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12月14日

李晓明:让每位病人都有尊严

年仅3岁的先天性耳聋患儿,因为他的手术恢复了听力;年近80岁的晚期喉癌患者张玉海,经过他治疗后奇迹般康复;河南焦作的晚期鼻窦癌患者黄喜顺,在他的手术刀下重获新生……

他有一双灵巧的手,以精湛的医术让一个个患者“起死回生”;他也有一颗悲悯的心,不仅为患者治病,还关心他们在治疗中的身心体验和术后的生活质量。

他就是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主任李晓明,患者心目中的“救命活菩萨”,业界公认的“白求恩式好医生”。今年9月,李晓明获得了首届“白求恩式好医生”荣誉称号,获此殊荣的全国仅50人。

完美履历“无形中在追随白求恩精神”

从小深受家庭氛围影响的李晓明,立志长大后也要像母亲那样当一名好医生。报考大学时,他在招生简章上一眼看中了“白求恩医科大学”,“中国人从小就知道白求恩,凭直觉就选择了这个学校。”

在从医这条路上,李晓明有一张令很多人羡慕的完美履历:30岁时破格晋升为白求恩医科大学最年轻的副教授;33岁时成为该大学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教授;36岁时以吉林省最年轻医学教授的身份,受国家委派飞赴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从事博士后研究;在美期间,先后被聘为美国科学促进学会成员和美国纽约科学院院士……

本来有机会定居国外,享受发达国家优越生活待遇和科研条件的他,2002年初,毅然回国来到了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参军入伍。

从白求恩医科大学到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李晓明觉得自己跟白求恩有缘。“现在回头看,好像无形中在追随白求恩的精神一样。”

从医30多年来,李晓明获得了无数荣誉,但这次让他感觉与以往不同。“可能我跟白求恩这个名字是有缘分的,跟白求恩精神也是有缘分的。得到这个荣誉,是对我这么多年从医的一个肯定。今年也是我工作的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建院80周年,也是对我们80周年的一个献礼吧。”

神乎其技 将1毫米粗细的微血管均匀缝合

多年来,李晓明在耳鼻咽喉头颈外科领域内不断攻关,精益求精。

目前,他是河北省耳鼻咽喉头颈外科专业唯一的博士后导师,担任中华医学会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分会常委等30多个重要学术职位,被聘为《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等11种国内外专业期刊编委和20余种SCI杂志审稿人,以及瑞士《Cancer Studies and Therapeutics》杂志(网络版)主编。

李晓明说,好医生就要敢治疗疑难病人,手术难度越高、风险越大的手术,他越是迎难而上。

当然这也是因为“艺高人胆大”。比如在耳鼻咽喉头颈外科的手术中,经常会应用到微血管吻合术,李晓明是最早在国内开展这项技术的,有着一手神乎其技的微血管吻合技术。

这项技术要求,在显微镜下,用极细的线和针将两条1毫米粗细的微血管对接,均匀缝合8~10针。缝松了,鲜血外溢;缝紧了,血流不畅;针脚不匀,容易引起血管变形。技术要求极为精细,任何一个细节都可能导致手术失败。

为了掌握这项技术,李晓明先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用了整整三个月在大白鼠身上做训练,后来他又用了一年时间在香港大学外科学系潜心深造修复外科技术。

如今积累了丰富经验的李晓明在做各类头颈部疑难复杂手术时,不仅能出色完成,速度更是要比一般医生快一倍以上,长期的艰苦磨砺使他练就了一手左右开弓、高人一筹的“绝活”。也因为常年手术,李晓明右手大拇指两侧被手术钳、剪刀磨出了一层茧。

学术领先 填补多项国内医学空白

李晓明也是最早在华北进行电子耳蜗植入手术的。

2002年初,针对全国聋哑患者较多,仅华北地区就有上百万人的现实,李晓明专程赴澳大利亚学习人工耳蜗植入新技术。

电子耳蜗植入是目前解决重度以上感音神经性耳聋的唯一有效疗法。经过多年普及,这项技术如今已经相对成熟了,但在当时可是一件高难度、高风险、高压力的事儿:人工耳蜗的价格比较贵,20万元上下;手术多用于孩子,而小孩的局部解剖更复杂、精细,容易发生损伤,有些损伤不可逆;小孩麻醉的风险也比较高,还有很多潜在的危险……多种因素给医生造成的精神压力是很大的。“做这个手术前一晚,翻来覆去想可能会面对的问题,一旦出现问题怎么办。直到手术后,一开机孩子能听见了,才真正放下心来。”

如今,华北地区人工耳蜗植入中心设在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李晓明担任河北省人工耳蜗植入技术指导小组组长,通过开展项目,免费救助了上千名耳聋患儿。

除了电子耳蜗植入技术,李晓明还创造了多个国内医学第一,比如在国内首次开展了鼻测压研究,率先将多种皮瓣应用于下咽及颈段食管的修复等。目前,他正在研究喉癌切除以后发音重建等课题。

人文关怀 给病人有尊严的治疗

2008年,李晓明被授予专业技术少将军衔。尽管已经是一名“将军专家”,但是离不开患者的他依然坚持每周出门诊、做手术,“战斗”在医疗一线。对他来说,科研和专业是毕生的意愿和追求。

李晓明告诉记者,一线工作很累,科研也很枯燥,但在一个个从临床到科研、科研再回临床的周期中,一旦获得突破,某个方面的问题就可能得到解决,对病人的益处就很大。“既能治好病人,又能保证他的生存质量和治疗以后的生活质量,是我不断追求的、永无止境的目标。”

李晓明不仅在技术上精益求精,而且时刻关注患者生存质量和生活质量,把病人的尊严放在重要位置,令人十分感动。他告诉记者,“人是一个复杂的综合体,每个人都需要尊重。病人来医院,除了治病,还要让他体验到医生发自内心的关怀。技术好,还要把医学人文做好,才是一个完整的医生。” ■文/本报记者陈雪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