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1月02日
耄耋之年善举不减,以待桃李更芬芳——

七旬退休教师资助贫困学生30余年

他曾是人民教师,如今已是桃李满天下;他坚持捐资助学,已有30多年……100多位寒门学子,近40万元的爱心,这位已经79岁的老人并没有因为年龄的关系放缓助学的脚步。

老人名叫容士彦,是石家庄学院的退休教师。上世纪80年代,他就开始了助学的善举,一直延续至今。如今,很多人受到他的感染,成为助学志愿者,帮助了许许多多的孩子,圆了他们的求学梦。

印象

初衷未改 用点滴爱意温暖他人

2017年12月28日,记者来到容士彦居住的小区,在楼下,记者见到了迎出来的容士彦。虽然已经79岁高龄,但这位老教师腿脚利落,精神奕奕,未说话就先笑起来。

容士彦是石家庄市南翟营村人,1964年大学毕业后,他先是在灵寿县教学,后调入石家庄学院,一辈子没有离开过教学岗位。

从1985年开始,容士彦便开始资助贫困学生。迄今为止30多年,他资助了100多位学生,共计近40万元。2000年退休后,原本该享受清闲晚年生活的他却一直闲不住。他今年79岁,还在坚持做助学活动。

在容士彦的家里,沙发旁摆放着一个大纸箱,容士彦说,这是准备捐赠给孩子们的冬衣。“上个周末去了市里的一个学校,给30多个孩子送了冬天的衣服。”

沙发另一侧则整齐叠放着一摞报纸,容士彦老伴杜志斌解释说,这是他们特意攒起来的,准备送给一个收废品的小伙子。“他孩子和爱人都病着呢,我们平时这些报纸、纸箱什么的,都攒起来,送给他。”

他告诉记者,自己平时生活中没有什么爱好,每天就是整理贫困生信息,和其他助学志愿者交流,安排下一次助学行动。其他时候也就是上上网,看看新闻。“每周都有助学活动,一天天过得充实着呢。”

故事

经历贫困尽 自己所能助学生圆梦

容士彦说,自己之所以坚持助学,一方面是作为教师,心疼那些孩子因贫困不能上学;另一方面是受到学生时代一位老师的影响,这位老师对自己的帮助,让他铭记到现在,也直接影响了他坚持助学的决心。

容士彦的学生时代过得很辛苦,家庭条件比较差,有的时候连饭都吃不饱。学校周末组织学生看电影,每个人要交5分钱。当时的他连温饱都不能保证,更别提花钱看电影了。每次报名的时候,他都默默地从学生队伍中走出来。直到有一天,一位姓戴的老师将他推回了队伍。“老师给我交了钱,我头一次和同学们一起看了电影。”容士彦告诉记者,不只是这样,戴老师还在其他地方对自己帮助良多,直到现在他都心存感激。

第一次资助贫困学生,容士彦隐约在那个瘦小的孩子身上,看到了自己幼时的影子。孩子的父亲因为糖尿病已经失明,母亲在火柴厂工作,一家人勉强度日。1985年,在报纸上看到了这个孩子情况后,容士彦决定要帮助他。“我知道穷是什么滋味,也知道在这种时候有人帮一把是什么感觉。我自己有能力了,就想帮帮他。”自那以后,容士彦经常给这个孩子寄钱,每次寄50元或者100元,当时他每个月工资只有200块钱。

在那之后,容士彦时刻留意那些上不起学的孩子,拿出自己的工资、退休金帮助他们重返学堂。坚持到现在,已经30多年了。

骑车走访 足迹遍布石家庄周边山区

30多年,容士彦资助了100多个学生,所有的钱都出自他的工资和退休金。对待资助的学生,他很慷慨,自己生活中却十分节俭。他很少添新衣服,平时买菜都舍不得买贵的,经常是买别人挑剩下的,一两块钱一大把的菜。

在看望贫困学生时,为了省下车费,容士彦经常是天不亮就出发,骑车几个小时赶往学生家里。曾经他骑车去山区,100多公里的距离,他骑了十几个小时。

有一次,容士彦凌晨3点就骑车离开了家,走到石家庄市区边界时天还没亮。路上没有灯,他为了躲避一个坑,摔倒在路旁的土坡上。爬起来后,发现左腿膝盖上都是血,腿一用力就疼。缓了一会,他选择继续上路。“那会儿工作忙,好不容易有时间可以去学生家里,不能耽误了。”那天,容士彦一条腿慢慢蹬着自行车,到达了目的地,“本来当天能回来的,但是一条腿蹬车太慢。所以那天晚上选择了留宿,第二天腿还是疼,又一条腿蹬着车回来。”

回家后,他去医院检查,医生说他髌骨摔断了,接下来,他在医院住了3个月。

看着他这么折腾,杜志斌心疼,却也没有阻拦过。她告诉记者,自己老伴一直都是这样,学生比什么都重要。“他也没做错,小时候娘就告诉我‘饭给饥人吃,衣给穷人穿’。能帮帮那些孩子,我们心里也高兴。”杜志斌说。

桃李芬芳 曾经的寒门学子已长大成人

现在,很多容士彦曾资助过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成家立业。谈起这些,容士彦说自己心里既高兴又骄傲。“有的高考考了重点学校,有些考上研究生了,有的现在结婚有孩子了。”容士彦欣慰笑道。

小樊也是容士彦资助过的学生之一。

当年,小樊考上了正定的一所学校,但是学费难住了全家人。三年学费需要一次交清,几千块钱当时对她来说,不是个小数目。“第一天去学校,在学校旁边的立交桥下边,我看见容老师在那儿站着,旁边支着他的自行车。当时的感觉,说不出来。现在再回想那个画面,还是想流泪。”那天,容士彦给小樊送来了学费,她可以继续上学了。

独自一人离家求学,每当想家的时候,小樊就骑着从同学那借来的自行车,去容士彦家。和老师说说话,吃一顿师娘做的饭,她的心情就会好很多。“现在我还是尽量找时间去看老师,电话也经常打。”小樊说,自己现在也走上了三尺讲台,当上了人民教师。

通讯没有现在这么发达的时候,很多学生就写信给容士彦,在信里告诉容士彦自己生活、学习上的琐事。接到信后,容士彦就认真地回一封信,嘱咐孩子们注意身体,好好学习。现在通话更方便了,容士彦总能接到孩子们打来的电话。

影响

众人拾柴 多角度关注孩子身心成长

对于资助贫困学生,杜志斌和家人都是很赞同的。杜志斌经常帮着容士彦整理学生资料,有时候也一起去学生家里查看情况。两个女儿和女婿不仅时常陪伴老人去孩子们家里,同时还资助着贫困学生。

在助学上,容士彦觉得对自己来说,一对一帮扶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不仅能真正帮助到有需要的孩子,还能确保志愿者的钱被用到了实处。容士彦的手机上有五六个微信群,大家在群里分享助学心得,发布贫困学生的信息,为其寻找资助者。容士彦管理着其中的一个群,群成员一共有240人,资助着132名学生。“经济资助是一方面,我们希望在心理以及其他方面也能帮助到他们。”容士彦说,一些孩子长期生活在家庭成员不完整,或是家人长期重病的环境中,可能会敏感、易怒,不愿意和人接触。为此,容士彦和其他志愿者尝试和孩子们增加接触的时间,和他们一起玩耍,辅导功课,或者是把自己的孩子带过去,和资助的学生一起玩。

容士彦今年已经79岁,陪他去过很多地方的那辆自行车,也在9年前退休了。他说,助学这件事,自己还会继续做下去。教书育人一辈子,这位老教师仍在为他最爱的学生们奉献着。 ■文/本报实习记者张曲波

■摄/本报记者王勇博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