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1月03日
年末岁初,音乐会、芭蕾舞剧等高雅艺术演出扎堆——

听音乐会你知道几时鼓掌吗

浪漫感人的《天鹅湖》、轻松愉快的《胡桃夹子》、奇幻美妙的《睡美人》,一连三天(12月31日至1月2日),三部芭蕾舞台上常演不衰的经典名剧陪石家庄观众“跨年”。

本周末起,三场来自匈牙利、波兰、维也纳著名乐团的新年音乐会也将相继登场。

今年夏天,还有万众瞩目的音乐剧《猫》驾到。

如今,石家庄人的观看古典高雅艺术的机会越来越多了,但你是否有底气走进陌生的古典音乐会现场?对那些古怪又惯常的“游戏规则”有多少了解?

“柴可夫斯基三连”后是“音乐会三连”

为期近两个月的新年演出季中,石家庄大剧院准备了涵盖舞剧、交响音乐会、儿童剧、话剧、钢琴音乐会5大品类13个项目的演出。

岁末年初的 “柴可夫斯基三连”——《天鹅湖》《胡桃夹子》《睡美人》,让石家庄观众在家门口体验了一把 “百年纯正的芭蕾传统”。有着150年历史的乌克兰基辅大剧院芭蕾舞团,演绎了极致的典雅与优美。不管是《天鹅湖》的至纯至美,还是《胡桃夹子》诙谐有趣,都以极强的观赏性和感染力,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新年当然少不了音乐会,1月7日是匈牙利柯达伊爱乐乐团2018年访华新年音乐会。1月8日,波兰庞德卡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将让观众体会来自肖邦故乡的浪漫古典。石家庄聚橙剧院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杨百祥介绍,这场音乐会上,除了惯常的西方古典音乐外,乐团还选用了我国著名作曲家李焕之的《春节序曲》作为新年礼物送给中国的观众,并邀请到了河北省歌舞剧院国家一级演奏员张蓓,为观众一同奏响新年之声!

维也纳的古典主义音乐在世界上闻名遐迩,1月11日,维也纳施特劳斯管弦乐团新年音乐会,将开启石家庄人与世界音乐之都的缘分。

今年7月,最火音乐剧《猫》要来石家庄

除了新年演出季这些令人心动的演出外,石家庄大剧院还搞了一件大事情。

今年7月,全球最火的音乐剧《猫》要来石家庄了,引进的是来自伦敦西区的驻演班底,是所有巡演版本中制作和演出规格最高的一个阵容,就连舞台上的垃圾场和斜坡道具都会从伦敦空运过来。

《猫》由安德鲁·劳埃德·韦伯谱曲创作,改编自英国诗人T.S.艾略特的童话诗集《老负鼠讲述的世上的猫》。全剧近三小时,以杰里科猫家族一年一度的舞会为背景,月光下形形色色的猫为争取一个重生的机会,悉数登场,用动人的歌唱和舞姿娓娓诉说各自的故事,轮番献上包括不朽名曲《回忆》在内的二十多首乐曲。

自1981年5月 11日首演以来,《猫》不仅获得殿堂级的荣耀,横扫7项托尼大奖、将奥利弗、法国莫里哀奖等重磅奖项收入囊中,还被翻译成15种语言,脚印遍布全球30个国家和地区,全球8100万人次的观众观看了这部音乐剧。

《猫》首次来华是在2003年,随后于2004年、2008年、2009年多次引进,对中国音乐剧的市场和行业有着功不可没的启蒙意义。今年4月,阔别中国舞台近十年的《猫》再次来华,开启覆盖深圳、上海、广州、北京、苏州、石家庄、沈阳等13座城市、历时半年的巡演之旅。

引进《猫》的聚橙音乐剧总经理Lucy Lee介绍,选择巡演城市考虑的是地区经济和年轻观众的欣赏能力,在北上广观众对音乐剧已经非常熟悉的情况下,他们希望进入一些二线甚至三线城市,让更多观众跟北上广的观众有同等的机会,欣赏到这部剧的非凡魅力。

随着《猫》要来石家庄的消息传开,最近在石家庄大剧院微信号上留言咨询《猫》什么时候开票的观众越来越多。不久前,剧院组织了一次免费送票活动,抢到的欢天喜地、激动万分,没抢到的观众秒变“佛系”,对送票这种低概率事件死了心,只一个劲儿追问:“啥时候开票呢?”

为什么以及怎样欣赏一场古典高雅艺术

《猫》的火爆令人欣慰,但古典高雅艺术演出的前景,并不像微信留言那么令人乐观。

票价贵是一大掣肘,古典音乐会拘谨又繁琐的观演礼仪也让人望而却步,几十分钟正襟危坐、全神贯注于一首曲子,想想也觉得困难。更何况,对于大多数观众而言,在学校的时候,没人告诉过他们古典音乐是怎么回事,什么D大调、升C小调、变奏曲、奏鸣曲、即兴曲,让人感到不知所云。

为什么还要如此大规模地引进石家庄观众可能并不熟悉的演出品类呢?

杨百祥说,做演出有时候要迎合,满足观众的需求,有时候要引领,“我们希望做更多引领的事情。如果只是迎合的演出,石家庄人永远看不到这些好东西。”

英国小提琴演奏家丹尼尔·霍普说:“没有什么比现场聆听贝多芬、门德尔松、勃拉姆斯更令人激动不已了。你至少得经历一次现场体验,听听各类木质和金属乐器如何从乐谱上的符号及线条之中突然爆发出乐声,犹如一次爆炸。这仿佛魔术一般,似乎真有魔力在起作用。”

当然,要感知这种魔力,你需要点专业知识。石家庄大剧院的公益艺术教育活动“聚艺堂”,配合新年演出季,组织了一系列活动。比如,请石家庄市第二十中学音乐教师,结合贝多芬、舒伯特的经典乐章讲述古典音乐的知识;请河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钢琴系副教授崔伟,介绍钢琴的构造和发展历史;邀请观众观摩《胡桃夹子》的彩排。本周六,将进行一场手风琴讲座,介绍手风琴的种类和特点,梳理中国手风琴的发展脉络,讲述中国手风琴的故事等。

先遵守“乐章间不鼓掌”的国际惯例吧

高品质的演出期待高素质的观众,而高素质的观众需要培养。音乐素养的养成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但是我们可以先从一些基础礼仪入手,培养观众的文明观演习惯。

杨百祥告诉记者,观看这类高雅艺术,有一些国际通用的惯例,比如不能穿着随便。“国外一般男性着西装,女性着洋装(裙装)或小礼服。国内正装的概念比较模糊,一般较为正式的服装,干净整洁就好。”

比起穿什么,更让观众迷惑的问题是该怎么鼓掌。经常有些刚入门的人在错误的时间节点鼓掌,或者该鼓掌的时候没有鼓掌,让演出陷入尴尬。杨百祥说:“前段时间,在艺术中心的一场有音乐演出,中场休息时,指挥张国勇说了一句话,让我感受颇深。他说音乐厅修缮得非常好,声场也特别好,但刚才那个小姑娘本来准备了一首返场的曲子,不过小姑娘还没有走下后台,掌声就已经断了,你说她是出来呢还是不出来呢?”

杨百祥介绍,一般交流、访问性质的演出,因为难得一见、难得一听,返场曲总是少不了的。所以,观众如果对演奏家的表现满意,不妨让掌声更猛烈一点、热情一点。

鼓掌的学问还很多。比如,音乐会开始时,应鼓掌迎接指挥上台;对上台演出的独奏、独唱等演员,也应给予掌声鼓励;乐章间不鼓掌已成为一种约定俗成的礼节。

但这些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关于棘手的鼓掌问题,丹尼尔·霍普专门写了一本书来讨论,也没有给出一个普遍适用的规则。作为演奏家,他认为不是所有的中途鼓掌都不能忍受,热情奔放的南欧观众,被音乐打动了就喜欢用鼓掌来表达,而这一般不会让艺术家觉得被冒犯了。但丹尼尔·霍普也说,的确有大量作品经不起演奏中途鼓掌。

对此,杨百祥建议观众,还是尽量遵守约定俗成的礼仪。“还有诸如手机静音、保持安静、不使用闪光灯等国际通行的做法,希望观众能够遵守,共同维护和提升我们的观演环境,让石家庄大剧院变得更加文明。”

■文/本报记者张翠平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