牵涉人数较广,而且店长也已经联系不上,所以可能会需要公安部门的介入。”

该负责人表示,“先付钱后消费”的消费模式存在一定的风险,消费者需要谨慎对待。 ■文并摄/本报记者杜梦媛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