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1月09日

王泽山、侯云德喜获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习近平出席大会向获奖者颁发证书 河北省获10项国家科技奖

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8日上午在京隆重举行。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张高丽、王沪宁出席大会并为获奖代表颁奖。

在热烈的掌声中,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获得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南京理工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泽山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侯云德颁发奖励证书。随后,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向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技术发明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的代表颁奖。

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共评选出271个项目和9名科技专家。其中,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2人;国家自然科学奖35项,其中一等奖2项、二等奖33项;国家技术发明奖66项,其中一等奖4项、二等奖62项;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170项,其中特等奖3项、一等奖21项(含创新团队3项)、二等奖146项;授予7名外籍科技专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本次国家科技奖励大会,我省共有10项科研成果获得2017年度国家科技奖。

中国火炸药专家王泽山

实现科学界的“大四喜”

王泽山院士,生于1935年,自196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火炸药专业后,近60年来一直从事火炸药研究。

什么是火炸药?把火炮弹丸、火箭发射出去完成爆炸毁伤,靠的都是火炸药,它是火炮、火箭、导弹、航弹、鱼雷等火力打击武器的能源。“离开了火炸药,我们就回到了冷兵器时代。”王泽山曾这样表述火炸药的重要意义。

作为我国著名的火炸药学家,王泽山院士在这一领域里实现了多项突破。就理论上而言,他将火药、火炮、弹药、弹道等进行多学科交叉融合,构建了“发射装药理论与技术”学科分支架构,创立了发射装药学;同时深入揭示了火炸药组成、结构、性能的规律,建立了炮、弹、药的构效关系,极大地发展了火炸药理论。

从技术突破来看,这其实并不是王泽山院士第一次捧回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奖,此次获奖可谓实现了他在科学界的“大四喜”:针对废弃火炸药处理的世界性难题,他开发了安全、绿色、资源化利用技术,创制出20余种军、民用产品,引领了我国火炸药资源化再利用的研究方向,为国家火炸药储备提供了核心关键技术,在1993年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他发明的“低温度感度发射装药技术”,攻克了温度变化给武器性能带来影响的技术瓶颈,获得了1996年的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因为攻克了国际上至今无法突破的高膛压、高过载等技术瓶颈,使得我国武器发射装药技术水平处于世界前沿地位,在2016年获得了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

年过八旬的王泽山教授曾说,“我一辈子做一件事,就是火炸药的研究,这是国家给我的使命,我必须完成好,这是强国的责任,我要担当。”

“基因工程药物之父”侯云德

建立现代传染病防控体系

侯云德院士生于1929年,1955年毕业于同济大学医学院,1962年被原苏联医学科学院破格授予医学博士学位;历任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病毒学研究所所长,中国工程院医药卫生学部主任、副院长等职务,现任国家“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病防治”科技重大专项技术总师。过去几十年中,侯云德院士完成了我国分子病毒学、现代医药生物技术产业和现代传染病防控技术体系的主要奠基工作。

上世纪80年代初,侯云德院士率先利用分子生物学理论和方法,完成了当时我国最大基因组——痘苗病毒天坛株的全基因组测序,构建了一系列新型病毒基因治疗载体,奠定了我国分子病毒学的研究基础。

他还率先研发出国际独创、我国首个基因工程药物—重组人干扰素α1b,实现了我国基因工程药物从无到有的“零”突破。凭借此项研究及后续系列产品的研制,他在1993年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如今,他所研制的基因工程药物已经应用于上千万患者的临床治疗,由于成功替代国际进口产品,还产生了数十亿元人民币的经济效益。

近年来,我国对多项传染病的有效监测和预防也离不开侯云德院士的功劳。他带领“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重大传染病防治”科技重大专项顶层设计了2008—2020年应对重大突发疫情的总体规划,为我国建立起了一道阻击传染病的防线。2016年的数据显示,2008年开始的这一专项研究战果卓著:艾滋病年病死率从5.8%降至3.1%,乙肝感染率由6.9%降至4.6%,重症乙肝病死率由84.6%降至56.6%,结核分枝菌检测时间由4—8周缩短至6小时内。得益于这道阻击防线,我国成功应对了近十年来国内外发生的多次重大传染病疫情,2009年,他主导的我国H1N1流感大流行的防控应对和技术攻关,使我国开创了人类历史上首次对流感大流行成功干预的先例。凭借此成就,他在2014年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大会亮点

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时隔11年迎来“双响”

时隔11年,2017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迎来“双响”——唐本忠院士为第一完成人的“聚集诱导发光”和李家洋院士为第一完成人的“水稻高产优质性状形成的分子机理及品种设计”双双折桂。其中,“聚集诱导发光”研究被学界评价为香港和内地科研交流融合的典范。

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工作办公室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自1999年科学技术奖励制度改革以来,自然科学奖一等奖秉持“慎之又慎、宁缺毋滥”的高标准原则,曾9年空缺,距2006年产生两个一等奖已有11年。“值得关注的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每年都有自然科学奖一等奖项目问世。奖项从较为集中的基础物理学领域,扩展到化学、生物学,呈现‘多点开花’之势,创新引领领域更加多元。”

基础研究是整个科学体系的源头,是所有技术问题的总机关。如同一条河流,基础研究是“上游”,决定着“中游”的技术创新和“下游”的技术推广和产业化。国家自然科学奖正是奖励那些在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领域,阐明自然现象、特征和规律,作出重大科学发现的个人。

■文/新华社、《北京晚报》

河北情况

我省获10项国家科技奖

部分项目打破国外垄断

本次国家科技奖励大会,我省共有10项科研成果获得2017年度国家科技奖。其中,由我省单位主持完成的获奖项目2项,分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和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由我省单位参与完成的获奖项目8项,分别为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1项,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1项、二等奖6项。

其中,“超细贝氏体钢制造关键技术及应用”获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该项目中制造的高端轴承打破了国外的垄断局面。

“超细贝氏体钢”筑牢铁路安全

燕山大学张福成教授团队与中铁山桥集团有限公司等单位支持完成的“超细贝氏体钢制造关键技术及应用”获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这是近年来我省首次连续获得国家技术发明奖。

据介绍,贝氏体钢是钢中新成员,有较好的力学性能,已广泛用于现代工业。铁路安全关乎国家战略,铁路线路中服役条件最恶劣、最易发生事故的普通贝氏体钢辙叉寿命短且离散,偶有突发脆断危险。

该项目历时10年,取得4项原创成果,获授权国家发明专利24项。采用该项目成果制造的铁路辙叉,使用寿命(过载量)达3.5亿吨以上,比国内其它贝氏体钢辙叉提高1倍以上,超过德国BWG公司贝氏体钢辙叉;制造的高端轴承打破了国外的垄断局面,中国轴承工业协会命名该类超细贝氏体钢轴承为“第二代贝氏体轴承”,引领了轴承行业的技术进步;制造的超高强度耐磨钢板,实现了高端超高强度耐磨钢板制造技术的自有化,市场占有率达到80%,其耐磨性和焊接工艺性达到甚至超过进口Hardox600耐磨钢板的水平,而成本仅为其1/3。

石家庄铁道大学杨绍普教授团队主持完成的“高速运动刚柔相互作用系统非线性建模与振动分析”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这是近年来我省自然科学领域的又一突破。该项目发现了车路相互作用规律并通过现场试验进行了验证,带动了车辆、道路动态设计的技术突破。研究成果受到国内外学者高度评价。

我省参与项目获科技进步特等奖

我省参与完成的科研项目今年表现也十分亮眼,保定天威保变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参与完成的“特高压±800kV直流输电工程”喜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这是近年来我省获得国家科学技术特等奖的又一次突破。

此外,本次我省获奖项目还涉及装备制造、安全监测、轻工制造、能源开采、农产品加工等多个领域,传统优势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效显著,战略新兴产业高质高效发展崭露头角,京冀协同创新、产学研协同创新成果丰硕。这些获奖项目在转化应用过程中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对我省加快转型升级、提质增效、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具有重要的带动和示范作用。

■文/本报记者张明昊实习生孙猛 通讯员仲永安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