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12月14日

《平原客》

(36)

刘金鼎是豫中平原上一个老实巴交的花匠的儿子,花客谢之长利用刘金鼎父亲手中的一盆盆腊梅,帮助刘金鼎敲开了一扇又一扇的求学之门。自从认识“老师”李德林之后,刘金鼎更是在“权力场”中游刃有余,屡屡获益。“农科大”副校长李德林升任副省长,被赋予“草帽省长”之美誉。然而,无论头顶多少光环,李德林思想中的痼疾让其始终无法脱离土地、故乡的束缚与缠绕。李佩甫笔下的人物如同一棵棵平原上的植物,植物扎根土壤多深,人物的刻画就有多深。

■作者:李佩甫■出版社:花城出版社

徐亚男听他还是“彩呀彩”地叫,心里很不高兴,可她忍了,说:“树山伯,咱家里人都来了吧?”李树山说:“来了,都来了。咱自己的事,亲一窝,能不来么?”众人拥上来,有喊小嫂的,有喊弟妹的,有喊侄媳妇的……有核桃、有红枣、有花生、有柿饼,一布袋一布袋的。当然,还有红包。

来贺的第三拨人,是一些做生意、办企业的。这拨人大多是本县的,也有从外地专程赶来的。这拨穿西装、拿手机、夹皮包的人,徐亚男大多都不认识。他们来的目的,也就是想让省长夫人“认识”他们。他们大多想的是“也许”和“以后”的事情,所以,他们围徐亚男的时间要长一些,话说得非常亲近。一个个递上名片,自称“表兄”或是“表弟”,特别希望徐亚男能记住他们的脸和名字……自然,红包也厚。

到了十一点后,才陆陆续续有官员的小轿车开过来了。李德林得子做“满月酒”的消息,是梅陵的县委书记唐明生有意无意传出去的。在市里开会时,他把消息透给了市委书记薛之恒。薛之恒开初有些迟疑,说:“这不好吧。李省长回不回?”

唐明生说:“他夫人没有说,好像……”

薛之恒挠挠头,说:“在县里大酒店办的?”

唐明生说:“是,让我给安排的。”

薛之恒说:“我这老同学,娶一小嫂子,高兴过头了。你说,不去不好。可我一个市委书记,要是去了,免不了让人说闲话……这叫什么事?”接着,他问:“别的市呢?咋说。”

唐明生说:“好像,也有人打电话问……”

薛之恒说:“这样,你打电话问一下,看其他几个地市是咋安排的。中午时,我去一下,不在那儿吃饭。”

唐明生说:“好。那,市里各局委呢,通知不?”

薛之恒说:“你看着办吧。”

就此,电话打来打去,邻近的几个市的书记、市长和一些县里的官员都知道了。

官员们大多是踩着点来的。十一点半左右,官员们到了。他们分两拨,一拨是一些地市的市长、市委书记;县长、县委书记们,他们都各自带着办公室主任,一来就跟徐亚男打哈哈:“小嫂子,祝贺祝贺。咋弄的,这么年轻,跟十八一样?好,好,孩子多好!跟省长说,他欠我一顿酒。”尔后,由办公室主任去后边的长条桌前交上红包。交上红包后,也不多停,立马就走了。

另一拨则是“农口”的干部,他们大多是地、市、县的科、局长们,这帮人多,也不敢太造次,一口一个“小嫂子”地叫着,送上红包,说几句祝福的话,匆匆来匆匆去,也不吃饭。徐亚男最喜欢听的就是这句“小嫂子”,只要有人叫她“小嫂子”,她即刻眉开眼笑。她说:“你看,你们怎么知道了?德林不让说。来的都是老乡……”

(未完待续)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