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12月20日

平原客

(37)

刘金鼎是豫中平原上一个老实巴交的花匠的儿子,花客谢之长利用刘金鼎父亲手中的一盆盆腊梅,帮助刘金鼎敲开了一扇又一扇的求学之门。自从认识“老师”李德林之后,刘金鼎更是在“权力场”中游刃有余,屡屡获益。“农科大”副校长李德林升任副省长,被赋予“草帽省长”之美誉。然而,无论头顶多少光环,李德林思想中的痼疾让其始终无法脱离土地、故乡的束缚与缠绕。李佩甫笔下的人物如同一棵棵平原上的植物,植物扎根土壤多深,人物的刻画就有多深。

最后一个到的,是黄淮市新任的市委书记薛之恒。这时候,酒宴已经开始了,整个大堂猜拳行令声不绝于耳,闹哄哄的,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蜂房。这时,徐亚男刚坐下喘口气,正在给孩子喂奶。唐明生陪着薛之恒走进来,薛之恒打着哈哈说:“小嫂子,在我这地界上,你来办事,也不打个招呼?”

徐亚男说:“谁说没打招呼?你大书记忙,我给小唐书记说了。”

薛之恒说:“跟他说了不算,他能当家么?”

徐亚男说:“那不怪我,德林不让说。”

薛之恒说:“不让说你就不说了?下次一定告诉我。”

徐亚男说:“好,这可是你说的。我有事就找你,你可别嫌烦!”薛之恒又是一阵哈哈,尔后眼瞅着唐明生。

唐明生马上说:“你弟弟,回去了吧?”

徐亚男说:“回去了,还得谢谢你小唐书记呢。你下回去省里,我请你喝酒。”

唐明生说:“谢啥,回去就好。”

往下,薛之恒说:“对,以后有事就找小唐。”接着又哈哈一阵,就告辞了。这一次,薛之恒并没有送红包。不过,他吩咐唐明生,悄悄把办“满月酒”的账给结了。

这次酒宴,唯独刘金鼎没有来。那是老师不让他去。事后,刘金鼎打电话告诉李德林说,徐亚男张罗着在梅陵县城一家酒店摆了一百桌!各地都去了人,小轿车停了一条街。刘金鼎说:“老师,很不好啊,影响你的声誉呀。”

李德林放下电话,捧着头,蹲下了。

第二天,徐亚男抱着孩子,带着娘家和婆家的几十口子亲戚,带着几篮子红皮鸡蛋,像得胜的将军一样回来了。当天虽走了一些人,还留了十几口子,屋里屋外全是人……没办法,只好安排在“农科大”招待所。一住住了三天。

回来后,徐亚男还当着众人叱责说:“你那个学生刘金鼎,这么大事,连个面都不照,什么东西?以后别理他!”

当着亲戚的面,李德林也不好说什么。可从此后,他又不愿意回家了。

在这段时间里,李德林的心情特别不好。家里就不说了,乱糟糟的。出了门也有不少的烦心事。尤其是,他的那个被列入国家项目的“双穗小麦”培植计划,试验一直没有成功。自从他当了副省长后,这个课题虽然仍是他亲自抓的,但他已没有时间具体参与了,整个培育过程他都交给了他的研究生。可他的那些研究生们,在一次次失败后,居然也有人开始质疑他的“小麦理论”了……李德林很痛苦,可以说非常痛苦。他后悔极了,自从跟这个梅陵徐家庄的女人结婚后,他觉得自己就像是温水里煮的“青蛙”,日子一天不如一天,到了他知道“烫”的时候,事已晚矣。

(本书连载结束,下期开始连载河北省作协副主席李延青的短篇小说集《人事》,敬请期待)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