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12月20日

有人把日子过成诗——评《芳荃历·2018插花周记》

2017已严重余额不足,不管有多少遗憾、不舍也无法让时光回头,你能做的不过是过好2018的每一天。

有时候生活需要那么一点仪式感,比如案头换上一本精美的日历。近几年,日历书已经成为年末图书市场上一道独特风景。在众多印刷精致、图文华美的日历书中,《芳荃历·2018插花周记》你不应该错过。

一般日历书简单粗暴地名之曰“某某年日历”,但这本书以“芳荃”命名。芳荃是香草名,准确又优雅地概括了书的内容。而且本书特意做成周历,每周两页,突出24节气,留白处以供记事,当笔记本用也是极好的。

书的内容是京兆沈郎的插花作品和随笔文字,从作者笔名就可以感受到本书的古雅气息。

这里的插花跟我们常见的、繁盛缤纷的西式插花不同,而是中国式的传统插花。作者借助花材的自然美,营造一种雅的意境,他在第一幅插花作品中便开宗明义:“插花以消散清逸为美,宁简净,毋繁乱。”

可能是被《天龙八部》误导,总觉得红艳艳的山茶花有点俗气,但作者选了一朵盛放的红山茶,搭配着四粒花骨朵和疏密有致的厚实绿叶,再置于松石绿釉琮式瓶中,红带给人的俗感即被压下了。京兆沈郎对山茶十分偏爱,书中多幅山茶插花,各有风姿,绝不相同。

在作者心中,山茶因开在岁暮,是寒冷和厚重之花。他很善于从大家心目中热闹的花身上,挖掘出不同的意境。铁线莲花瓣层层叠叠,娇艳柔美,作者选一枝未开的花苞,辅以“瘦硬枯虬”的枯藤,格便奇高。“雨润红姿娇”的杏花,作者选一枝“瘦硬不逊于梅”的,置方盘中,就有了寒远之感。

瘦硬、寒远,如果类比于人,不正是眼下时尚圈流行的“高级脸”吗?之所以美得高级,不就是因为有一种区别于世俗审美的淡泊和疏离感吗?

作者插花并不计较花的出处、是否名贵,反倒喜欢随手在路边、野外、邻家捡拾所得。小区物业用来做绿篱的灌木小叶黄杨,交电费时随手剪一枝,回来妙手施为,一幅意味清朗的盆景立刻显现。或者寒天郊野折一段油松的枯枝,人迹不至处折一枝丰后梅,满地落花中拣选一捧蔷薇,跑步时折一枝海棠,但凡所遇,皆成风景。

插花的瓷器大多是作者自己烧制的,他最清楚这些器物的品性气质,搭配出来,花与器相得益彰。比如仿南宋官窑水洗属重器,纯净端整,要配梅花的铁干老枝。寒瘦的梅花,需用同样寒瘦的月白釉鹅颈瓶。京剧名净金少山演《草桥关》的铫期,白满白蟒,越素越不嫌素,是从玉兰悟到的。京兆沈郎捡一枝白色裂叶牵牛,配柴烧白釉洗,取的也是“越素越不嫌素”。

除了美观,这本日记书的文字也余味隽永,耐人寻味。这些文字都出自京兆沈郎之手,有闲事琐记,有人生感悟,也有读书所得。比如在第一个节气“大寒”的介绍里,作者引用方回的诗,又由诗品及人品,叹其为人卑污,诗文却醇儒。比如扦插便能繁殖的竹柏,花市上却成了卖花人口中的“熊猫竹”,卖得很贵。还有葫芦瓶在明清两朝不同的待遇,北京旧时庭院的玉兰树、海棠花和牡丹,虽然“福禄多子”“玉堂富贵”的寓意谈不上雅,却是百姓最朴素的诉求。

作者古文功底深厚,典故文章随手拈来,却不给人“掉书袋”的感觉。你我羡慕嫉妒的诗和远方,就是他的日常。

当然,把日子过成诗,对很多人来说是奢望,也不能指望一本日历改变现实的困境,但在新的一年有这样一本日历置于案头,闲暇时,体味一下自然的荣枯、时节的迁流;沮丧时,赏一株盛艳的碧桃冲释一下暮气;疲累时,观一枝风致清绝的芍药,洗刷一下俗尘气……用优美的文字和景致为每一个日子做注脚,日子会离诗更近一些。

■作者:京兆沈郎

■出版社:河北教育出版社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