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7年12月29日
日前,2017年度十大网络流行语出炉,“打call”“尬聊”等上榜,近四成受访者认为——

使用网络流行语要懂得辨别糟粕

转眼间,2017年还有两天就要结束了。盘点年度网络新词,作为岁末语言年俗,已成为网友关注的热点。日前,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商务印书馆等联合主办的“汉语盘点2017”揭晓仪式上,公布了“2017年度十大网络用语”。分别为:打cal;尬聊;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皮皮虾,我们走;扎心了,老铁;还有这种操作;怼;你有freestyle吗;油腻。

针对这些网络流行语的使用情况,近日本报发起网络问卷调查,共计265人参与。调查结果显示,多数受访者了解这些网络流行语,对网络流行语的使用,39%的受访者持辩证观点,认为“网络流行语是一把双刃剑,在使用时要懂得辨别糟粕”。

新闻事件

2017年度十大网络流行语出炉

打call

出处

国内指直播时台下观众跟随音乐的节奏,按一定的规律,用呼喊、挥动荧光棒等方式,与台上的表演者互动的一种自发的行为。

注释

一般在网络上,“为XXX打cal”其实就是为了表达“我为XXX加油”“我支持XXX(的某种行为)”的意思,表达一种赞成、支持的态度。

尬聊

出处

由“尬舞”衍生开来,指聊天时很尴尬,双方没有共同的话题,不知道说什么好,气氛陷入冰点。

注释

对于有些人来说,好好聊天实在太难,碰到一个不会聊天的人,分分钟能把天聊死,但情境所需又必须要聊天,这样尴尬的聊天被称为“尬聊”。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出处

有知乎网友拿出证据表明:杜甫一生为李白写了很多诗,但李白不仅不领情,还写了一首《赠汪伦》。于是很多网友纷纷为杜甫鸣不平,说,“李白,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注释

该词作为如今的常用的网络吐槽语,意为“你过意得去吗”“你的心中不会对自己做过的事情感到不安或抱歉吗”。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出处

最早出自周星驰的电影《家有喜事1992》里面张曼玉饰演的何里玉和周星驰饰演的常欢二人之间的一段经典对白,熟悉该电影的观众常使用该词。

注释

指事情发生了意想不到的转折,常常用来调侃一些比较具有戏剧化反转的剧情,令人跌破眼镜甚至是啼笑皆非的境况。

皮皮虾我们走

出处

“XXX,我们走”最初是一档游戏软件里的玩家梗,起源是“源龙星,我们走”。2017年1月,经网友们改成“皮皮虾,我们走”。

注释

在网络中,“皮皮虾”作为一个虚拟存在,有点类似于贾君鹏、小明、我有一个朋友等。随之衍生出“皮皮虾,我们回来”“皮皮虾,我们倒走”等版本表情包走红网络。

扎心了,老铁

出处

在某网络直播间里,大家通过弹幕与主播进行交流,很多人在弹幕中发“老铁,扎心了”,这句话迅速走红网络。

注释

“老铁”是东北方言,意思是好朋友、铁哥们。“扎心了”是指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引起了强烈的情感变化。

还有这种操作

出处

最初在电竞类游戏圈被大家广为流传,后来逐渐演变为网络流行语,被大量使用和转载。

注释

原意是吐槽或者是赞扬一些让人大跌眼镜的游戏操作方式。用在网络聊天和回帖时使用,多为表情包的形式,表示震惊或疑问。

出处

“怼”作为网络流行词源自于一综艺节目中,“怼”字频繁出现,给广大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注释

意为利用语言或者其他方式方法对别人进行攻击的一种行为,代表了双方对立的立场,互相对峙剑拔弩张。

你有freestyle吗

出处

2017年,一档音乐选秀节目中,担任导师的吴亦凡在节目中多次询问选手:“你有freestyle吗?”一夜之间,“freestyle”爆红网络。

注释

freestyle,一般指即兴的、随性的、随意的发挥,例如HIPHOP说唱中的freestyle就是即兴说唱的意思。

油腻

出处

该词爆红时间是在2017年的10月,某微博博主发的一条中年男性去油腻步骤文章。

注释

通常可以理解为形容某人活得不清爽、不体面、不优雅。如“油腻中年”一词,多指那些油腔滑调、不修边幅、没有真才实学又喜欢吹嘘的中年人。

本报调查

49%的受访者:了解大多数网络流行语

2016年的“蓝瘦香菇”“洪荒之力”“小目标”等网络热词犹在耳畔,2017年新的网络流行语“皮皮虾,我们走”“扎心了,老铁”等又铺天盖地而来。对网络流行语,你的了解程度有多少?日前,本报通过网络问卷的形式,对265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仅有7%的受访者表示“一点都不了解”,49%的受访者“了解大多数”,33%的受访者“了解个别词语”,还有11%的受访者表示“全部都了解”。

90后的张先生喜欢上网,对于网络流行语,他表示“无所不知”,而且平时与人聊天,也经常使用网络流行语。“这些词既简单又犀利,和同龄人交流起来也更加搞笑自然,很有意思。”

1983年出生的于先生却不这么认为。他告诉记者,现在网上流行的热词,他基本上都不了解,也不关心。他自己不会随意对他人使用“互怼”“油腻”等词汇,若是别人冲自己说出这些词,心中也会感到不舒服。00后的贾同学在上高三,懂个别网络流行语,但很少使用,他觉得学生还是应该多使用规范的词语。

39%的受访者:网络流行语是把双刃剑

你如何看待网络流行语的兴起?

本报调查发现,29%的受访者认为网络流行语有创新性,应随其发展;4%的受访者认为网络流行语对规范汉语产生冲击,应限制使用;28%的受访者表示网络流行语只是一段时间内比较火,迟早会被淘汰;39%的受访者则提出在使用时还是要懂得辨别糟粕,理性运用。

著名作家、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李鸣生此前针对网络流行语的使用问题曾提到,网络的出现,丰富了现代语言的内涵和形式。人们可以通过网络这一平台充分展现自己的语言魅力,甚至创造新的语言表达方式和叙述结构。“有些网络语言很有天赋,很有创造性,令人拍案叫绝,让我们这群中老作家自愧不如”。整体而言,这种现象是好事,既促进了汉语发展,又丰富了民族文化。

他直言,不能简单将网络流行语与汉语的发展对立起来。网络语言和传统语言一样,精华糟粕同在。净化肯定需要,但不要采取行政手段强行干预,而是要相信国人的鉴别能力和抵抗能力。

■文/本报记者朱丽娟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