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1月05日

让草稿告诉你大师是怎样炼成的

■小翠简介

河北青年报文化记者,编辑

物·悟—叶浅予个案研究展系列二

●时间:2017年12月30日至2018年3月4日

●地点:石家庄市美术馆2层4展厅、5展厅

随着公立、私立的各类艺术机构越来越多,人们看展览的机会更是唾手可得。但看过了那么多或美妙或震撼的作品,你不想知道它们是怎么画出来的吗?

机会来了,“物·悟—叶浅予个案研究展系列二”正在石家庄美术馆展出,不仅可以通过叶先生从1945年到1990年间的国画、漫画,直观地了解他的创作风貌,还可以通过他不同时段的草图、速写,了解其创作的过程。

看完展览你会知道,那些看似信手拈来、轻盈不着力的画,都是艺术家多年来刻苦锻炼和积累的结果。

在家门口看大师级作品,一共208幅

展览由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和石家庄市美术馆共同主办,展出叶浅予国画、漫画、速写等作品208幅。这些作品几乎都是家属捐赠给央美的。

作为艺术大师,叶浅予的作品本身就有一定的学术高度,展览又对这些作品进行了精心安排和解读。

展览分成了两部分,4厅是“悟”单元,展出叶浅予近30幅国画作品和《富春人物画谱》中的45幅漫画。5厅是“物”单元,展示的是叶浅予不同时段的速写、草图。不仅作品的陈列经过了精心设计,还有大量的文字解读,引导读者去更深入理解叶浅予的画和他的人。

这是叶浅予的作品第一次做如此系统且成规模的研究展。策展人李伟说,一开始他被叶先生的速写深深打动,策划了“个案研究展系列一”,专展速写,准备在央美美术馆展出,后来又敲定了在石家庄市美术馆做巡展。但在展览准备和藏品整理过程中,“更多思考不断从心底冒出”,又策划了系列二,展创作和素材。“最后,由于诸多因素,我们干脆把系列一巡展改成了系列二提前在石家庄市美术馆开展。”

石家庄市美术馆馆长王稳苓告诉记者,北京虽然很近,但放在家门口还是不一样的。之所以筹划了几个月组织这次展览,就是想让省会观众能零距离地接触大师级的作品。

20多幅“舞美人”,每一根线条都是活的

走进展厅,一张精心梳理过的“叶浅予艺术年表”,可以让你迅速了解他的生平。叶浅予举办了沪上首次时装表演,和周天放合著了中国第一本旅游手册……很多令人惊讶的细节,让高高在上的艺术大师,活化为一个血肉丰满、性格鲜明的人。

了解了生平就可以安心看画了。《苗乡山水》《成都风光》是解放前的山水作品,也有反映时代生活的《假坟》等,但更多的还是叶浅予代表性的舞蹈人物画。同样是青春少艾,但苗族姑娘、湘西山民和新疆姑娘的服饰、动作、情态各不相同。同样是载歌载舞,但荷花舞、孔雀舞、献花舞意趣迥异,各具特色。相同的是,所有的画都活灵活现,每一根线条都带着动感,或飘逸或舒展或摇曳,勾勒出一个个或洒脱或奔放或妩媚的人。《富春人物画谱》是叶浅予晚年作品,描绘的是家乡的风情和人物,与他历时3年创作的山水长卷《富春山居新图》匹配。此次展出了画谱中的45幅作品,基本上涵盖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被砸的龙王庙重建、人们在江边会餐、卡拉OK进乡镇、迪斯科流行、随处可见街边台球,还有插秧捕鱼、养鸡养兔、宾馆开业、无痛穿耳、新潮烫发,以及旗袍、蝙蝠衫、超短裙等,看了这些,80后及以前的人们怕是要涌起一股怀旧的情绪了。

这样的美、这样的生活,不需要专业知识也能感知。王稳苓告诉记者,一张好画不仅是技巧上的,更会在情感上跟观者达成某种共鸣。“美术是直观的视觉艺术,每个人看的时候,都可以根据自身知识结构做出自己的解读,比如有人爱好文学,他就能通过积累的文学经验来理解这些作品,没准有不一样的感受。”

所以,不用担心零基础看不懂画。王稳苓说,越是大师级的越是接地气的,大家尽可以大胆地走进美术馆,用自己积累的美学经验、文学经验,甚至生活经验去看、去解读。

同一展厅,为什么挂了两张“一样”的大画?

一般的展览到这里也就结束了,但本次展览专门用一个厅展出叶浅予的大量速写、草图。有为创作《民族大团结》搜集素材稿45幅和铅笔、墨笔、彩稿的草图10幅,以及富春人物速写系列12幅、新疆舞系列28幅、荷花舞系列10幅、扇舞系列25幅等。

年表中记载,叶浅予26岁时陪同墨西哥漫画家珂佛罗皮斯观光上海,见其速写,深受启发,从此与速写本须臾不离。叶浅予一向主张,艺术家要有“生活的广度”和“技法的广度”,速写成为连他结创作与生活的桥梁,还练就了他过硬的造型能力。国人从小就学过“胸有成竹”的故事,看了这些速写,你会明白,为什么叶浅予能创作出那些简练灵动、变幻万端的“舞美人”。

王稳苓告诉记者,展出这些,让大家看到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经历了什么,把这些“画外”的思考挖掘呈现出来,人们在参观时能体会的东西也就更多。

两个展厅的内容不同又互相对应,这里有策展人自己的思路。但李伟说他不希望大家被策划思路限制,观众可以走进展厅从任何一幅画开始欣赏、思考。“叶先生创作时本就是无拘无束的,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画的速写或脑海中的印象,过三五十年后他都可以凭记忆拿出来创作。所以,同一个母题他在不同时段有不同的创作。再比如,观众在《中华民族大团结》初成稿前会反问:怎么两张大画相同呢?可是细心的观众很快会发现秘密所在。”

这些极微小的细节,是艺术家心路历程的体现,也是看画的乐趣所在。

■文并摄/本报记者张翠平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