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12月13日
“孩子们的诗”走红网络,引发成人世界的思考——

孩子们的诗,教给我们什么?

“灯把黑夜/烫了一 个 洞 ”“纸币在飘的时候/我们知道风在算钱”“吓得春天/滚到了/大地上”……近日,一群3到13岁的小孩子写的诗,在网上刷了屏。

那些诗句纯粹、温暖、充满智慧,让大人惊艳、汗颜,进而反思为什么孩子平时说话就像诗,长大后这种神奇的力量就消失了。

孩子的诗想象力惊人还富有哲理

先来读读孩子们的诗。

姜二嫚小朋友在7岁时写下:“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这个“烫”字用得多好,不禁让人想到王安石写“春风又绿江南岸”推敲“绿”字的故事。

铁头8岁时写道:“春天来了/我去小溪边砸冰/把春天砸得头破血流/直淌眼泪/到了花开的时候/它就把那些事儿忘了/真正原谅了我。”虽然还很稚嫩,但又多么富有哲理。《我》的前面几节,依次把“我”与班级、全国、地球乃至宇宙相比,言其个人之微不足道,最后一节来了一个反转:“妈妈说/没有我/整个家都好像空了!”“要是笑过了头/就会飞到天上去/要想回到地面/必须做一件伤心事”,是一个5岁的孩子对于喜悦和伤心直观的理解,简单的词语构成的语义空间,可以安放许多种深刻。“我们的骨头穿上了人肉/我们一笑它就笑/我们哭了它也哭”,6岁的小孩熟稔地运用大人避之不及的意象,且读来并不阴森恐怖,反而是真切可爱。

这些诗中,我们已经看到不足十岁的孩子对于世界的深刻体察和不加滤镜的纯真,证实了胡适“话怎么说诗就怎么写”的妙处。

家长要保护好每个孩子童真的表达

不知道这组诗有没有经过成年人的加工,但就生活经验分析,现在的小孩子是能够写出这样的诗的。有道是“童心即诗心”,但也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小诗人的诞生,跟家长们小心翼翼地维护和引导分不开。

朵朵3岁的时候,父亲带她去上国学堂,结果忘记带书了,朵朵用稚嫩的声音说:“那你让朵朵读桌子吗?”王长征觉得朵朵的话很有意思,于是每当朵朵说了什么有趣的话就会及时记录下来。

姜二嫚和姐姐姜馨贺都写诗,据小姐妹的父亲姜志武介绍,有一次去花园捉蝴蝶时,才两三岁的馨贺说,大蝴蝶没有小蝴蝶好捉,因为大蝴蝶“经历了太多往事”。从此,姜爸爸开始有意地记录馨贺的只言片语。

另外一位小诗人铁头学名梁胜杰,北京史家小学分校六年级学生,已经出版过《柳树是个臭小子》《月亮读书》等诗集。他的妈妈李桂杰告诉记者,2012年,6岁的铁头写出的第一首小诗《梦的颜色》,就源于孩子跟她的一次日常对话,“我感觉儿子的表达完整、内容有趣,就按照诗的韵律断了句,并告诉铁头,这就是诗的文体,以后心里有哪些感触,都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抒发出来。”

初次接触诗歌就得到肯定的铁头,更有了劲头,随时随地记录自己对生活的感触,到现在已经积攒了9本手写诗集了。李桂杰还专门为铁头注册了一个微博,鼓励他把写的诗发到网上,跟大家交流。

希望大人们能保护好每个孩子的童真,因为这些天使的歌声本属于每个孩子,但如果我们无暇欣赏,久而久之,天使们便不再歌唱。

向孩子学习诗的思维

面对这组孩子的诗,有人感喟:“看完这些孩子写的诗,总觉得成长让我失去了什么……”

童年这段时间是天才的栖息地,等过了一段时间,大部分人会走出这片栖息地,成为一个需要规训自己进入社会的成年人。所以我们一过了做孩子的日子,就失掉会“飞”的本领。

一个小男孩曾问古典诗词大家叶嘉莹:“什么是诗?”叶先生反问:“你的心会走路么?”小男孩疑惑地摇了摇头。叶先生笑了笑,问男孩的故乡在哪里、是否想念那里的亲人?男孩回答得干脆:“远在河南开封,常想爷爷奶奶。”先生点头说:“对了,想念就是心在走路,而用美好的语言将这种想念表达出来,就是诗,所以‘诗’就是心在走路。”

未必每个人都成为诗人,但每个人都应该拥有诗一样的心灵。诗人荷尔德林有一句诗:“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之上”,因为哲学家海德格尔的借用并赋予其哲学内涵而广为人知。能不能实现“诗意地栖居”,外部环境是重要的,但更重要的还是在于能不能拥有一颗“诗心”。

顾城能写出这么童真的诗句,毕加索也穷尽一生学孩子画画,长大后的我们,也不妨回过头来,向孩子们学习诗的思维,留意多保存自己的童心。

孩子们的诗走红的现实价值,或许正在于此。

■文/综合《华西都市报》《钱江晚报》等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