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12月15日

杨水祥:一心只为患者除心病

他专注于心律失常等“心”病的临床及研究,为更好地帮助患者解除心血管疾患。

他用自己丰富的临床经验及研究进展精心治疗各种心血管疑难危重症,并不断创新,提倡个体化治疗,例如以瘢痕隔离术提高房颤治疗成功率;改进起搏器植入,应用创新的希氏束起搏,更好地改善心功能等。

他还组织成立了“心律失常-房颤诊疗中心”,关注房颤及慢病等的防治。

他就是京城名医、河北以岭医院副院长兼心血管病科主任医师杨水祥,多年来,他痛病人之所痛、急病人之所急,一心只为患者除“心”病,励志做一位临床与科研并重的医生。

归国报效 一头“扎”到心血管疾病领域

杨水祥作为一个美国杰出人才签证的获得者,一个美国绿卡批准获得者,一个在医学殿堂---哈佛医学院获得博士后,在霍普金斯医院取得职员位置的留学赤子, 他总能走在时代与科学的前列,但始终把报效祖国视为人生的最高境界。2003年毅然决然携全家回国,赤子之心,跃然可见。

致力于心血管疾病领域,特别是冠心病、心律失常的临床及介入诊疗、高血压、心力衰竭和危重病的救治,是杨水祥的工作核心。作为学科带头人,杨水祥从临床中发现,心衰、房颤这些重大疾病,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病率也明显增加。但针对心衰、房颤的药物多年来却并没有太大的进展,药物保守治疗效果并不理想,甚至副作用对身体的伤害还很大;而介入治疗则有着相对较好的优势。因此,杨水祥便把心衰、房颤的介入治疗当成了自己的主要发展方向,从此便在这一领域一头“扎”下去,精研创新心律失常-房颤射频消融、心脏起搏器植入、心衰心脏再同步化及心脏复律除颤器植入等技术,并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

多年来,杨水祥在承担大量临床医疗工作的同时,还积极投身于繁重的科技攻关,先后发表论文120余篇,SCI文章16篇。在国外研究的基础上,杨水祥回国后积极开展干细胞治疗急性心肌梗死和心力衰竭的临床与基础研究,紧盯国际学术前沿,干细胞基础研究的成果已在国外较有影响的杂志发表。杨水祥说,作为一个医者,在实验室里搞科研的同时,还应将科研成果迅速有效地推向临床,指导临床诊疗工作,实现医学科学研究的真正价值。为此他探索出干细胞移植治疗的新方法,完成了10余例患者的5年临床随访观察,发表学术论文多篇,被荷兰医学文摘等国际医学文摘收录。

在众多的成绩与荣誉面前,杨水祥这样评价自己:“人生有多种选择,心之所属即是我的归宿。一个崇尚事业的人,应该把自己的聪明才智、青春热血灌注在解救病人的痛苦上、抛洒在医学科研中,视病人如亲人,鞠躬尽瘁。”

心脏守护者 治愈的疑难危重病人不计其数

从踏上医学之路的第一天起,杨水祥就抱定了要成为一名临床与科研并重的医生的信念。从医多年,经他手治愈的疑难危重病人不计其数。本着一切为病人着想的原则,以其高尚的医德和精湛的医术获得了患者的高度赞扬和信赖。

2004年底,回国后的杨水祥作为学科带头人引进北京某大医院任心内科主任。为了更好地为患者治病,杨水祥几乎放弃一切休息时间,不管是节假日、周末,还是夜里,在病房里总是能看到他的身影。经过杨水祥几年的努力,不仅使该医院心内科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在学术界、北京市和周围群众中的影响越来越大;而且在2015年的“京城名医”评选中,杨水祥脱颖而出,成为百姓心目中的健康守护者。

正当他医学事业风生水起之时,杨水祥却接受了河北以岭医院的邀请,选择来到河北以岭医院工作。对于为什么会选择到石家庄来工作,杨水祥表示,由于对介入治疗的认识不足,以及相关领域专业医生的缺乏,像房颤射频消融等介入的开展并不多,这让许多有需求的患者不得不远赴北京求医。“许多病人都是凌晨两三点就去排队挂号。”对此,杨水祥颇为感慨,新的技术是为病患服务的,如果一项技术有治疗效果,却由于人们的认识不够、开展不充分而使得患者不能得到及时的医治,那么这技术的实效又怎么发挥?因此,他毅然决然地来到石家庄,将射频消融等介入治疗的先进理念带到临床,让更多需要治疗的石家庄患者能就近医疗。

到河北以岭医院后,基于对心律失常介入治疗的认可与深入研究,杨水祥组织成立了“心律失常-房颤诊疗中心”,不仅承担着为患者进行诊疗的工作,而且还联合周边各县市的相关科室医生,定期举办病例讨论、学术交流等,通过对复杂病例的讨论指导,来提高年轻医生的治疗水平。坚持定期走入社区,宣讲健康防病知识,指导居民树立良好的生活方式。

痛病人之所痛 临床科研相促进

无论是社会的发展,还是科室专业的进步,创新都是永恒的主题。杨水祥经常说,创新必须是建立在对知识、技术扎实掌握基础之上的创新,是建立在有效体制机制管理之下的创新。“如果没有雄厚的技术力量,那就是盲目的创新;如果拿病人当实验品,那就是没有良心的创新。”

以房颤射频消融为例,杨水祥指出,房颤射频消融较为普遍采用的方法是“环肺静脉隔离”,但环肺静脉隔离术并未进行个体化治疗,这自然就会使该方法的成功率受到影响。

事实上,受多因素影响,心房纤维化后形成许多大小不等的纤维化疤痕区域,而电流在这些疤痕内的传导缓慢,待传出后心房已恢复不应期,电流就会绕着疤痕“转动”。心房内有许多大小不等的疤痕,就会形成许多大小不等的围绕疤痕“转动”的电流,这些“转动”的电流实质上就构成了“子波”。电流相互影响,导致了心房内电流的异常传导及紊乱,就引起了房颤。在这一理论基础上,杨水祥发展出了一种新的治疗房颤的射频消融方法:即结合“疤痕驱动”理论的“疤痕隔离术”,该方法在临床取得了良好的治疗效果。

急病人之所急 改进创新了希氏束起搏

凭借对医学不懈追求、勇于创新的态度,2013年,杨水祥还开创性地实施了肥大梗阻性心肌病的射频消融手术。“肥厚梗阻性心肌病患者通常伴有房颤,严重时还会晕厥,意识丧失甚至诱发心肌梗死,但目前治疗方法只有吃药,效果并不明显。”杨水祥说,常年接触这类患者,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对于肥厚梗阻性心肌病的常规治疗是开胸切除引起梗阻的部位,但手术创伤较大。于是,我就想着是否能够通过射频消融,仅用微创的方法去除肥厚的心肌部位。”杨水祥表示,当时国内还没有关于类似手术方法的报道,他查阅文献发现德国有使用射频消融治疗该病的报道,于是在仔细检查后,杨水祥为患者实施了肥大梗阻性心肌病的射频消融手术,手术结果非常成功。术后这位患者宛若新生,积极投入社会生活,外出旅游,社区义工,生活的多姿多彩。

此外,在心脏起搏器的植入方面,杨水祥也改进创新了希氏束起搏,更有利于改善心功能。传统的心脏起搏器安装方法,其电极导线往往安装在心尖部位,所产生的电脉冲刺激发生的心脏收缩节律与心脏生理节律并不能太好地保持一致,因此不能说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心脏有一个心肌部位称为“希氏束”,处于心房和心室之间,如果将心脏起搏器的电极放置在这一位置或者该位置附近,那么心脏的收缩节律则会更加接近于生理性收缩搏动。但手术中电极极难定位到这一位置,即使通过特殊的医疗器械帮助实现,也会使手术时间也延长,增加患者感染的几率,影响康复,增加手术花费。

鉴于此,杨水祥不断摸索,在总结手术经验的基础上不断创新,通过改善手法,调节钢丝位置,终于在不使用特殊器械的情况下,单纯通过手法操作,使电极导线安装在希氏束附近,从而达到了生理性起搏。杨水祥主任表示,使用创新的希氏束起搏方法,不仅能更好地改善患者心功能,使患者的心脏搏动更加接近生理性,而且能使变大的心脏缩小。

■文/本报记者王海霞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